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以牙还牙

夜子泽不说话,柳皇贵妃知道他还在怨恨。柳皇贵妃气道:“若是你再因为这些小事而犯蠢,若得你父皇生气,到时候丢了这个太子的位置你还拿什么让他对你俯首称臣?你还有什么资格再跟他去拼,去比?”
听了柳皇贵妃的话,夜子泽吓的忙道,“母妃,父皇不会的是不是?你不是这是父皇当年对外公的承诺吗?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父皇是九五之尊更不可能失信是吗?”
柳皇贵妃气道:“他是皇上,说什么便就是什么。你现在怕了?怕就好好的听母妃的话,不要再计较那些小事。他怎么样也只是个王爷,你是太子,你要做好你这个身份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处处去嫉妒他,失了你的身份。只要你好好听母妃的,母妃自然会让你坐上那个位置。”
夜子泽连连点头,“儿臣一定听母妃的,不再犯浑了。”
“你知道就行了,记住不要再计较一些小事,千万要记住。”柳皇贵妃不放心的交待。
“儿臣知道了,母妃放心吧。”夜子泽心里是有些烦的,这样的话母妃几乎每个月都要跟他说上几次。除了这些,好像没别的话能说了。若是母妃是皇后,他也不必这样心惊胆颤了。
&
这边夜沧辰领着白成岳与凌崎来到了夜帝特地给他留着的宫殿。
“你说的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事?”夜沧辰问。
白成岳面色沉重:“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有人想对皇后娘娘腹中的孩子不利。”
听他这般说,夜沧辰忙问:“原因。”
“栖芩。”
一边的凌崎问,“什么意思?”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刚入殿的时候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幽香?”
凌崎点头,“的确有闻到,很淡但是却又闻得到。不过入了殿中后, 好像就没有闻到了。”
“不是闻不到了,而是时间呆的久了,已经习惯了那样的香味。那香味本就淡,长久在那样的香气之中便会慢慢的忽略,以为没有了其实只是适应了。”白成岳解释说。
夜沧辰的眉头紧皱,“那这个跟栖芩又有什么关系?你又是怎么判断出有人因此而要对皇嫂腹中孩子不利。”
“刚走入殿中后,我便觉那气味有些不对劲,里面好像散发着淡淡的药味。只是味道太淡,我一时也没有闻出来。后来直到韩小姐在菜里吃出了栖芩,凌崎提醒我,无毒跟无毒的在一起成为有毒。我也想到了,那气味里确实是有药味的。 不过那气味对人的身体并无伤害,甚至在冬天里吸入那样的药香味有助血液流通,助暖之效。可是这样的药效与栖芩的气味合在一起却是大寒之毒。而且这样的毒很是刁钻只对怀有身孕的人有用,对于正常人来说是无毒。有孕之人吸入大量这样的气味后,腹中的孩子定然不保。只是这两种气味若是合在一起便是很强烈刺鼻的味道,若是人闻到了必然是要在意的。所以那有心之人便利用了菜肴。吃入带有栖芩的菜后,再吸入带有那样药味的幽香,是会达到一样的效果的,甚至更甚。”
因为白成岳的话,夜沧辰的脸色也变的越来越阴沉。
当真是天衣无缝的好计划呢!若不是卿儿劝的皇嫂在宫中休息,只怕这个时候后果不知道有多严重了。
凌崎道:“这个计划确实很精妙,我想,现在就算去问那个御厨也是没用的,只怕他也是被利用之人。”
“这是必然的,不管是带着药味的幽香,还是那道菜里的乾坤都只是被利用的凑到了一起。御厨定然不知道幽香的存在,而燃香的宫女自然也不会知道栖芩,他们更不知道这幽香跟栖芩所带来的后果。”而能制造出这样精妙计划的,必须对后宫的一切都了如直掌,还要有一定的权利。在这个宫里想要做成事情都必须有一定的权利,更何况是这样的困难的事情。
夜沧辰一手握着椅背,冷哼一声,“不必猜,也知道幕后是谁。”
白成岳道:“所以在心里有了怀疑以后我便仔细的观察了那人的神情,她的脸上并没有计划落空而有的沮丧,所以我怀疑……”
“她定然还有后招。”夜沧辰接着他的话说道。
白成岳点头,“是的,就是因为想到有后招所以我才会急着跟你说这件事。她的后招只怕是下午在朝贺殿,王爷,你要不要派人去通知皇后这件事情,让她下午不要去朝贺殿。”
夜沧辰摇头:“皇嫂年膳没有一起用,下午朝贺殿里是不同意缺席的。只有我们先找到她的后招是什么才行,至于这件事,待过了下午再告诉皇嫂,以免她太过担心。”
