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36章 万劫不复

可梅舒还是失去了何家全。
铁窗隔开了两个世界,一个在里头,一个在外头。
任何东西只有失去了才会倍觉珍贵。
幽怨虽有,但梅舒毕竟是爱何家全的。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梅舒此时细细品味出夫妻恩爱的情缘。何家全永不满足的对事业的追求,现在反而成了他独有的魅力。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人应该坐牢,何家全却不应该受牢狱之苦。”
梅舒打心底里这么想,亲情常常化解很多大是大非。
男人生来似乎就是要建功立业的,自古如此。他们过不惯夙兴夜寐、砍柴挑水的平淡生活,非要去取得功名,就算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
古代独守闺房的女子看到春色上柳梢,便悔教夫婿觅封侯。而梅舒却是无处可悔,她不是个张扬的女人,对生活也没有很高的要求,不会对何家全苦苦相逼。
但男人自有男人行事的法则,一入商海,便身不由己,不用扬鞭自奋蹄,永无停歇和满足。
何家全的被捕,使梅舒一下子被抛入孤立无援的境界。一个外乡女子,在鹿港无亲无故,想搭救何家全也不知该如何人手。
人在无助的时候,会求助神秘的力量。梅舒小时候常跟外婆去教堂,那高高的尖顶,空旷的礼拜堂,让她觉得苍天之上仿佛真的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孩儿,不要东张西望。有什么话就默默地告诉上帝吧。”
“我心里的话,上帝也会知道吗?”
“知道,上帝是无处不在的。”
“那么,上帝会帮助我吗?”
“当然,上帝是无所不能的。”
“可我每次许了愿,为什么得不到回音呢?”
“这个世界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上帝太忙了。也许他在帮助比我们更需要帮助的人。”
长大了的梅舒才感到外婆的豁达,是啊,祈祷的目的并不是求得帮助,而是乞求一份心灵的安慰。
夜阑人静,梅舒会在彩纸上写上何家全的名字,折成美丽的心形花瓣,然后塞进床头柜上的储蓄罐里。那是何家全送给她的,外形是一个张着嘴笑哈哈的胖娃娃。何家全每在狱中过一天,罐中便会多一个心形花瓣,梅舒一边折一边祈祷,希望何家全能够早日平安归来。
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
遭此大难,何家全平日里的酒肉朋友一下子少了许多,家里的电话也安静了。只有孙洋一如既往,每天都向梅舒通报有关何家全最新的消息,成了梅舒和外界联络的特殊通道。
孙洋告诉梅舒,何家全犯的案子是由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的。贝铃电子工业公司涉嫌委托他人代开增值税发票,偷漏国家税款,数额巨大。何家全是贝铃的法人代表,难逃其咎。
有两个至关重要的细节,孙洋没有向梅舒提及:一是找人代开增值税发票抵扣税款曾经是他孙洋出的主意;二是有人向省公安厅和省国税局同时举报了何家全和他的贝铃公司,此次是由公安部门和税务部门同时联合办案。
每天,梅舒都随着孙洋传来的口信或喜或忧。
为解救何家全,朋友们想了很多办法。
首先想到的是走上层路线。
官大一级压死人。既然何家全的案子是上面压下来的,如果能搬动一两个大人物出面,替何家全说情,事情就好办多了。何家全是在北京有很多关系,但都是他单线联系的,交情有多深,谁也不知道。误打误撞,火上浇油也说不准。自古官场无情,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
奉旨救人的事,想得到难做到,只好断了这个念头。
解铃还需系铃人。
贝铃公司偷税案已进入了司法程序:公安机关在税务部门的配合下,把侦查获得的人证物证形成案卷,移交检察机关,检察机关会对所有材料进行审核,并再次提审犯罪嫌疑人,如事实证据足以认定,检察机关会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将根据法律做出判决。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司法程序更是一环扣一环。这其中每一个环节都至关重要,法律也有它的弹性,如果每一个环节都做加法,最后得出的判决会很重;如果每一个环节都做减法,最后做出的判决将轻得多。
“我们目前要做的,是尽量争取每一个环节都给家全做减法,以争取一个最好的结果。”
孙洋细细给梅舒分析案情。
孙洋的确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千方百计给何家全传口信让他知道贝铃的案子只是税的问题,不要慌了阵脚,言多必失。
看着孙洋四处奔波,梅舒想有这样一个朋友真不容易。
国家正在严打涉税犯罪,贝铃偷税是一起大案,是省里直接立的案,销案是不可能的。只有想办法大事化小,不要再扩大调查范围。
孙洋引导着梅舒一步步放弃幻想,接受现实。
看着自己最亲近的人的命运就这样被讨论来讨论去,梅舒心中隐隐作痛。
梅舒本想花一笔钱从北京请个大律师好为何家全出庭辩护,却被孙洋打消了这念头:“贝铃的案子,铁证如山,谁也翻不了。任凭你巧舌如簧,说破老天,还是你辩你的,他判他的。打官司说穿了不过是打关系。远水解不了近渴,高俅想杀林冲还得通过开封府呢。我看主要矛盾在鹿港。”
最后请了一个普通话都讲不利索的本地律师来疏通鹿港的方方面面。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让家全在狱中少受些苦。”
孙洋通过关系要看守所对何家全有所关照,不要让牢头狱霸欺侮何家全,一介书生怎么也不是那些凶悍之徒的对手。
看守所在鹿港市偏僻的西北郊,孙洋经常开车陪梅舒一起去。梅舒不时去给何家全送些食物,让他打打牙祭,肚子不至于太受委屈。
尽管见不到何家全,但仍可以送去一片关心。
孙洋的汽车音响里放着张国荣的歌,每当唱到那首风靡一时的《沉默是金》,孙洋都把音量开得很大冥冥中早注定你是富还是贫。
是错永不对,真永是真。
任你怎说要安守我本分。
始终相信——沉默是金。
“你相信命运吗?”梅舒若有所思。
“我信。”
沉吟了一会儿,孙洋又补充说:“人强强不过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