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发动了

雪阡见状上前拿开韩墨卿手里的碗筷,红了眼圈的哽着声音,“小姐,小姐,不要再吃了。”
韩墨卿反手抱住雪阡,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她咬着自己的手指,声音哽咽而痛苦,“雪阡,他居然死了,他居然就这么死了……他,怎么能就这么死了,他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选择去死。”
“小姐。”雪阡发现自己半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能轻拍着她的后背以示自己在她的身边。
“明明说好的,各自安命天涯,永生不再相见。可是,为什么,他不能好好的活着。”为什么在她不再恨了以后,要选择自杀。
他给了她十年的父爱,她恨他,更怨他,怨他的爱是有限的,恨他不能继续爱下去。可是,她现在更恨他,恨他就这么离开了,留下他一个人。
韩墨卿突然轻笑一声,“他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娘亲更看不起他了。他就算是下去,娘亲也不会理他吧。”
听着她带着抱怨的声音,雪阡明白小姐是怪他的,怪他就这么轻易的选择了死。
门外的冰夕静静的站在原地,听着韩墨卿带着压抑的哭声,心里很不舒服。小姐其实还是在意那个人的,若是有一天,她发现,他的死跟自己有关系,一定不会原谅她的。
冰夕有些后悔了,她是不是不该这样擅做主张的?是不是应该至少跟小姐商量一下?准备依着弟弟的想法,这件事若是成功了,她就可以跟小姐说, 可是小姐现在这般的反映,她怎么还能说呢。若真是说了,小姐定然不会原谅她的。
三日后,孙玉岩的死在京城里便传开了。
大街小巷里的人又开始议论开来了。
“这个孙玉岩死的可真不是时候,这一死,韩府的小姐要三年不能议亲了。三年一过,也十八了。”
“是啊是啊,听说太子前段时间都求皇上赐婚了呢。可是韩小姐吧自己突然生病了,好不容易病好了吧,这下她那个不争气的爹也自杀了,这命真不好。”
“所以说啊,这都是命。”
“虽然十八成亲是不晚的,但是议亲那可就晚了。议完亲至少要等个一两年吧,到时候可就二十了,二十成亲,啧啧啧,跟她那个娘还真是一样呢。”
“这韩小姐这会估计已经要哭晕过去了吧,太子妃的位置跟她失之交臂,要知道太子妃可是将来的国母啊。”
“唉。”
坐在二楼出来透气的韩墨卿听着楼下的议论,眉头微微皱起。
他死的,当真是……时候。
“小姐。”雪阡在一旁叫到。
“恩?”
“那边传来消息,她要生了。”
韩墨卿微微一愣,要生了吗?那个孩子还未出生父亲就没了,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
韩墨卿站了起来,“走吧,去看看她。”
那是他留在这个世间最后的血脉,她突然有些庆幸当初做了那般的决定,算是对他的弥补吧。他这一生没有做个好父亲,她也没做好女儿,也让她最后为他做一件事情。
“接生婆都请过去了吗?”
“过去了,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都住在那里了,随时等着发动。方才来了消息说已经发动了。”
韩墨卿等头,“让冰夕回去跟爷爷说声,我晚些回去。”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