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38章 白雪红颜

梅舒的这种失败感让她十分沮丧。
直到有一天,公安局的办案人员再次找到她,甩给她一张女孩子的彩照。
这是一位非常妩媚的女孩,从照片上都可以看出那双眼睛有勾魂摄魄的力量,和梅舒完全是两种类型。
“你认识照片上这个女孩吗?”
“不认识。这与何家全的案子有什么关系?”
“照片是我们从何家全办公室搜出来的。你先看看这封信再回答我们的问题。”
信是一个叫白雪的女孩子写给何家全的,信封的落款是哈尔滨音乐学院,梅舒一目十行地往下看:
亲爱的何大哥:
你好!
我已平安地回到了哈尔滨。回首往事,我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鹿港的日子不堪回首,只有想起何大哥才让我感到一丝温暖。我的事,学校闹得沸沸扬扬。我已决定退学。至于孩子,我想把他养下来,生命是无辜的。我经历了太多像我这个年龄的女孩不该经历的事情,只有怨自己太轻信别人。
你给我的钱,我已经存了起来。我已知道积谷防饥的道理。
你的恩情,我将永生难忘。
永远记着你的白雪
(随信寄上一张照片,是我去广东前拍的。)
“这是怎么回事?”梅舒像是在发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可以肯定何家全给了这个叫白雪的女孩子钱,如果追回这些钱,会对何家全有好处。我们和哈尔滨校方联系过,但找不到白雪,如果你有线索,希望告诉我们。”
梅舒的大脑空荡荡的,她真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冒出来。
莫非何家全的生命中还有另外一个叫白雪的女人,信中所说的那个腹中的胎儿又是谁的?梅舒感到这个世界全乱了套。
迷茫之中,梅舒拨通了孙洋的电话:“你知道白雪是谁吗?公安局的人告诉我,何家全把钱交给了一个叫白雪的哈尔滨女孩。”
“你也知道了白雪?”
孙洋料到梅舒会问这个问题,他已经得知公安局的人就这件事去找过梅舒。
但孙洋还是表现得大吃一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梅舒感到心中的大厦轰然倒塌了。
何家全和白雪是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
那是贝铃刚开张不久。
何家全和孙洋一起陪台湾联通电子公司的总经理赖伯章去夜总会消遣。
联通是台湾最大的软件开发商,从天讯开始就与何家全有密切的合作关系。
此次赖伯章来鹿港有两个任务:一是拜会余世杰,以巩固和天讯的合作;二是和何家全谈判,希望能再续前缘。
赖老板谁都不想得罪。
昏天黑地谈判了一天,晚上赖老板想放松一下。
孙洋建议去鹿港人气最旺的夜总会“金粉世家”。
“金粉世家”也是鹿港最大的夜总会,一到晚上,歌酣舞艳,处处洋溢着脂正浓粉正香的浮华。
这几年,鹿港市的娱乐业和全国各地一样一日千里。
“金粉世家”最大的特点是全开放式的经营。整个建筑在半山之上,俨然一座大酒店,大堂金碧辉煌,空间有四层楼那么高,大理石砌成的高楼气派非凡,上千舞女倾巢而出,如云佳丽在楼梯上会客,乱花渐欲迷人眼。
看到喜欢的小姐,招手即来,她会热情地挽着你或去包房唱歌,或去大厅跳舞。
赖伯章跑惯了江湖,在脂粉堆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赢得了“采花圣手”的美名。
他对女人颇有心得,分析起各种年龄的女人如数家珍,头头是道:
18岁以前的女孩是非洲:有的地方人迹罕至,有的地方已惨遭践踏被乱砍滥伐;
18~20岁的女人是澳洲:凡开发的地方都已经高度文明;
25岁以上的女人是亚洲:旱季的时候干燥寒冷,雨季的时候温暖湿润:
30~35岁的女人是美洲:技术已经高度发达,科学依然一日千里;
36~45岁的女人是欧洲:文明虽然日渐衰落,魅力仍旧十分迷人;
46岁以上的女人是南极洲:人人都知道是块陆地,但除了探险家,谁都没兴趣。
这个圈子里有一个关于赖伯章的故事流传甚广:赖老板有一次去逛台北的红灯区,对小姐的服务很不满意,仗着自己是熟客,没有买单,甩下一张名片便扬长而去。
