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19章 何人抱得美人归

此后一连好几天,孙洋都没有给梅舒打电话。
他知道梅舒已对他产生了好感,在关键时刻要掌握好节奏,心急不得。
收不到孙洋的电话,梅舒似乎觉得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有好几次临睡前换好了睡衣的梅舒都有一股冲动,想跑到公寓楼下的电话亭,给孙洋拨个电话,不为别的,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
孙洋自以为对梅舒已有了十分的把握,他一定可以把梅舒追到手。像是吹嘘自己的无数次艳遇一样,孙洋开始在何家全和欧阳成面前渲染自己的魅力。
“别吹牛了,像梅舒这样的冷美人会为你动心?”
欧阳成满脸不相信。
“女人心,海底针。这方面你还嫩得很。”
“那你说说看到底有什么绝招,也让兄弟长长见识。”
何家全问得非常诚恳。
“你们都知道心理学的金鱼定理吧。”
“这是继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实验后的第二个著名心理学实验:实验中,把金鱼放进热水里,金鱼会受不了,一下子弹跳出来。但如果是给金鱼缸慢慢加温,金鱼就会麻痹,泡在里面很舒服,很过瘾。直到水沸,金鱼被煮熟都不会有任何反应。”欧阳成不甘示弱。
“说得没错,你很聪明。”孙洋拍了一下欧阳成的肩膀。
“但要学会触类旁通,追女孩子情同此理,要循序渐进,一步步来,心急吃不了热包子。”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欧阳成反诘道。
“我敢保证,梅舒已经对我动心了,她很乐意和我在一起。只要我一个电话,她就会如约前来,这是第一步,招之即来,接着要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孙洋已到了收获的时候。
他拨了一个电话,梅舒真的就如约而来。
看得出梅舒很欣赏孙洋的机智和风趣。
这一切深深地刺激了何家全。
从见梅舒的第一面起,何家全就爱上了她。和孙洋不同,这是何家全第一次陷入情网,在他的心目中,梅舒是完美的化身。
“孙洋,把梅舒让给我吧。”
何家全没头没脑冒出这么一句,说得孙洋一愣。
“老大哥,你真会开玩笑。”
孙洋打着哈哈敷衍了过去。
但何家全不是在开玩笑,这是他的肺腑之言,他早就对梅舒一往情深。
何家全爱梅舒,希望和她一起走过漫漫人生路。
这种爱是实实在在的,没有半点虚无缥缈的成分。
梅舒成了何家全人生理想的一部分。
来到鹿港后,何家全整个身心都投入到天讯电子公司的事业中去了。偶尔,他脑海中会浮现出梅舒的倩影。
可何家全觉得梅舒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眼看孙洋要抱得美人归。这激起了何家全心底强烈的征服欲。
何家全决定“曲线救国”。
找了个去上海考察市场的借口,何家全立刻赶往“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的苏州。在苏州经销商的协助下,何家全专程去拜访了梅舒的父母。
何家全是去求婚的,他没有兜任何圈子,而是实话实说我爱上你们的女儿了,我会让她幸福的,我有这个能力。我相信她也会爱我。我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
梅舒的父母都是思想很开通的知识分子,他们并不愿意强行去干涉女儿的婚事。可何家全这种老派的做法,却让两位老人非常感动,他们都喜欢上了这个诚实、执著又有点野心的小伙子,女儿嫁给这样的人,绝对靠得住。
随后,何家全正式请了媒人带着聘礼和帖子(那是一份何家全写的自述)去梅府提亲。
回到鹿港,何家全直奔鹿鸣山当面向梅舒求婚。
在大学里梅舒经历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少女情怀总是诗。梅舒爱得认真执著,把一切都付了出去。
那个时候生命中充满了激情,仿佛青春是永远透支不完的。
可这一切都随着男友的出国飘散得无影无踪。刚到鹿港,梅舒还心存幻想,希望去美国留学的男朋友会接自己出去,可男朋友一去无消息,就好像一滴水融进了沙漠。
女人可以漠视男人的求爱,却绝不会漠视男人的求婚。求婚是男人对女人最隆重的赞美。
何家全是个现实主义者。他表白的爱同样质朴、率真、直奔主题:“梅舒,从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意识到你将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这仿佛是前世的姻缘,我是那么渴望和你一起走过未来的人生路。我会有自己的事业,我们会有很多钱,我会让你圆你的留学梦。等到我们拼搏累了,我们会办一所英文学校,专门教孩子们学外语,你来做校长,我会默默地支持你、帮助你。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我爱你,梅舒,嫁给我吧。 我愿意与你共同创造未来的生活。”
听着何家全的表白,梅舒仿佛看到了未来的生活,她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何家全火一样的感情感染了梅舒,爱的渴望重新在梅舒的心中慢慢升起。
梅舒再也不愿去玩爱情游戏,再也不愿用青春去赌明天。
她心中的天平一下子从孙洋倾向了何家全。
当她向家里征询意见的时候,父母对何家全赞不绝口。得知何家全专门去苏州提亲时,梅舒被何家全的诚心感动了。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梅舒和何家全闪电结婚,给了孙洋当头一棒。
眼睁睁看着梅舒投入了何家全的怀抱,痛失所爱的孙洋心如刀绞。
孙洋以前的恋爱都是无疾而终。
一个个花骨朵般的女孩在他生命中匆匆而过,他从没有放在心上,就像是小孩子手中的玩具,过了新鲜劲之后,就再也提不起兴趣了。他甚至千方百计躲避女孩子的纠缠。
只有失去的东西,才会显得珍贵,何况孙洋对梅舒一往情深。
一个美好的女性是男人提前实现的天堂,梅舒是人生为孙洋准备的最丰美的盛宴,可还未来得及品尝,就成了他人盘中餐。
不管孙洋有过多少次浪漫的经历,他还是难以吞下被人横刀夺爱的苦果。
梅舒和何家全结婚的那天晚上,孙洋踅进了一家冷冷清清的酒吧。
他一个人要了瓶烈性白兰地,一杯接一杯倒进嘴里,那苦涩辛辣的味道浸入他的唇舌嗓,让他的心头之火越烧越旺。他一个人喝得烂醉。
现在只有不省人事,才能减轻他心中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