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42章 始作俑者

与天讯不同,雄霸是一家单一的小灵通生产企业,遭此重创,一下子难以缓过劲来。
屋漏偏逢连夜雨。商场纷纷退货,货都压在经销商手里,回款困难。雄霸遇上前所未有的财务危机。资金周转不灵。
供应商们纷纷上门讨债。
孙洋一筹莫展。
孙洋正在筹备结婚大典,他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迎娶罗琼。这个想法得到了岳母谢琳的鼎力支持。
罗氏夫妇对孙洋这个乘龙快婿非常满意。
一家女百家求。
在孙洋之前,不乏政界的青年才俊托人向罗家的娇养宝贝求亲,但罗氏夫妇一个也没看上,他们在女儿面前提都没提。
或许是罗显龙在政坛厮混久了,对官场积弊了然于心,不愿把自己女儿的终生幸福托付给一个政客。
第一次进京晋见未来的泰山泰水,孙洋出手很是大方;他也很会扮乖,没有一点愤世嫉俗,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颇讨长辈的欢心。
天下所有的父母都想为自己的儿女办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
孙洋是想借一下老丈人的东风,为以后在商场大展宏图打基础;谢琳则想趁机敛财。
罗显龙这些年在官场广织人脉,也该到了收获的季节,再加上婚礼是在鹿港举行,天高皇帝远,罗显龙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孙洋的事业遇到了最大的挫折,雄霸濒临破产的边缘。
这仿佛是孙洋收到的第一份贺礼。
何家全太霸道,他不仅要“下山摘桃子”,还要独占市场,把竞争对手赶尽杀绝。
孙洋只有退出小灵通市场,解甲归田。
这意味着他十多年的奋斗付诸流水。
他孙洋一百个不甘心。
走投无路的孙洋决定向岳母大人说明一切。
孙洋把雄霸面临的困境一五一十地向岳母做了汇报:如果何家全继续这样釜底抽薪,恐怕雄霸挺不了多久,市场永远是胜者为王。
或许这场婚礼将是孙洋的告别演出。
说到动情处,孙洋的眼圈湿润了。
谢琳不愿让自己的东床快婿坐以待毙,她无法忍受宝贝女儿下半生过着没有保障的生活。再者说,有半个儿子之称的女婿能在商场立于不败之地,对于罗显龙来说等于多了一份保险,至少可以为罗家这些年积攒的财富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
“难道何家全就是这样不可战胜?他难道就没干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吗?”
岳母大人的一句话提醒了孙洋,他想起何家全的致命伤:贝铃公司成立之初,为了和天讯争市场,也为了生存,贝铃曾以找人代开增值税发票的方式,偷逃税款数百万元。
这种行为已触犯了新颁布的《刑法》,如果被查出来,何家全将面临牢狱之灾。
投鼠忌器。贝铃偷税和孙洋也有一定关系,主意是他出的。
孙洋仔细回忆了当时的细节,自己没有留下任何把柄,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和此事有关。相反,何家全在找人代开的每一张增值税发票的背面都签了名,他又是贝铃公司的法人代表。此事,何家全无论如何脱不了干系。
“很好,你把所说的这些整理成一份举报材料,要有翔实的财务数据,我保证递上去让大人物批示彻查,要何家全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
孙洋看到了命运之神又在对自己微笑。
孙洋决定婚礼如期举行。
他请的第一个嘉宾是何家全。孙洋不仅要向大家公开他的爱情,还要向大家证明他和何家全的兄弟情谊是牢不可破的。
孙洋亲自去了趟贝铃集团,把结婚请柬当面交给何家全,盛情邀请何家全夫妇一定来喝杯喜酒,直到何家全拍着胸脯保证:无论多忙都一定来参加婚礼时,孙洋才放下心来。
婚礼定在鹿港市最豪华的鹿港大酒店举行,余世杰是当然的主婚人之一。
孙洋广发邀请,鹿港的各路财神和生意场上方方面面的朋友都收到了孙洋的结婚喜帖。
孙洋不仅邀请了雄霸所有的经销商来鹿港参加婚礼,还向所有的贝铃经销商也发了邀请。
从天讯到贝铃,孙洋和何家全有着太多的共同朋友。
孙洋觉得这不应该是何家全独享的财富。
当贝铃的经销商得知何家全也会出席孙洋的婚礼时,纷纷订购了飞往鹿港的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