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24章 水至清则无鱼

何家全对现代企业制度非常熟悉,他总觉得天讯电子工业公司有点不伦不类。
这个企业说不清是谁的。何家全是个经营者,但却决定不了企业的命运,说不定哪天就玩不转了。
他虽是天讯公司的执行董事,却从未开过董事会。
何家全花大力气在公司推行IS09002的国际标准,但搞了一半就搞不下去了,制度是不认人的,铁面无私,但天讯公司受到的人为因素干扰太多。
何家全提议健全天讯公司的董事会制度,由余世杰、何家全、孙洋、欧阳成组成的董事会要定期召开,举凡牵涉到公司发展的重要事项要由董事会集体讨论决定,不能由一个人说了算。
何家全的第二步打算是在明晰产权的基础上组建天讯集团。
这些年来,何家全、孙洋、欧阳成任劳任怨不计报酬,工作起来不分白天黑夜,也没提过什么个人要求。每年的五十万年薪何家全都给大家平分掉。
但人非圣贤,总有经济利益的要求。
与他们创造的价值相比,这份报酬太低了。
如果能把大家的利益通过股份体现出来,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何家全认为通过明晰产权,可以把国家占有多少股份,余世杰占有多少股份,员工占有多少股份都分得清清楚楚,从而对天讯电子工业公司实行真正的股份制改造。
同样,可以把余世杰辖下的所有公司都装进天讯的口袋,组建天讯集团,利用天讯这块响当当的牌子,进行资产重组,使天讯集团由联合舰队一下子变成航空母舰。
这样一来,天讯要“上市”就不会是空穴来风,而变成切实可行的计划,一旦成功将会募集到大量的资金,从根本上解决天讯发展的后顾之忧。
何家全把自己的想法写成了详细的书面报告,但并没有急于交给余老板。
他在等待时机,这计划没有余世杰的认可、配合和支持等于是一纸空文。
恰逢一年一度的天讯销售年会召开,所有天讯经销商云集鹿港。何家全特意请余世杰光临指导。
余世杰是甩手董事长,从不管天讯的具体事务。经销商们也不认识余世杰为何人,他们会上会下只是对何家全这个衣食父母奉若神明,以为余世杰只不过是个来应景的官员,没人理睬,余世杰这个天讯公司的真正的老板体会到了独自向隅的失落。
“这些学生娃,翅膀长硬了。”
在何家全的强烈建议下,天讯电子公司召开了第一次董事会。
会上,何家全首先发难,他指出了天讯公司目前所面临的困难,如果被抽掉的资金不能及时回位,高额集资的利息很快会把天讯拖垮。
余世杰正为资金被套牢而苦恼,何家全哪壶不开专提哪壶,注定这次董事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余世杰毕竟是过来人,他沉着应对:“你们也在商场折腾这么多年了。做生意思路要宽,眼光要放长远。或许你们现在不理解,但以后终归会理解的。
“目前,我们遇到的困难是暂时的,责任主要在我,摊子铺得太大。
“你以为你们创下财富是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商人是不会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就像真正的将军不会随时清点自己有多少士兵。他们需要的是抢占地盘。损兵折将可以随时补充,地盘丢了很难再夺回来。生意人如果没有自己的根据地,赚再多的钱都会灰飞烟灭。
“我们的根据地在哪里?就在鹿港,我们脚下。
“这座城市是属于谁的,广义上来说是属于鹿港人民的,但如果我们以种种方式拥有了这里的土地,拥有了土地上的建筑物,并拥有众多为我们工作的鹿港人。你就会成为这里一生一世的主人,你们的生意才会长治久安,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余老板讲得口干舌燥,何家全只觉得太空洞,不着边际。
他想解决的不过是天讯公司眼下的难题。
只有当何家全身陷囹圄的时候,才体会到余老板当时的微言大义。
一次董事会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却把大家的分歧摆在了桌面上。
最后,何家全还是提交了自己对天讯公司股份制改造计划,余老板答应回去好好看看。
何家全这份计划令余世杰大为头痛。
这是一份很周详的计划,如果照单全收,等于彻底打破现有的均衡。
的确,余世杰辖下的所有公司产权都是模糊的,但正是这种模糊才使他余世杰左右逢源,多少次大风大浪都能够平安度过。
如果非把一切都弄得清晰明了,会伤害很多人的利益。
余世杰经常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友。”
难道说这些学生出身的年轻人非要把任何事物都探索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吗?
余世杰立即改组了天讯电子工业公司董事会,派来了新财务总监,使董事会由四人扩大到七人。
天讯集团也很快挂牌成立了,成为鹿港实施名牌战略的先驱。
天讯电子工业公司和鹿港大酒店是天讯集团的核心企业,余世杰辖下的其他公司也都换上了天讯的牌子。
但原有的体制没有丝毫改变,余世杰也不想改变。
余世杰亲自出任天讯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何家全被任命为天讯集团副总经理主管天讯电子工业公司的工作。
何家全发现自己升了职,但权力却受到了限制。
何家全本想用来制约董事长的董事会制度,现在反而成了自己最大的掣肘。
何家全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何家全常说,一个企业就是一个组织,一个组织就要有神圣的目的。
我们所从事的工作虽然枯燥简单,但要使每一位员工知道自己工作的意义。何家全称之为企业目的神圣化。
更重要的是让消费者也能够认同这种神圣,这样才能实现品牌的附加值。
何家全早已和天讯公司融为一体了,这些年来“只顾埋头拉车,从不抬头问路”,等遇到要辨认方向时,却不知身在何处。
何家全觉得自己的手脚被束缚了,他永远是个打工的,不管创造多大的业绩,都不可能成为天讯公司的所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