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为什么会哭

夜云岚略尴尬的看着眼前的人,“沐公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沐影有些庆幸自己此刻蒙着面,面纱遮住了他的尴尬与说不清的害羞,“这么晚了打扰确实是有件事要请长公主帮忙。”
听到他叫自己长公主,夜云岚心底里有股说不出的感觉。
仿佛他们之前的熟络都是不曾存在的,“什么忙?”
待听着沐影表达完了想要说的话后,夜云岚微皱着眉头,韩墨卿对身边的那两个丫头有多信任她是知道的,现在却突然有种她们都不可靠的感觉。夜云岚心里不禁为她担心,看着沐影道,“我值得相信?”
沐影明白她的意思,“墨卿她相信你。”
夜云岚听后心里涌起淡淡的失落,却又不敢去深纠那股失落的含义, “好的,我明日就过去。”
沐影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夜云岚摇了摇头, “没什么的,在我困难的时候墨卿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我为她做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恩。”
沐影应完声后,便不知道说什么。
夜云岚立在原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尴尬的气氛慢慢的在空气中弥散开来,良久,沐影轻咳了一声,“那个,没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
夜云岚点了点头,“恩。”
两人的心里都漫开一股失落,各自转身,一个往外,一个往里。
除了韩墨卿,他们之间似乎没有任何交际,没有任何可以交谈的话语。就好像两个陌生人一般,擦肩也不是点头一笑,然后渐渐远离。
沐影的手刚落在门栓之上,门就被从外面敲响:“公主。”
两人分别回转过头来,相视一眼。
外面的声音再次响起,“公主,你晚膳时没有吃多少,奴婢给你熬了些粥,你用一些吧。”
夜云岚道,“不必了,你下去吧,我过会要休息了。”
门外的听雨并不放弃,“公主,你就用些吧。这些天你吃的都那么少,这样对身子不好的。”
沐影这才发现,她瘦了。
那件事她虽然放下了,但并不代表她心里不会再去想,投入了那么多年的爱,她还是会伤心,还是会在意的。
“公主……”
沐影注视的眼神让夜云岚有些慌,有种被看穿的狼狈,这些天,她努力的让自己过的跟以前一样,努力的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努力的做着以前的自己,但不代表她的心里是真的什么事也没有,她怕听雨继续说下去的话,会让他知道自己并没有那般潇洒,“我说了不吃,你先下去吧,我要休息了。”
门外的听雨听到夜云岚略带怒气的话语,忍住还想规劝的心,“那奴婢便先下去了,公主若是什么时候有胃口了,叫奴婢一声便可了。”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听不到,“沐公子,现在可以离开了。”
“还是多吃了些吧。”沐影终是忍不住的出声道。
夜云岚有些莫名的烦燥,好像好不容易隐瞒的事情被看穿一般:“这事跟沐公子没关系,沐公子可以离开了。我明日一早便会去韩府的。”
听到她撇清关系,沐影好有些不悦却只冷吭一声,“我还以为至少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原来并没有关系,看来是在下高攀了。”
听到他的话,夜云岚也明白自己说错了话了,她想说不是这样的,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面对他的时候,她总是说不出的慌乱,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是正确的对待方式。她总感觉跟他之间的相处,不是那样的自在。奇怪的连她自己都有些无奈。
沐影看着夜云岚,心里的心疼他是清楚的。他从来不否认对她动了情,只是动了情跟要跟她在一起是两回事。
“有些事情不要将自己逼的那么紧,越是逼自己越是放不下。顺其自然,该伤心就伤心,该脆弱就脆弱,故作坚强反而更累。时间会慢慢的磨平一切,不必着急。”沐影说完转身打开门,走了出去,随后脚下又顿了顿,“吃不下也不必逼着自己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门从外面被关上,夜云岚双眼紧紧的盯着门。
这些天她一直急着做回以前的自己,急着放下,现在她才明白,不用急的,一切都会慢慢的好起来的,慢慢来……
突然她觉得自己居然有了饿意,是的,她是真的饿了,她略带开心的打开门, “听雨……”
&
“孙岩,你的信。”狱官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狱友看着发愣的孙岩笑道,“不过十天的时间,又有一封了。孙岩,你可要开心了。”
孙岩整个人呆愣在原地,脑子都是木的。
信……又有信了。
他心里无比的害怕着,这封信的内容。
他可不可以,不要信……
“孙岩,叫你呢,你的信。”狱官的声音在牢门外响起。
狱友上前从狱官的手里接过,“谢谢官爷了,孙岩这家伙定是开心坏了。 上次不也是嘛,收了信两天都回不过神来。”
狱友将信递给孙岩,看到上面“父亲亲启”四字时,他笑道,“又是你女儿的呢。”
心,咯噔一跳。
孙岩痛苦的闭了闭眼睛,终究还是来了。其实他欠她那么多,还她一条命也是应该的。就像她信里所说的,他拿了她娘亲一条命,也该还她一条命的。
原来,在意的人希望自己去死是这般让人心痛的一件事。
十年前,他亲手掐住霖儿脖子时,她的心必然比他还要痛上百倍吧。
突然,她十年前的那个眼神在他的脑海里那般清晰,有痛,有怨,还有……恨。
可是,他连恨的资格都没有。
他早就该死的,她其实早就能让他死的。只不过她一直让他多活了这么久罢了。
泪滴落在心底,其实可以为她死,为她死的有价值,也是一件好事吧。
冰冷的指尖触碰到信封时,是刺骨的痛。
是带着利刃的信呢。
孙岩将信塞到枕头之下,其实不用看了吧,里面的内容跟上一封应该是一样的吧。
半夜,未睡着的孙岩将那封信拿了出来,万一……万一里面有一句对他关心的话呢?
微弱的月光下,他看完了信。全身冻的僵硬却怎么也感觉不到冷了。
&
“小姐,你醒了!”正抬着碳火进来的雪阡看着坐在床上的韩墨卿兴奋的忙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一边,走到床边来。
看着雪阡这般模样,韩墨卿道,“我是睡了很久吧。”
虽然一直迷迷糊糊的但是她也知道,她是昏睡了挺久的时间了。
雪阡帮她把被子往上面拉了拉,又在她身后塞了个软枕,“是啊,快有半个月了呢,都急坏我们了。韩老相爷每天都来陪着小姐,周大夫也天天来,但是他只说小姐身子没什么事,只是到底为什么会睡或是什么时候醒来,他又不说。韩老相爷还说,若是你再不醒过来,等过了年就辞了官还小姐去遍访神医呢。周大夫却说,这些天应该会醒过来,没想到刚说了三天,小姐就真的醒来了呢。 ”
雪阡说了一堆,看着发愣的韩墨卿,有些担心,“小姐,你怎么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韩墨卿略迷茫的抬手捂着心口处,“雪阡,为什么我的心像被什么压着一样,闷闷的,很疼。”
“那小姐,奴婢去帮你叫周大夫……”雪阡一抬头,惊讶出声,“小姐,你怎么哭了。 ”
韩墨卿抬手去摸,当指尖触到湿润的水滴时喃喃自语,“是啊,为什么,我会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