小姐大为不满,第二天按图索骥,去赖伯章的公司,找到衣冠楚楚正开董事会的赖伯章,理直气壮地讨要“花账”,“您昨天住了我的房子,没有付钱,我来收房租。”
赖伯章一脸尴尬,但很快恢复了镇定:“你那破房子,空空荡荡,没水没电,又脏又乱,还想收房租。”
“赖老板,话不能这么说。我的房子并不大,只是你的家具太小了,才显得空空荡荡;房子里水电也足,你进来草草摸了一圈,连开关都没找到;房里本来很干净,在你进来之前,刚刚来过一个客人,还没来得及打扫,你就挤进来了。”
赖伯章无言以对,只好乖乖掏钱付款。赖伯章对笑脸相迎、热情偎依的小姐视而不见,却一眼看上了“金粉世家”的驻台歌手白雪。孙洋早就听说“金粉世家”刚刚来了一位人靓歌甜的女歌手,一见之下果然惊为天人。
“金粉世家”的老板“肥彭”是鹿港市黑红两道都玩得转的人物,何家全在天讯的时候,曾陪余世杰一起和“肥彭”吃过饭。由于应酬多,现在何家全成了“金粉世家”的常客,上上下下都很买他的面子。
何家全一声招呼,刚刚走下舞台还没来得及卸装的白雪小姐便袅娜而来。
白雪身材玲珑,曲线浮凸,从小就登台演唱,练得浑身都是戏。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似嗔似喜,如怨如慕,美目流转,顾盼生情。让每个见过她的男人都觉得她对自己有钟情之意,不由得不想入非非。
她款款走来的时候,摇曳生姿,移步换形之间似有一朵朵莲花慢慢绽放。当她走近,灼热的魅力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磁场让人感觉晕晕乎乎。
白雪是性感的,性感与风骚不同,性感是女性在激发男人欲望方面的能量,风骚则是指女人在引诱男人方面的主动程度。
“好好招呼我们这位老板,只要让他开心,重重有赏。”
何家全对这一套已非常熟悉,俨然欢场老手。
白雪有一副金嗓子,一首《叹十声》唱得幽幽怨怨,颇有邓丽君的神韵,让人顿生爱怜之心。
老夫聊发少年狂。
舞曲响起来的时候,大腹便便满头白发的赖伯章把丰满娇美的白雪紧紧揽在怀里揉搓着,那样子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今晚章老板食指大动,要去非洲拓荒了。你得赶紧给安排一下。”
白雪是“金粉世家”的当红歌女,孙洋暗示何家全赶紧预约后边的余兴节目。
“这可真是二八女子五十郎,一树梨花压海棠。”
何家全打趣道,。对这种事,何家全早见怪不怪了。
客人形形色色,要求也千奇百怪。从“金粉世家”带个把小姐出台,对何家全来说是小菜一碟,跟领班的妈咪打个招呼就行。
白雪是“金粉世家”的红人儿,不是一般的坐台小姐,但难度也不大。人乡随俗,何家全已熟悉了这里“媾女秘笈”:一千不行,两千;两千不行,三千;三千不行,四千……广东人相信一切都是有价的,不断加码,不由得你不心动。
可这次却遇到了麻烦。
白雪并不是誓死不从的烈女,而是别有忧愁暗恨生。
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白雪属于“文革”后出生的第四代人。
在欧风美雨的濡染中长大,没有经历过物质匮乏的年代,一懂事看到的就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繁华世界。
他们没有经历过靠天吃饭的日子,不知道凿井汲水;没有经历过天天都要停电的日子,不知道物力艰辛。
上小学的时候,老师曾问过他们知不知道粥是怎么煲成的,有的同学居然回答,粥是从易拉罐里倒出来的。在他们的眼里,一切都储存在易拉罐里了,要吃的有吃的,要喝的有喝的。
他们把自己的感情看得重于一切,经不起任何挫折。
早在抗美援朝的时代,美国有个叫杜勒斯的国务卿就曾经把中国变色的希望寄托在七十年代出生的一代人身上。
白雪本是哈尔滨音乐学院声乐系的学生。
生在一个音乐世家的白雪,从小就练唱歌,从音乐学院附小、附中一路读上来,很少离开过学校的大门。
学音乐的孩子单纯而又早熟。
