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打个赌

夜云岚看着戚无畏的神情,便知道了墨卿是真的猜中了他的想法,心里控制不住的想要冷笑。没想到,她所认识的人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无赖!以前的她是真的瞎了双眼,她的十年终究是错付了!
戚无畏着急的想要跟朝夕瑶解释,“夕瑶,你听我说,我真的……啊……”只见他突然双手抱头,满脸的痛苦神情。
朝夕瑶见状虽然心里还有气,但这个时候也顾不了了,忙上前扶着他,“怎么了?夫君你怎么了?”
只见戚无畏的脸经突然的剧痛已经变的有些狰狞,因为剧痛他的话也变的支离破碎,“好……好痛,头好痛……”
话刚落,只见戚无畏眼睛一闭,整个人昏倒了过去。
朝夕瑶慌忙的看向一边的齐飞扬,“飞扬,快,将人扶到马车上去,我们回京去找大夫。”
韩墨卿上前一步道,“既然要找大夫那便去玉林坊吧,周大夫的医术可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若是戚将军真的有什么,也不用担心。”
虽然在夜玺国没有几天,但是朝夕瑶也确实听说过玉林坊,她回头对着齐飞扬道,“我们去玉林坊。”
看着戚无畏的马车在前面走着,韩墨卿几人骑着马,晃晃悠悠跟着。
“墨卿,你怎么会猜到,他会假装昏倒?”夜云岚一直以为自己很了解戚无畏,现在才发现,她居然没有墨卿了解。
韩墨卿回道:“其实猜到并不难,因为我并不认识他。心里自然没有我以为的他的模样,至于夜先生,你所认识的他还是十年前的,所以你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猜到的。”
夜云岚听完没有说话的转头看着前方的马车,是啊,她认识的只是十年前的他。或许,十年前的他,她都没有认识清楚。
直到听到周大夫说戚无畏并没有什么大碍,休息一段时间便行了以后,朝夕瑶才放心下来。
屋内,夜云岚看了眼朝夕瑶,然后走了出去。
朝夕瑶回头看了眼戚无畏:“蔷薇,在这里好好的照顾驸马。”
“是。”
朝夕瑶刚出门口,冰夕便对她作了个“请”的动作,随后走在她的前右方。
朝夕瑶随着她的脚步拐过一个走廊,远远的便看到夜云岚以及韩墨卿二人在凉亭里有说有笑。她略带怀疑的看着夜云岚脸上的笑容,为什么她看起来笑的这么开心?为什么看不出她一丝悲伤,她是真的放下了,还是已经做好了报负的打算。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小姐,朝公主来了。”冰夕领着朝夕瑶在凉亭前停了下来,对着韩墨卿说道。
韩墨卿点头,“你下去吧。”
冰夕走后,夜云岚指着另一处座,“朝公主,冬天天冷,坐下来喝杯热茶吧。”
朝夕瑶走入凉亭之中,惊讶的看了看凉亭四周。虽说是冬天,但这个凉亭却没有一丝的冷意。
“这凉亭四周都有冬树环绕,或远或近,都遮住了四周的风。这地下也有木柴烧着,有暖意从地面传来,所以才不会让人觉得冷,甚至还有些暖意。”韩墨卿边解释边给她倒了杯水。
在地下烧柴?这想法未免太独特了吧。
看着朝夕瑶的表情,韩墨卿也只是笑笑,当年沐影这般布置的时候,她也是同样的惊讶与好奇,最后发现这效果当真是极好的。
朝夕瑶浅品了口茶,再看看外面的景色,这个园子当真是别致。
夜云岚将面前的糕点推到了朝夕瑶的面前:“这个尝尝,是夜玺国的物色糕点。”
朝夕瑶也不推辞,拿了块放入口中,吃一块后淡笑道:“果然比在朝祥国的正宗。”
“哦?公主在朝祥国还吃夜玺国的糕点?”韩墨卿略带兴趣的问。
朝夕瑶叹了口气,脸上带着丝愧疚,“因为一直瞒着他我心里也一直觉得亏欠于他,他虽然失忆了但是口味还是没改变。总是觉得饭菜不合口,我便请了些厨子回府,菜嘛是做不出来夜玺国的味道的,但糕点还好点。不过,他还是说总感觉味道有些不对。”
“既然失忆了又怎么会知道k味道对不对呢。”韩墨卿道。
朝夕瑶微愣了下,其实当时他说这话时,她也有过怀疑,但是他立即也说了,“他说,那只是一种莫名的感觉。人其实很奇怪的,既然是失忆了,吃到熟悉的东西还是会有感觉,回到熟悉的地方也是如此,他说过,回来这里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韩墨卿听完,淡淡一笑,抬头看着朝夕瑶,“吃到熟悉的东西会有感觉,回到熟悉的地方有感觉,可为什么唯独看到熟悉的人没有感觉?他看到夜先生可完全是对一个陌生人的态度。不,是还不如一个陌生人的态度,他的态度可比对陌生人还要差。听到有一个人为自己等了十年,还与自己成过亲,怎么也不是避之不及的态度吧,至少会想要去了解一下,不是吗?”
