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没那么容易

第二日一早,韩老相爷起身准备入宫去早朝时就听到雪阡来报,说韩墨卿病了,高烧不退。
韩老相爷急的连忙让韩勇先替自己去宫中请个假,急急忙忙的来到韩墨卿的屋子。走到里屋看到躺在床上,一脸不正常潮红的韩墨卿。他心疼的伸手覆在她的头上,炙热温度吓了他一跳。
“墨儿,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病的这么严重。”韩老相爷说着便也想到了什么,心里又气又心疼:“你说你这孩子,爷爷都说了尽量帮你拖着几天,你怎么就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呢。你这样简直就是胡闹!”
韩墨卿看着韩老相爷,略虚弱的开口:“爷爷你不必担心,我没什么的。”
“这么高的烧,怎么会没事!”韩老相爷对着一边的雪阡怒吼道,“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些去请大夫!”
“回相爷的话,大夫已经派人去请了。”
“那怎么还没来!”韩老相爷一身的怒意却又不舍得跟韩墨卿发,只好对着雪阡叫吼。
韩墨卿安抚般的握住韩老相爷的手,用力握了握,“爷爷,我真的没事。”
韩老相爷反握着她滚烫的手,愧疚的叹了口气发:“是爷爷没用,爷爷若是能想出办法也不会逼的你这样伤害自己来拖延时间了。”
“他是太子,爷爷是相爷,怎么会是爷爷的错呢。”
韩老相爷担心的看着韩墨卿:“墨儿,虽然这样的确可以拖延几天的时间。但是你不可能一直病着,这件事总要解决。早拒绝跟晚拒绝都是一样的,你又何必这样苦了自己呢。”
“爷爷,先拖着吧,或许会有好的办法的。再等等。”韩墨卿略带请求的看着韩老相爷,她其实是想问一下夜兴辰的想法。若是真的就这么拒绝了太子,那么就真的是跟他撕破了脸,就算皇上再维护爷爷,可是暗地里太子使的绊皇上却是帮不上忙的。
看着韩墨卿这般模样,韩老相爷略带责备的看着她:“你都已经先斩后奏了,我再反对有什么用吗?不过墨儿,你是有什么想法吗?”
韩墨卿想了想摇摇头:“暂时还没有,我只是想不到最后一步还是不要立即直接拒绝。毕竟太子其实也在故意逼我们拒绝,同意了,对他来说是意外的收获,拒绝正合他意。我不想这般轻易的合了他的意。”
虽然墨儿还小,但是一直是个有主意的,韩老相爷知道自己也是劝不住她的,“那便听你的,不过你必须答应爷爷,好好治病,不许更严重了,听到没?”
韩墨卿点头应声,“恩,爷爷你放心吧,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为了那个太子把自己的身子弄坏了也不值得。”
“你明白就好了。”韩老相爷说完看向门外道,“这大夫怎么还没来!”
“爷爷,我只是冻着了,没什么的。”她想,她这样的做法是真的让爷爷担心了。
这个时候的她忘了件事,担心的又何止是韩老相爷一个人。
&
夜沧辰在外室靠着火炉将身上的冷意去了才进了内室。
内室里照顾的雪阡看到夜沧辰后也没有觉得惊讶,毕竟小姐睡着之前也已经说了,晚一点的时候夜王爷应该会过来。而小姐也交待了若是夜王爷来了,便叫醒她。
雪阡对着夜沧辰弯了弯身行礼后便靠着床边,抬手拍了拍韩墨卿的肩刚准备出声叫她。
夜沧辰已经低声出声,“别叫。”
雪阡回头看着夜沧辰,对方道,“你先去忙吧,这里我守着便行了。”
雪阡回头看了眼韩墨卿又转过头来看了看夜沧辰,最后决定听夜沧辰的,毕竟是未来的姑爷,还是有必要听他的话的。
雪阡冲着他行了个礼,“那奴婢便先退下了,若是有什么叫一声便可,奴婢就在门外守着。”
夜沧辰点了点头。
待雪降离开后,夜沧辰走到床边坐下,看着韩墨卿面上还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他伸手用手背贴了一下她的脸。在感觉到她脸上传来的热意后,一双眉头皱的快要碰在了一起。
他静静的守在她的身边,想着皇兄说的话。
“现在这样的时候,你要她,对她来说是致命的。这件事连朕都无法替她拒绝,只有她自己。太子的意思谁不懂,但是一个成年的皇子求朕赐亲,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若是他求的人合理,朕自然只有答应的。于情于理,朕都不可能拒绝,除非她自己不愿意。至于她自己拒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自己必然也是知道的,这也是要她自己去斟酌的。”
若是知道有今日这样的情况,他应该早一些下决定的,早一点让皇兄赐婚。
那时候虽然太子的人也会对付韩老相爷,但至少会知道他是韩老相爷后面的人,多多少少会注意一些,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帮助韩老相爷。但是现在,一切都比那样的情况难弄了一些。
她将自己弄生病,定然也是在等他吧,只是自己却是什么也做不到!
夜沧辰第一次怨恨自己一直以来的退让,她现在是拒绝了太子的婚事,若有一天太子成了皇上,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夜沧辰的眼神微微的暗沉了下去,他是不是该去争一争了。
因为高烧韩墨卿睡的极不舒服,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不过睡了会她便因为不舒服而缓缓的醒了过来,只是整个都觉得很是累,她闭着眼睛轻唤了声,“雪阡,给我倒杯水。”
夜沧辰闻言起身倒了杯水回到了她的身边,一手将她的身子慢慢扶起让她靠着自己,另一手将水杯放到她的嘴边。
韩墨卿在靠到夜沧辰的身上时就感觉出了不一样,她睁开眼睛看到面无表情的夜沧辰的脸,略带惊讶和欣喜,“辰。”
夜沧辰无动于衷的将水杯往她的嘴边凑了凑,韩墨卿见他这般模样,心里想着,只怕他在生闷气,也没有多说先喝完了杯子里的水。
夜沧辰转身将杯子放到桌上面,也不走过来,就站要桌子旁边静静的看着韩墨卿。
韩墨卿有些心虚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咳了一声,只好道,“我……我还想喝杯水。”
夜沧辰仍是一言不发的,倒了杯水走到床边,再次喂韩墨卿喝下。然后拿着空杯子,转身。
“辰。”韩墨卿拉着夜沧辰的衣角,带着鼻音的声音听起来略带可怜:“你生气了?”
平时的韩墨卿是很少用这般的语气说话的,只是这会看夜沧辰的态度也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平时见雨凝这般跟卓越或是裴浩天撒娇时,总能有很好的效果,她想着她学学看或许也是不错的。
夜沧辰却只是回头另一只轻轻的拿掉了韩墨卿的手,然后将杯子放到桌上,在桌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韩墨卿。
韩墨卿见他这般,也很是无奈,想着他不说话那自己也不说。
韩墨卿将被子往上面拉了拉,靠着床边坐着,低头看着被子上的花纹一言不发。
坐在椅子上的夜沧辰看着韩墨卿的头顶,闻着屋里淡淡的药味,心隐隐的泛疼,心疼一个人的感觉真的很难受。那种恨不得自己受伤的着急感很是折磨人,“你在伤害自己之前有没有想过,我会担心?”
听到夜沧辰终于开口却是带着质问的语气,早间的时候爷爷生气时她撒娇很容易便过去了,现在面对这样的夜沧辰,她突然觉得,好像没那么容易。
上一章第232章 回复
下一章第234章 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