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44章 天谴和人谴

何家全的案子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何家全向多名政府高官行贿,引起中央某位大人物的关注,是上边直接批捕的,一定要重判;有人说贝铃涉嫌为香港黑社会洗钱,进出资金数额特别巨大……
孙洋知道,何家全被抓的原因迟早会为外界所知,首长的批示以及举报信的内容也会被泄露出来。人们会揣测,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如此仇恨何家全呢?
“白雪事件”使孙洋有了可供炒作的题材:仇人以前往往是爱人,善变莫过女人心,爱之愈深,恨之愈切。
孙洋决定把水搅浑,他稍稍放了点风,何家全的案情便又涂上一层香艳的桃色。
何家全的被捕,使贝铃集团群龙失首,陷入了半停顿的状态,局面混乱不堪。
贝铃的市场迅速萎缩,雄霸、天讯等小灵通生产厂家再现生机,重新填补了贝铃留下的市场空当。
毕竟贝铃是名噪一时的大企业,为鹿港创造了众多的就业机会。很多领导以各种方式对何家全被捕表示了关注,希望司法机关对何家全从轻处罚。
有关方面考虑,用取保候审的方式先把何家全放出来,让他重新主持贝铃的工作,以挽救一家大企业的生命。
听到这个消息,孙洋感到寝食难安。
以何家全的性格和能量,出来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会把整个事件弄个水落石出。贝铃也会东山再起,雄霸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独霸一方的大好局面将难以为继。
孙洋感到了实实在在的威胁。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无论商人还是外交家都深谙这个道理。
因为何家全,孙洋和余世杰又坐到了一起,是孙洋主动去找余世杰的。
“余老总,听说何家全即将放出来了。”
“鹿港高层有这个动议,毕竟人才难得。我也愿意玉成此事。”
“我小时候读过一篇故事《农夫和蛇》,至今记忆犹新。
如果贝铃缓过劲来,天讯和雄霸的日子都会不好过。您还记得当初,何家全要独占市场时,是怎么对待天讯和雄霸的吗?简直没有给我们留一点生存的机会。”
孙洋的话戳到了余世杰的痛处。
“那我们怎么帮家全呢?”
“让何家全在监狱里呆着,对天讯和雄霸都有好处。”
“对天讯而言,有什么具体好处呢?”
“我们可以平分中国的市场,我愿意把东三省的小灵通市场让给天讯。”
“这个主意倒可以考虑。”
“我有些材料,可以让何家全在监狱里多呆几年。”
“愿闻其详。”
孙洋从头说起:“何家全离开天讯时,带走了全套的手机生产资料。贝铃手机就是在此基础上开发出来的。天讯的手机生产资料是技术开发部研制出来的,而且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我咨询了我的律师,何家全的所作所为已侵犯了天讯的商业秘密,给天讯造成了巨大损失。法庭可按侵犯知识产权罪对何家全数罪并罚。”
余世杰动了心。
商人永远把利益放在第一位。
经过漫长的司法程序,何家全终于收到了鹿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
鹿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鹿中刑初字第153号
公诉机关鹿港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何家全,男,一九六六年九月十五出生,汉族,身份证号码:440310660915381,文化程度硕士研究生肄业,被捕前任广东贝铃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法人代表。无前科。现押于鹿港市看守所。
辩护人:梁长水,鹿港市第一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鹿港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何家全偷税罪、侵犯知识产权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鹿港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麦德杰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何家全及其辩护人梁长水到庭参加诉讼。经合议庭评议,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何家全在任广东贝铃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期间,于一九九五年六月至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以找人代为虚开增值税发票等方式,偷逃应缴国家税款六百八十万元。
公诉机关同时指控被告人何家全于一九九五年五月辞职离开天讯电子工业公司之际,以非法手段将天讯手机的技术资料据为己用。据此指控被告人何家全的行为已构成偷税罪和侵犯知识产权罪,提请本院依法惩处。被告人何家全在法庭上辩称天讯手机的生产方案系其个人的技术发明,不构成侵犯知识产权罪,其辩护人又辩称指控何家全找人代为虚开增值税发票证据不足。
本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何家全在任广东贝铃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期间为降低贝铃手机的成本,以低价占领市场,挤垮竞争对手,于一九九五年六月至十一月多次非法找人代为虚开增值税发票,累计偷逃应上缴国库的税款六百八十万元整。
本院还审理查明:被告人何家全于一九九五年五月辞职离开广东天讯电子工业公司之际指使他人窃取已加密的天讯手机技术资料,并利用这些技术资料生产出与天讯手机相同的贝铃手机投放市场,给天讯电子工业公司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
综上所述:以何家全为法人代表的贝铃集团有限公司偷漏国税六百八十万元整,何家全还以牟利为目的窃取他人的商业秘密。
以上犯罪事实,有证人证言,虚开的增值税发票及刑事科学技术笔迹鉴定书等证据证实,证据确凿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何家全无视国家法律,以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方式,偷逃国家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偷税罪;非法窃取他人的商业秘密,已构成侵犯知识产权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成立,应予认定。被告人何家全辩称天讯手机生产方案系其个人技术发明无事实根据,不予认定;其辩护人辩称何家全找人代为虚开增值税发票证据不足,纯属狡辩,不予采纳。依照《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一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何家全犯偷税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补交税款六百八十万元整,罚款一千三百六十万元整。没收何家全所有个人财产,上缴国库;被告人何家全犯侵犯知识产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数罪并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鹿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拿到判决书,何家全急切地从前往后看,何家全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命运:十二年苦牢。
何家全顿时有一种四大皆空的感觉。
律师告诉何家全不要上诉,严打期间,这已是最轻的判决了。如果贸然上诉至省高院,重新开庭加重判决的可能性很大。
何家全也没有任何上诉的念头,他已经心如死灰。大半年的监狱改造生活已经使他确信自己是有罪之人。
同一天,鹿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渎职罪判处原鹿港市工商银行行长罗新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鹿港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罗新建贪污受贿因证据不足被鹿港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收到判决书的那天晚上,何家全心凉如冰。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恍恍惚惚之中,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养了条可爱的小狗,小狗摇头摆尾,煞是可爱。何家全用手去摸小狗的脑袋,小狗却突然一跃而起,转眼之间,变成一只胖乎乎的大黑熊,直向何家全扑来。何家全从惊惧中醒来,吓出一身冷汗。
一下子睡意全消,呆呆地望着铁窗,整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