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43章 最浪漫的婚礼

孙洋的婚礼中西合璧盛大而浪漫。
婚礼有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
孙洋娇妻天上来
婚礼的第一部分在鹿港的机场举行:一架东方航空公司的波音747客机冲破云层呼啸着从天而降,缓缓地停在铺了红地毯的停机坪上。
前舱门一打开,伴娘扶着身披洁白婚纱明艳动人的罗琼缓缓走下舷梯,后边跟着牧师和罗琼的父母。
身着燕尾服的孙洋在舷梯下迎候新娘。
乐队奏起欢快的《婚礼进行曲》,嘉宾在两侧观礼。
牧师把新娘交给孙洋的时候,虔诚地在胸前画着十字:“我奉上天的旨意,把蓝天的女儿终身托付给你,请你以神的名义起誓。”
“我起誓。”孙洋神色庄重地举起了右手。
牧师说一句,孙洋重复一句。
“无论富有还是贫困。”
“无论富有还是贫困。”
“无论健康还是疾病。”
“无论健康还是疾病。”
“无论顺境还是逆境。”
“无论顺境还是逆境。”
“无论天上还是地上。”
孙洋怔了一下,望着牧师一眼,见牧师表情严肃,并无笑意,只好继续跟着说:“无论天上还是地上。”
大家哄堂大笑。
“我都爱她。”
“我都爱她。”
“忠于她。”
“忠于她。”
“罗琼,你愿意以孙洋为夫吗?”
“我愿意。”
“孙洋,你愿意娶罗琼为妻吗?”
“我愿意。”
“我以神的名义宣布,你们结为合法夫妻。”
仪式结束后,新郎、新娘登上由十辆卡迪拉克组成的迎新车队,嘉宾尾随而至,一行浩浩荡荡,穿街过巷开往鹿港大酒店。
一路上畅通无阻,行人纷纷驻足。
中式婚礼在鹿港大酒店举行,大宴会厅的婚礼现场是花的海洋。
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缀成一个鲜红的“喜”字,周围镶满了孙洋和罗琼永结同心的名字。
四壁墙上写满了罗琼飞临过的每一座城市名,每个城市下方都挂着一束不同的鲜花,并注明这是某年某月某日由某人替孙洋于某某机场向罗琼送过的鲜花。雄霸所有的经销商都会心地一笑。当时孙洋给他们布置任务时,郑重其事神秘兮兮,并千叮咛万嘱咐天机不可泄露。现在真相大白,原来他们每个人都曾做过爱情信使。
孙洋的祝酒词真挚感人:“从小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结了婚靠老婆。今天我结婚,感谢大家赏面来喝杯喜酒。我孙洋能有今天,是与在座各位朋友的支持分不开的,包括我能够赢得这个让我骄傲的老婆也是兄弟们支持的结果。孙洋这厢有礼了。”
说完,孙洋拉着罗琼给大家认认真真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大家拼命鼓掌。
新郎、新娘手举高脚杯给每一桌的嘉宾敬酒。
孙洋对贝铃的经销商们格外热情:“家全是我的兄弟,你们帮家全也就是帮我。希望有一天你们也能像帮家全一样帮我。”
大家高叫“喝酒,喝酒!”
没有一个人听出孙洋的弦外之音。
当孙洋敬了一圈酒回到主桌时,舌头已有些僵硬了。他趔趔趄趄走到何家全和梅舒身旁,俯在何家全耳边嘟囔着:“让我来敬大哥一杯酒,兄……弟是手足,女……人是衣服。衣服旧了可以再买,手足断了……不能冉植。多……谢大哥光临。”
“孙洋,你喝多了。”何家全挽着孙洋把他送回座位。大家都把兄弟相扶的这一幕看在眼里。
参加完孙洋的婚礼,何家全开车和梅舒一起回家。
梅舒在车上对何家全说:“你知道玫瑰花多少钱一枝吗?”
“不知道,不会太贵吧。你问这干什么?”
“我们也去买束玫瑰花吧。”
“买花,这么晚了,哪有卖花的?”
梅舒沉默不语,一路再也无话。
孙洋的新婚洞房安排在鹿港大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里,床上铺满了鲜花,双人浴缸里也浸满了殷红的玫瑰花瓣。
今晚是花的海洋。
孙洋喝得醉醺醺的,夜半醒来,罗琼听到孙洋在梦中自言自语:“别看今日跳得欢,明天就要拉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