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37章 嫌隙初生

从小到大,梅舒一直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嫁给何家全后,更像是进了钱柜,从没有为钱发过愁。
盛极而衰,愈显得出生活的残酷。
寻常百姓,一怕得病,二怕坐牢。
人吃五谷杂粮,得病稀奇古怪,一场大病会把家底耗光。
多病故人疏,即使九死一生,也会陷入困顿。
蒙受牢狱之灾,更要破财,而且处处时时都要钱铺路。商人人狱,便失去了信誉,更失去了赚钱的能力,等于被断了财路,坐吃山空,金山也会耗光。
公安局很快来找梅舒,也是为了钱的事。
“何家全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丈夫。”
“何家全涉嫌偷税已被鹿港市公安局正式逮捕。我们怀疑他转移财产。现向你调查取证,希望你配合,如实反映情况。”
“我知道的会告诉你们。”
“何家全被捕前有没有给过你钱?”
“有。”
“给过几次?”
“几次?他每个月都会给我钱。”
“数额是多少?”
“居家过日子的钱,有时候是三千,有时候是五千,没有准数。”
“他没有以你的名义存过钱吗?”
“没有。”
“他有没有以你的名义置过房产和其他不动产吗?”
“没有。”
“那么,你们有什么共有财产吗?”
“家里的东西都应该是我们共有的,我们住的房子是以他的名义买的。”
办案人员大失所望,他们本以为钓到了一条大鱼。但查来查去。却发现何家全没有什么个人财产,现金存款更是少得可怜,而他的妻子梅舒简直与何家全形同路人,不仅对何家全的财产状况一无所知,而且自己名下也没有任何财产。这和一般的经济案件大不相同。
孙洋也来找梅舒,带来的却是坏消息。
公安机关已初步查明。贝铃公司在开办之初涉嫌以找人代开增值税发票等方式,偷漏国家税款逾六百万元。现在查封的贝铃所有银行账号结余的现金只有四百多万元人民币。为争取宽大处理,必须在检察院提起公诉之前,补交所有税款和罚款。
这里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
孙洋告诉梅舒,何家全犯的是经济案。经济案件最好用经济手段解决,有钱能使鬼推磨,至于怎么去推,才是事情的关键。
在何家全被捕之后,秘书雅子手疾眼快。把办公室何家全装有手机的提包收了起来。里面有一张信用卡金卡。现在,这张信用卡转到了孙洋手里。
“公司所有的钱都被查封了。我这里有一张家全的信用卡,没有被公安局收走。我估计上面有钱。你回忆一下,家全有没有跟你提起过信用卡的密码,如果知道密码,我们可以把钱一点点提出来。”
“信用卡,我没见过家全的信用卡,更不知道密码。”
“如果再交三百万元的税款,加上贝铃公司账上被查封的钱,可以把税补齐。这样,家全的罪会轻一点。我想问一下,家全有没有让你帮他存过钱?”
“家全没有让我帮他存过钱。真的没有。”
梅舒发现自己百口莫辩。
“你们太不像夫妻了。”
梅舒参加过孙洋的婚礼,他的新娘是个漂亮的空姐。
梅舒很想问一问新婚不久的孙洋,真正的夫妻应该是什么样子。
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梅舒觉得自己做妻子做得很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