听着韩墨卿的话,朝夕瑶的眉头一点点的皱起,她目不转睛的盯着韩墨卿,“韩小姐,你这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韩墨卿淡淡一笑并没有回答朝夕瑶的问题,而是道,“朝公主,我想要跟你打个赌,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什么赌?”
“赌你的夫君醒来过必能恢复记忆”看着朝夕瑶紧张的神情,韩墨卿道:“朝公主不必害怕,就算是他恢复记忆也会跟你回朝祥国的。你别忽略了重点,重点是我跟你打赌,他醒来后一定会恢复记忆。”
看着她说的这般肯定,朝夕瑶略谨慎的看着她:“为何?”
“因为现在只有他恢复了记忆,才能想起,那个孩子不是他的,他在之前更没有什么床前陪侍,他才可以不用负责也不用背上抛妻弃子的名份就能跟你回朝祥国。”韩墨卿嘴角扬起一丝坏笑,“所以,他必须让自己恢复起记忆。”
朝夕瑶眉头越皱越紧,她这话里分明有其他的意思!她是在暗指其实夫君早就恢复了记忆?只是一直装失忆?
朝夕瑶否认道,“他根本没有必要假装失忆。”
“当然有必要, 失忆了不用负任何责任的跟你回朝祥国。就算我们心疼夜先生也不能怪他,谁让他失忆了呢。”韩墨卿面无表情道,“至于他到底何时恢复了记忆,我们推测肯定是在回夜玺国之前,因为从一开始他的态度就未变过,他其实是心里早就有了打算。”
“不可能!”朝夕瑶拍桌而起,气愤的看着韩墨卿:“你在胡说什么,他若是早就想起来了,为何不回夜玺国,为何还要装失忆。”
“答案你真的不知道吗?”一直未说话的夜云岚说道:“一个武功全废的将军,回到夜玺国还能做将军吗?最多不过做一个公主府的驸马,他的宏图大业,他的远大抱负都化成了水。但是,在朝祥国却不一样。他还有机会得到更大,走的更过,站的更高。但是前提是,我是个包袱。”
“他或许真的失过忆,但是我们肯定的是,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他肯定已经恢复了记忆,在权衡后,他选择继续失忆。”韩墨卿道。
朝夕瑶摇头否认,“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不能这样骗我的!他是因为爱我,是因为爱我才会跟我一起,才会……”
“其实你可以认真回想一下,有没有一个阶段他是奇怪的,那个阶段应该就是他恢复记忆的时候。”韩墨卿打断了她的自我否认。
奇怪的?
朝夕瑶其实不用仔细去想,脑海里便自动出现了那一年的戚无畏。
他们成亲的第二年……
“朝公主,这个赌,你打不打?”
朝夕瑶看着韩墨卿,这个赌并不是赌他醒来会不会恢复记忆,而是他是不是装失忆。只要他真的恢复记忆,那么,她就输了……
上一章第221章 决定
下一章第223章 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