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14章 鹿港屋檐下

“请问我犯了什么罪,你们凭什么抓我?”
在囚车上,何家全依然底气十足。
“到现在,如果你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我们会给时间让你好好反省的。”
押解何家全的警官长得白白净净,看上去年纪不大,一身便服,仿佛是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但说话口气却十分威严。
“我要见我的律师,这是我的权利。”
“你是有权见律师,但现在不行。你的案情比较复杂。适当的时候,我们会为你安排的。”
何家全心里开始打鼓,贝铃集团的电子产品涉及的进出口领域十分广泛,和荷兰飞利浦公司、日本索尼公司都有密切的合作,产品远销俄罗斯和东南亚。何家全知道贝铃使用的很多进口的电子元件都是从海上漂来的“水货”,可贝铃只是花钱买货,从来没有参与过走私。莫非是贝铃遍布全国的经销商又惹了什么麻烦。
“蹲下!”
一声呵斥,使何家全回到现实中来。
警车已开进了鹿港市看守所。
看守所的院子里,刷着一幅大标语: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你应该怎么做?
白底红字,十分刺目。
在更衣室,管教民警熟练地抽掉了何家全的腰间的鳄鱼皮带,连同何家全的那块劳力士金表一同扔进了一个装垃圾用的黑色塑料袋里。
何家全被押出贝铃大厦的时候,手提电话已被扔在办公桌上。
在命令何家全换囚衣的时候,看守所的警察一把拉开何家全的内裤往里边查看了一番,这是例行检查,以防犯罪嫌疑人把违禁品带进看守所。
至此,作为总经理的何家全已不复存在,他的所有的装饰品和身份象征都已被剥去。穿上带号码的囚衣,何家全已从形式上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囚犯。
“摘掉眼镜。”
一进看守所,何家全听到的都是这些威严的声音,命令式的语气,简洁明了,不容商量。
“我是近视眼,摘掉眼镜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何家全用手去护自己的18K镀金眼镜。
“少废话。你以为你是谁?看守所里不允许带进玻璃和金属物品。”
没等何家全定过神来,令他平添几分书卷气的那副眼镜就已经从他的鼻梁上被丢进了塑料袋中,玻璃镜片撞击在劳力士的金表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何家全的世界一下子模糊起来。
被投进监舍的何家全接到的第一个命令也是蹲下,而且是手抱着头蹲下。
从此,蹲着成为何家全在狱中最常态的姿势。
一间二十多平方米的牢房里,关着三十多名形形色色的犯罪嫌疑人,牢里最有地位的是杀人越货抢劫行凶的重犯。
戴着脚镣的死囚,占据着床铺上的最好位子,晃来晃去没人敢招惹。
牢房里最让人瞧不起的是强奸犯和贪污犯。何家全一进牢里就被安排睡在厕所边上。
多少年来,何家全用知识和自我奋斗建立起来的尊严转瞬间就崩溃了。
身上的疼痛很容易消逝,可心灵的创伤永难愈合。
文质彬彬的何家全还没被公安机关提审,就先被同监舍的牢头狱霸过了堂。
“犯了什么事啊?”
“我是贝铃集团的总裁,还不知道犯了什么事。”
“哈哈,还是个大老板,估计是钱上的事,贪污了多少?”
“我是私营企业,不存在贪污。我没有罪。”
牢头抬手打了何家全一记耳光。
“你没有罪?难道我就有罪吗?你知道我为国家创造了多少财富?一百亿,整整一百亿啊!”
何家全攥紧了拳头,但看着牢头那恶狠狠的目光和他那些凶神恶煞般的帮凶,何家全知道秀才遇着匪兵,有理说不清,不由自主地蹲了下来。
“人都进来了,还不老实认罪服法。你以为你是谁?”
这是一天内,何家全听到的第二次这样的叱问:“你以为你是谁?”
何家全扪心自问:何家全啊何家全,你以为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