凌崎点头,“这倒也是行,只是,年膳的计划这般周密。若不是皇后娘娘没有过来,只怕已经中招。那我们又怎么找出她的后招呢。”
夜沧辰沉默了会道:“她是一个极为自信的人但却也没有那般聪明。这次的计划这么周密定然也是有人在后面给她出招。这么周密的计划她定然也是很中意的,对于中意的东西她是很执着的一直收攒的。所以以她的性格,后招跟宴杏殿的事情应该有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应该不是同样的材料。”
听了夜沧辰的话,凌崎也很是赞同,“但是气味这东西太难捉磨了,要找出两种相克的气味只怕很困难吧。今日若不是韩小姐,只怕成岳是怎么也不会发现栖芩跟那幽香里的药味相融成毒的事情的。”
白成岳道:“其实若是确定她的后招还是同样的手法倒也不足为拘。我既然是研毒制毒的,也可以解毒防毒。我只需回王府里拿一些我以前做的驱药散过来,提前让皇后娘娘服下,便能保她十二个时辰不受任何气味之扰。”
夜沧辰闻言忙道,“那你现在便回府去拿你所说的驱药散。至于我与凌崎便想办法让卿儿过来一次,将药交给她让她想办法让皇嫂服下那驱药散。对了,那驱药散对怀有身孕之人可有什么伤害。”
“没有,这驱药散是当初你去边关驱敌,为了驱散瘴气之毒而研发的,为了保证将士们身体最健康化,我特意减少了所有药里所带的伤害研出来的。”
听白成岳这么一说,夜沧辰也想起来了这驱药散,“恩,那你便出宫去吧。对了,不要让别人发现了。”
“知道。”
白成岳走后, 夜沧辰对着凌崎道,“你去想办法将卿儿带过来。”
凌崎道,“咦,怎么让我做这事,在这皇宫里, 王爷您的权势比我大吧。”
夜沧辰见他有意调侃,看了他一眼道,“明势确实是我比你大,但是暗势我是比不过你的。”
“啧啧啧,王爷,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那种专门偷鸡摸狗的一般。我怎么说也是个堂堂的君子。”
夜沧辰并不理会他的自夸,“我并没有这么说,给你半个时辰,将人带过来。到时候成岳也该回来了。”
半个时辰?他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了吧,这里可是皇宫,不是王爷府。让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一个那般瞩目的人悄无生息的带过来:“王爷,你……”
“办到了,正月结束后,给你爹下个绊子。”夜沧辰打断他想要说的话。
“成交!”凌崎立即应声,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夜沧辰看着他的背景,以整治自己的爹为乐子,京城里大概也只有他了吧。
&
当凌崎带着换了小太监衣服的韩墨卿来到夜沧辰的殿中时,白成岳回到了宫中。
“已经超过半个时辰了。”夜沧辰看着韩墨卿眼中带笑,话却是对白成岳说的。
白成岳在心里嫌弃了一下夜沧辰:“要怪就怪你的皇嫂太喜欢韩小姐了,一直拉着她说话,要不是她自己说累了,这会我还没将人带过来呢。”
听到皇嫂喜欢卿儿,夜沧辰心里很开心,他在意的能够相处的很好。
韩墨卿看着夜沧辰却笑不出来,“你让白公子带我来是有什么急事吗?我是说累了想休息会偷偷溜出来的,虽然雪阡看着,但是若是时间久了只怕会发现。 ”
夜沧辰闻言便很快的将事情的原委都讲与韩墨卿,然后将白成岳出宫拿过来的驱药散递给了韩墨卿,“这药丸务必让皇嫂吃下,这件事也先不要跟她讲,也免的她担心,事后我再告诉她。”
韩墨卿接过药丸,眼里却带着冷意:“这般恶毒的心思真是让人觉得恶心,就这么算了好像有些便宜她们了。”
夜沧辰听她这般说,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气味相融成毒?她不是很得意会这一招吗?那便以牙还牙好了,我跟着周大夫学医虽然技艺不精,但是也是懂一些食物相克的道理的。”韩墨卿看向白成岳,“只是还需要你帮我准备一样东西。”
“什么?”
“一只被虚白气味熏过的手帕,再给我一瓶草菌熬出的水,药瓶那般大小就够了。”
虚白,草菌……
白成岳下一刻忍不住的笑出了声:“韩小姐,我在想,我以前应该没有得罪过你吧,如果有,我现在向你道歉,还妄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我计较。”
上一章第254章 乾坤
下一章第256章 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