考上音乐学院的时候,白雪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像一朵令人迷狂的罂粟花,展现出S&M(sex&modem性感而摩登)的现代风韵。这一年,白雪才十六岁,但已和一个眉清目秀的小男生海誓山盟,私订终身,爱得死去活来。
单纯是因为他们一直生活在音乐的美好世界里,很少和社会接触,尔虞我诈离他们很远,白雪所受的启蒙教育,就是一套父母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世界童话选集》。开篇第一章就是《白雪公主》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叫白雪,她心地善良……”早熟就是因为他们小小年纪就受到男欢女爱的熏陶,音乐和爱情是一对姊妹。千挑百选的俊男俏女天天聚在一起,歌唱人世间最美丽的感情,不由得他们不春心萌动。哪个少男不善钟情?哪个少女不善怀春?情歌启发了他们爱的灵感。音乐让他们情窦早开。
哺育白雪这一代少男少女进入青春期的精神食粮是琼瑶的言情小说,在琼瑶的世界里爱情主宰一切,爱情高于一切。尾随而来的三毛,宣称自己六岁的时候,就开始闹恋爱,并在琼瑶的爱情故事里又掺了一把撒哈拉的黄沙。那份断肠人在天涯的浪漫和与有情人生死与共的忠贞,让多愁善感的少年一掬情泪。
白雪买了一本带锁的粉红色日记,逐日记下了自己初恋的情怀。不曾想,这把锁形同虚设,对女儿“严加防范”的父母轻而易举就打开了白雪青春的秘密。
父母坚决要白雪和她的意中人断绝往来,演员的艺术生命本来就短暂,他们生怕早恋误了女儿的大好前程。
压力越大,反弹也越大。棒打鸳鸯,往往使鸳鸯更亲爱。
为了反抗家长的粗暴干涉,白雪背着一把吉他,她的男朋友揣着一本武侠小说,俩人相约离家出走。
临别时,白雪给父母留下了一封信,说她和男朋友要去做浪迹天涯的行吟歌手,生要生在一块,死也要死在一起。
他们听说广东遍地是歌舞厅,在那里唱歌可赚大把的钱,便辗转南下。
然而,现实是无情的,高雅艺术在广东并不值钱,这里并不需要纯情的歌手。他们受尽了困厄,男友抱着吉他伴奏,白雪在酒楼食肆穿梭卖唱。食客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听白雪唱流行小调,酒足饭饱之后。随手打赏几个小钱,遇上不怀好意的还动手动脚对白雪调笑一番。
本地并不看重会唱歌的,卡拉OK包房里的小姐个个能舞善唱,他们喜欢自己拿着麦克风引吭高歌,中意倚红偎翠有人陪唱,进而陪睡。
白雪和男朋友根本养活不了自己,俩人过着半是卖唱半是乞讨的生活。
广东这个花花世界让白雪的男朋友彻底迷失了自己,他早就没有了离家出走时“七剑下天山”似的豪气,现实已打碎了他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大款一个个花天酒地挥金如土。他的世界观受到极大的震撼。
贫贱夫妻百事哀。
这一对少年情侣不得不面对生活的残酷。
白雪的男朋友像一个红了眼的赌徒,他已经无宝可押了。
备尝艰辛之后,他把白雪带到了鹿港“金粉世家”夜总会登台献唱,自己则鞋底抹油溜之乎也。后来,白雪才知道男朋友收取了一大笔介绍费,自己等于是被男朋友卖给了“金粉世家”。
此时,懵懵懂懂的白雪已怀孕了,是男朋友留下的结晶。
赖伯章撇下大家一个人去楼上的赌档下注的时候,白雪有了向何家全倾诉身世的机会。直觉让她感到这个文质彬彬的年轻商人是可以依赖的。
何家全果真起了怜香惜玉之心。
他向赖伯章谎称白雪是自己的红尘知己,是自己在“金粉世家”的女朋友。又让妈咪另外挑选了一个模样标致的靓女陪赖伯章继续下半夜的节目。
遇人不淑的白雪让何家全有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伤:自己当年南下广东不也是为了一个“钱”字吗?
何家全特意找到“肥彭”求情,赔了“金粉世家”一笔损失费,把白雪赎了出来。
送佛送到西。何家全还送了一笔盘缠给白雪,让她把孩子打掉,回学校继续完成学业。所以才有白雪对何家全的感恩戴德。
故事并不复杂,谜底非常简单。
但孙洋并没有把谜底告诉梅舒。
孙洋觉得有些事情越朦胧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