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28章 此人只应天上有

此趟北京之行,孙洋最大的收获是在万米高空结识了东方航空公司的空姐罗琼。
孙洋和何家全听完比尔·盖茨的演讲,从北京飞返广东,恰逢罗琼在这趟航班当值。孙洋也是第一次坐头等舱,充分享受着金钱带来的特权。
人在天上很容易遐思纷飞。
看着娇美可人的罗琼在机舱忙前忙后,殷勤服务,孙洋忽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过眼云烟经历了很多女性,但不过是有眼望日,日落人家,至今依然是孤身一人。
整个航程,孙洋没有合过眼休息一下,他一会儿要茶,一会要咖啡,一会又要湿毛巾……
罗琼的倩影在他的视野里晃来晃去,始终如一露出甜甜的笑靥,让孙洋倍感温馨。
孙洋在旅客意见簿上对罗琼的服务大加赞赏了一番,留言上写的是罗琼的胸牌号码。
“小姐,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芳名,好让我表示一下谢意。”
“罗琼,四夕罗,王京琼。”
飞机开始下降了。
罗琼双膝并拢系着安全带,坐在孙洋的对面,低眉顺眼,无限温柔。
孙洋想起人们对什么是幸福的描述:住美国式的房子,开德国汽车,吃中国菜,找日本姑娘做老婆……
如果能娶到罗琼这样温婉的女子为妻实在是前世的福分。
他信口编排起比尔·盖茨的轶事,逗得罗琼忍俊不禁。令何家全也为之侧目。
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新建的鹿港机场。
离开机场的时候,孙洋已获知了罗琼的归属:东方航空公司第三乘务队。
回到鹿港,凭着自己积累的强大人脉网络,孙洋探得了罗琼详细的背景资料。
她居然是官宦人家的名门闺秀。
罗琼的父亲罗显龙虽然是个技术官僚,但很善于做官,从电厂的总工程师一步步升到省里的第四号人物,又连跳三级,入主中枢。被誉为政坛的一匹黑马。
罗显龙刚过知天命之年,前途不可限量。
罗琼的母亲谢琳不是一般的贤内助,她和罗显龙是大学同学,论资历并不输给罗琼的父亲。
罗显龙上调后,谢琳也顺理成章在北京某要害部门主事。
情报显示,罗琼并不是一个听父母话的乖乖女,她不愿意年纪轻轻就接受留洋的安排,而是背着家里投考东航的空姐,只是为了圆自己小时候在蓝天上翱翔的梦想。
罗琼不愿意享受父荫,而是要自食其力,她是东航年纪最小的空姐,地位不高,可过得很快乐。
孙洋知道,公主永远是公主。
值得自己追求的目标出现了。
从此,开始了一场漫长的追寻。
孙洋仿佛是一个无所不在的精灵。不管罗琼的航班飞临哪座城市,飞机一降落,她就会收到孙洋送来的一大束盛开的鲜花,鲜花的飘带上无一例外地写着两行诗:
犹记怜芳草,
处处忆罗琼。
孙洋故意把“罗裙”写成了“罗琼”,倾诉着自己的爱意。
圣诞节前一天,罗琼执行北京飞广州的航班,在广州停留了三个小时,又要加班飞去上海。
一到广州,罗琼便收到孙洋送来的一大束玫瑰花。
上面还系着一张祝罗琼平安夜快乐的贺卡。
罗琼这才想起今晚是平安夜。
成天在天上飞的人,命悬一线,对平安两个字很是敏感。
罗琼拨通了孙洋的手机:“平安夜快乐,我是罗琼,谢谢你送的玫瑰。”
“你还要飞吗?”
“再过三个小时飞上海。”
“我想来看看你。”
罗琼觉得孙洋很神秘。
这个沉稳又不乏幽默感的年轻人哪来那么大的能力,每个城市都有他的送花使者,他是个一呼百应的人。
从鹿港到广州有二百多公里,孙洋驱车赶到的时候,罗琼马上就要登机做起飞前的准备工作。
在候机大厅的西餐厅里,俩人相对而坐,只剩下在一起喝杯咖啡的时间。
“回去的时候,慢点开车,注意平安。”
罗琼本想说注意安全,话到嘴边变成了平安,今晚是平安夜。
从小到大,罗琼第一次有了一种牵肠挂肚的感觉:要是能和孙洋一起过平安夜该有多好。
爱情往往是不知不觉从天而降。
孙洋和罗琼很快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