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说错话了

孙暖阳?!
艾怜惊愕的抬看着韩墨卿,她……
韩墨卿回视艾怜,“这孩子终究是他的孩子不是吗?”
她以为,韩墨卿不会答应这孩子姓孙,她跟孩子的存在都提醒着她孙玉岩曾经的背叛,可是她帮了自己,现在还让这个孩子跟孙玉岩姓。
一滴泪从艾怜的眼里流出,她淡淡一笑,“他有一个好女儿。”只可惜到最后他都没有发现这件事情。
一边的接生婆看到艾怜哭了忙道,“夫人别哭,千万不能哭。这做月子的时候,女人可不能哭,哭了以后这眼睛可容易得病了。”
韩墨卿轻轻的将孩子放到了她的身边,“不要为了不必要的事情做了伤了自己的身子的事情,好好的养好身子才能好好的养好这个身子。”
艾怜抬手抹干净了眼里的泪水,连连点头。
韩墨卿道,“你刚生完孩子,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艾怜点头,双手撑着床想坐起来,韩墨卿见她这般道,“方才就说了,不要为了不必要的事情做什么,你不必送我,你现在就是要养好身子,我先走了,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躺在床上的艾怜看着离开的韩墨卿,努力的抬头头不让眼里的泪水落下,压下眼里的泪水后,她低头看着躺在身边的婴儿,对着他道:“孩子,长大以后,一定要报答你的姐姐知道吗?若不是她,我们都早没命了。”
熟睡中的孩子自然听不到她所说的话,更听不懂。
韩墨卿回到府里便被告知,韩老相爷让她回来后去一趟。
她换了身衣服便去了书房,进了书房便看到韩老相爷正对着一幅画发呆。
她走过去发现那是娘亲的画像。
韩老相爷抬头看到韩墨卿,“不仔细看还真分不清你娘亲跟你。”
韩墨卿也低头看着韩霖的画,“是啊,只是,我没有娘亲身上那股温婉的气质,让人跟她在一起就会觉得很舒服的特质。”
韩老相爷道,“你跟你娘亲是两个人,既然是两个人自然是不一样的。墨儿,你只要做你便好。”
韩墨卿表示了解的点点头。
“叫你过来,是想跟你说一说你父……孙玉岩的事情。”
韩墨卿看着韩老相爷,表示听着。
韩老相爷开口说,“他不管做了什么但是有些事情是改变不了的。”
“比如,他是我亲生父亲这件事。”
韩老相爷点头,“更比如,他是韩府的人。所以,他的尸体正在运回京城的路上。墨卿,他终是要入韩府的祠堂的。”
这些她又何尝不知道,以前,她定然是拒绝的,哪怕是用卑鄙的手段她也会如此,但是当她发现,他真的死了以后。原来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怨没有了,恨也没有了,对他的那些记忆似乎只剩下十岁前的那些美好了。
“爷爷,这些我都无所谓的,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
“什么?”她这般轻易的答应是在他的预料之中,“什么要求。”
“不能让他跟娘亲合葬,最多葬在娘亲的旁边。”她想,她或许呆以不恨不怨,但是娘亲定然是做不到的。没有谁会原谅将自己杀死的夫君的。
韩老相爷疑惑的的看着韩墨卿:“为何?”
夫妇合葬这是历来的规矩,韩老相爷不理解,她都同意他入韩姓祠堂,为何要提出这样奇怪的要求。
韩墨卿自然是不可能告诉他真正的原因,“因为他那样的人配不上娘亲,生前娘亲没有认清他。只是现在在天上的娘亲定然早已经将他看清,我不希望娘亲委屈。其实娘亲已经一个人这么久了,也不会想要人再去打扰他的。爷爷,他不配跟娘亲同穴的。”
韩老相爷总觉得韩墨卿这样的理由并说不通,她好像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一般。但是想到,她既然不愿意说,他再怎么问她定然也不会说.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他本就是被发配出去的,我们能让他回来入祠堂已经算是人至义尽了。恩,你既然这般提了,那就这般做吧,让他们彼临而居吧。”
韩墨卿点头。
韩老相爷又道:“只是三年的孝期,唉……你的亲事就要这么耽搁了。”
“爷爷,你又何必担心这个呢。娘亲当年不也是二十才成的亲,孝期过完也不过十八。”三年不议亲,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韩老相爷冷哼了一声,“三年不议亲,如了你的愿了。我就不明白你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为自己的终身大事上心,你知不知道你……”
“爷爷,他的尸体什么时候到京城啊?”韩墨卿打断韩老相爷的话问道。
韩老相爷知道她是有意的转移话题,可偏偏只能顺着她的话去说,没办法谁让他拿她没办法呢,“还有半个月就过年了,所以我特意吩咐运尸体的人走慢些。现在是冬天再加上特殊的药,他的尸体保存一个月没什么。至少让我们再过个安稳的年。”
韩墨卿是懂的,只要他的尸体不到韩府,他们便不能发丧。爷爷这是为了她吧,让她不至于过个足不出户的清冷年。
其实对她来说皆是一样的,什么样的年都无所谓,只不过爷爷既然已经安排了,那她便听他安排。
“恩,好的。”
韩老相爷抬手轻轻的拍了拍韩墨卿的头,“小墨儿,爷爷一定会给你找个好夫君,不会再犯同样的错的。”
韩墨卿知道韩老相爷还在介意挑中孙玉岩的事情,她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墨儿相信爷爷。”
韩老相爷略带安慰的点头,“你的身体刚好就在外面跑了一天了,该累了用完晚膳早点休息吧。”
“好,爷爷也是,早点休息。”
韩墨卿回到院子里陪着韩子歌、韩子莹用完晚膳就在房间里看着书,雪阡跟冰夕在一边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拿着一块布绣了半天花的雪阡甚是无聊放下手里的东西对着一边擦着匕首的冰夕道,“冰夕,你有没有觉得沐公子跟长公主之间有点怪怪的啊。”
冰夕整个人顿了顿,“哪里怪怪的。”
“我觉得沐公子对长公主有些怪,平日里沐公子对女子都是陌生有礼的,可是对长公主却有些不同,有时候对她格外的有礼,有时候又对她格外的没礼,之前他还骂过长公主呢。沐公子那般冷情的人,对女子发火更是不可能的。”雪阡说着半肯定的自我点头,“要我说,沐公子要不就是特别讨厌长公主,要不就是对长公主有不同的感觉。”
“能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冰夕的语气里带着丝不悦:“你想多了吧。”
雪阡却道,“不会,我肯定没有想多。我可以肯定,沐公子对长公主的感觉是与众不同的。”
冰夕将匕首合上,抬头看着雪阡,“那就是特别讨厌。”
“虽然我刚才是说要不是特别讨厌要不就是喜欢,但是我觉得讨厌的可能性好像不大呢,因为长公主来照顾生病的小姐时,沐公子还特别的交待我给长公主多煮些补身子的汤什么的,怕她累坏了身子。”雪阡边说边回忆着。
一边看书的韩墨卿有种想要打她的冲动,这丫头平日里机灵的狠,怎么就在这种地方这么傻呢。
冰夕突然站了起来,“你整天糊思乱想什么呢,沐公子怎么会喜欢长公主那种人。”
“不是啊,我……”
“小姐,奴婢想起来还有事没做,先去做了。”说完不等韩墨卿回答便走了。
雪阡疑惑的看着带着怒气而离开的冰夕,有些疑惑的回头,“小姐……我,说错话了?”
上一章第244章 暖阳
下一章第246章 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