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29章 你走你的阳关道

权力增加男人的威仪,金钱增加男人的自信,可过分自信往往是刚愎自用。
孙洋说服不了何家全投产小灵通,又没有一个通过投票将之诉诸表决的民主机制,便只有服从上峰的决定。孙洋觉得何家全越来越像余世杰——余老板了。
对于民主,处于不同的位置会有不同的看法。
怪不得当年袁世凯延请的德国顾问经过调研之后会告诉他:中国人不需要民主,只需要一个皇帝。
分手的时候到了。
何家全决定大规模扩充手机生产线的时候,孙洋拿出了辞呈。
“我想去做小灵通。这是本土企业在通讯终端领域最后一次市场机会,我想赌一把。”
“人各有志,我也不强留。兄弟一起奋斗这么多年,需要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出来。”何家全有些黯然神伤。
“我不会从贝铃带走一个人。但我想拿点钱走,开工厂一切都要从头做起。”
何家全把大部分资金都投在了生产线上,财务状况捉襟见肘,此时孙洋提出撤资无异于雪上加霜。但何家全并没有显出丝毫的不快和犹豫。
何家全打开办公桌下面的保险柜,拿出一张已盖好印鉴的空白支票递给孙洋:“兄弟是手足,不要因为钱伤了和气。贝铃的财务状况你比我还熟悉。该用多少钱,你就自己填吧。只是别把贝铃掏空了。”
何家全把皮球踢回给了孙洋。
孙洋转身而去,何家全一下子陷进大班椅里,神情颓然。
当年他们三人南下广东,是何等雄心勃勃,如今却是兄弟分家,天各一方,只剩他何家全孤身一人苦苦支撑着贝铃的事业。
“何总,鹿港特区十五周年发展研讨会本周五举行开幕式。这是市政府办公厅送来的请柬。”
雅子悄然推门进来。递上一杯汤色清亮,泡得恰到好处的龙井茶。
望着雅子的一派清纯,何家全忽然起了恻隐之心。如今,风大浪大,贝铃仿佛是汪洋中的一条船,沉浮不定,自己作为船长必须与船共存亡,但没有理由要求别人也坚守到最后。
“孙洋走了。”何家全语气凝重。
“嗯。”
雅子应了一声。只要老板不提问题,雅子一般不随便发表意见。
“我是说他退出了贝铃。”
“我知道。”
雅子显得很平静。
“自从贝铃创业,你一直跟着我鞍前马后,时至今日,你也该考虑后路了。”
何家全取出一张支出凭证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雅子。
“这笔奖金是你应得的报酬,你不是一直想去读MBA吗,就拿这笔钱做学费吧。”
在日常工作中何家全已经离不开雅子,他甚至有点喜欢这位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但越是如此,他越感到要为雅子的未来负责。
“何总,我改变主意,不想去读书了。”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跟着您能学到更多东西。”
“你不怕有一天贝铃破产,你自己也失业了吗?”
“不会的。直觉告诉我,贝铃的明天会更好。我坚信贝铃会渡过难关。更重要的是我相信您的能力。难道您没有这种自、信吗?”
“我当然有。”
雅子在危难之中流露出来的从容和无条件的信任使何家全的心中又涌起了万丈豪情。
孙洋怀揣一张空白支票离开了贝铃集团。
可这张支票却让他犯了难。
贝铃这两年的生意是做得很大,但投资也大,由于和天讯的恶性竞争,竞相压价,贝铃只是赚了个牌子,根本没有赚到什么现金。
孙洋追随何家全这么多年,自恃对贝铃贡献巨大。见一面还要分一半,孙洋觉得自己至少应该拿走五百万。
临到填写钱数的时候,孙洋又犹豫了。
如果填写的数额透支,这张支票会是白纸一张。自己不仅拿不到一分钱,还得重回贝铃,和何家全讲数。那是很没面子的事,说不定还会伤了大家的感情。
何家全没有白在商场磨炼这么多年,连兄弟分家这么令人伤脑筋的难题都处理得如此滴水不漏。
孙洋通过银行的朋友一查,果真何家全开出的这张支票是有限额的,最高限额是三百万。
孙洋庆幸自己多了个心眼,同时心头掠过一丝隐隐的不快,他很快把三百万元人民币提得干干净净。
何家全肚子里也有自己的一本账,他还以为已经最大限度满足了孙洋。
竖起招兵旗,自有吃粮人。孙洋的雄霸科技电子有限公司很快开张了,雄霸牌小灵通也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但人算不如天算。小灵通一生下就是个畸形儿,面临着中国移动这个强大竞争对手不可逾越的障碍。孙洋尝到了赌博时押大开小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