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暴富年代 (书号204200)

第2章 被撞开的大门

想见何家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会有层层挡驾,要连过三关。
贝铃集团实行的是半军事化管理,门卫都是直属保卫部的退伍军人,每天早晨都要像军营一样列队出操。
这里是何家全的独立王国,何家全的坐驾进出厂门的时候,身着制服的门卫要像士兵遇见首长一样立正敬礼,直到目视他那台白色的新款宝马房车绝尘而去。
有一个关于宝马的故事流传甚广:忠告车主,千万不要向你前面的宝马汽车按喇叭,或者试图超越它;否则,可能有手枪向你开火。
在港澳,黑社会的老大开的都是宝马。据说宝马的车头像一个张开的虎口,威慑力十足,显得杀气腾腾。
所有来访的客人都要出示证件,登记之后方可进入厂区。
而贝铃集团八楼的楼层保安还会仔细查验客人的来访证。
最后一关是何家全的秘书雅子。
她会带你到那气派非凡的会客室。
贝铃集团的会客室和何家全的办公室只有一墙之隔,十分宽敞。每月一次的贝铃部门经理工作会议也是在这里召开。闭路电视监控着全厂的生产情况,卫星视讯电话系统则使何家全能够随时和全国各地的经销商面对面地交流商情,发布指令。
雅子要为每一位来访的客人沏上一杯地道的龙井茶。
这是何家全唯一的嗜好。
来广东这么多年了,何家全仍然喝不惯浓酽的乌龙茶。
还是在上海江南大学读书的时候,何家全有一次到杭州去玩。
水光潋滟的西子湖让他流连忘返。在断桥边一家叫彩蝶轩的茶馆里,走累了的何家全向当垆的茶姑点了一壶龙井慢慢品尝。
窗外,苏堤上垂柳飘拂,似少女婀娜的身姿;湖中的荷花已经谢了,田田的荷叶依然泛着昂然的绿意。
已是初秋,正值满城桂花盛开,暗香浮动,馥郁袭人。
这是何家全第一次细细品味地道的龙井茶,沁人的香气直透入他心肺之间,让他久久回味。他已分不清是茶香,还是桂花香。但从此,何家全再也离不开龙井茶。
每年春茶上市之际,贝铃浙江的经销商会派专人给何家全送来杭州梅家坞新采的龙井。
推己及人,一杯上好的龙井茶成了何家全的待客之道。
喝龙井茶是何家全多年来固执不改的嗜好,潜意识里流动的却是他对杏花春雨江南的怀恋。
身为一家年产值十几个亿的大型企业的老总,何家全公务繁忙,让那些经过千淘百滤被允许面见的贵宾等上个把小时是常有的事儿。
何家全常自嘲来贝铃集团见总裁的客人像是排队看医生。
省公安厅的警员却似神兵天降,如入无人之境,闯进贝铃大厦。
雅子看到这些不速之客直扑何家全的办公室,正欲起身通报,却已被一只纤巧而有力的女警官的手牢牢按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省公安厅的人兵分两路:三台警车,前有开道,后有护卫押走了何家全;剩下的人马把贝铃集团财务部滴水不漏地围了起来,翻箱倒柜搜了一上午,最后像蚂蚁搬家一样把贝铃集团这几年所有的账簿全都搬上了车。
何家全被省公安厅刑警带走的时候,贝铃集团的生产线依然在有条不紊地运转着,但直属总裁办的管理层却一下子乱了套。
任何动乱都是从上层先开始的。
贝铃集团的管理方式是何家全一个人说了算,每个部门的首长都单独向何家全负责。
何家全被抓,顿时群龙无首,大家一下子感到大厦将倾,陷入到巨大的惶恐之中。
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到了总裁秘书雅子身上。
雅子走出大学校门还不到二年。
从吴江大学中文系一毕业,雅子就打起背包南下打工。在广州的人才市场上,雅子遇到了前来招兵买马的何家全。何家全正在物色一位文字能力强,又能处理日常接待工作的秘书。
雅子当即被录用了。
何家全是她的第一个老板,她发现“资本家”并不都是蛇蝎心肠。天天在何家全身边上传下达,看着他在商战中运筹帷幄,雅子对这位年轻的老板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今,大学毕业生越来越不吃香,毕业即失业已不是人们的夸张,而是这些天之骄子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雅子的大学同学中现在还有在外面飘,找不到就业机会的。
一出校门就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使雅子对何家全心存感激。
雅子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生就不显山不露水的性格,谨小慎微,不喜张扬。没有社会经验,反而成了她的长处,办起事情来尽心尽力。
女性特有的细腻使她把办公室的日常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这让何家全省了不少心。
雅子拥有一个称职的秘书所必备的优点,那就是忠心和本分。
出了事,雅子才感到何家全的社会关系是那么单薄。何家全的通讯录里几乎全是生意场上的朋友,想找一位公检法方面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很难。
无奈之中,雅子只好试着给何家全以前的老板——天讯集团的董事长同时也担任着鹿港市龙口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余世杰打电话。
几乎是十万火急要找人时的惯例:办公室没人,手提电话关机。
雅子和所有贝铃集团的高层干部一样,只是想寻一条线索:何家全到底犯了什么事?关押在哪里?有没有可能先把人赎出来。
经过大半天的忙乎,雅子晾动了何家全所有关系密切的朋友,还是没能探出个究竟。
临到下班,雅子才想起该给何家全的妻子梅舒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