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证据

戚无畏终是反映过来,自己是被打了。而且被打的毫不留情,他气愤的怒视着夜云岚,“你是发疯了吗!”说着就冲着夜云岚抬起了手。
他的手刚抬起来,一边的齐飞扬刚准备上前阻拦,只是还未来得及夜云岚已经一个挥手将他的手打开,“戚将军,十年不见你倒是学会了打女人了?在下佩服。”
看着夜云岚眼里浓浓的嘲讽,戚无畏气的口不择言,“十年不见没想到你变的这般无理粗爆了,在下也是佩服!”
他的话刚落,夜云岚轻淡然一笑,“戚将军,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又知道十年前的我是什么样的呢。”
夜云岚话一落朝夕瑶才意识到他方才话里的矛盾,转过头来看着戚无畏。
戚无畏眉头一皱,拳头握起:“我虽然不记得十年前的你,但是怎么也想得到一个公主该有的模样。”
戚无畏的说辞没有半点立足之地,夜云岚也不抓着不放,只是对着朝夕瑶道,“十年前我发现他有了床前陪侍后便是这般对他的,后来我只说了一句,那个女人跟我只能有一个,而且若是再犯我定然转身而去。那时候他自然是选择了我,后来一段时间他的确也做到的。当然,我以为他做到了,直到以为他死了,直到发现月儿怀孕了,我才知道他并没有做到。”
朝夕瑶听她这般说,冷静的看着夜云岚,“依你的性子,知道他这样欺骗于你,为何还要再等他十年。”
夜云岚自嘲一笑,“大概是因为我太爱了吧,跟生死比起来,女人总是会犯傻的。那个时候我就想,只要他能在我的身边,他若真喜欢月儿便依了他吧。”
朝夕瑶看着夜云岚,想要辨认里面的真假。
夜云岚回视着朝夕瑶,“怎么,你以为我是因为得不到戚无畏,就想着自己不好过也不让你们好过?朝公主,你错了,我跟你不一样。你们过的好与不好皆与我无关,我不屑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更不屑将别人的痛苦当作自己的快乐。”
朝夕瑶看着夜云岚,她想,她是相信她的话的。
她也不再质疑这件事情的真假,只是转头看着戚无畏,“不管是这个女人,这个孩子都不能带回朝祥国。”
戚无畏当然知道她不可能同意,可是他也不可能背着抛妻弃子的身份跟她回去。
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夜云岚绝对是故意的,她想看到他痛苦,想看到他过的不舒服。
戚无畏看向那个孩子,“我说过,我对以前的事情一些记忆也没有了。你们不能随便找一个孩子就说是我的,若真是我的,我绝对会承担责任。哪怕是放弃朝祥国驸马位,我都会负责。”
如果两个孩子里只能选择一个,若是他选择了去朝祥国,他定国会被骂的体无完肤。可若是选择了留下,照顾这个孩子,他则会被赞颂淹没。这就是现实,没有人会管你对哪个孩子有感情,也没人会管你真心爱的是哪个女人。他们只会觉得,前者是攀荣覆贵,后者是有情有义。
朝夕瑶看着戚无畏,她的确是不可能将他所谓的女人跟孩子带回去。她可以接受他所有的过去,但是坚决不能接受他的过去一直出现在她的生活里,绝对不允许。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她却不相信,她赢了夜公主会输给这么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
“驸马,你要想清楚了,我可不只是只能让你做驸马这般的简单。”有些话只是一句便清楚了。
戚无畏当然明白朝夕瑶话里的意思,他比谁都明白。若不是因为不只是坐一辈子的驸马,他八年前也没不会选择继续留下,继续假装失忆了。
戚无畏看着朝夕瑶道,“夕瑶,跟你在一起我不为别的,只因为你对我好,只因为你爱我,而我也爱你。但若这个孩子跟女人都是我的,我不能不负责。你拥有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他们却什么也没有。”
夜云岚等人冷眼旁观,沐影轻叹了口气,这个男人不去演戏还真的是可惜了。不为别的?这句话别说在场的人了,恐怕他连他自己都骗不了吧。这公主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眼神不好的,居然会看上这种人。
朝夕瑶不感动是不可能的,虽然心底里的深处知道他跟着自己回去有那么一些原因,但是听他这般说,还是会忍不住的去相信。
戚无畏看向夜云岚道,“是我的责任我会背,但若不是我也不允许有人故意以我失忆来陷害我。现在这些事情都是你们说,我自然也不信。除非你能证明这个孩子真的是我的,而且让我心服口服,我定然会相信。”
夜云岚见戚无畏说的如此冠冕堂皇道,“那按照你的意思,你又要如何证明呢。这孩子与你有几分相似,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
戚无畏看着那孩子,最让他不解的便是如此,他们到底是从哪里去找了一个与他有几分相像的孩子,所以她说的那些话也才让朝夕瑶开始相信。
“这世间就像是两个毫无关系的人也有可能长的一模一样,这种事情你是不能否认的。若是你真心想要陷害我,自会去找一个与我相似的孩子。”戚无畏道,“其实我的要求也不高,既然你们说他是我的孩子,那便滴血验亲吧。这是最好的办法。”
站在亭子里的韩墨卿、夜沧辰以及沐影三人对视了一眼。
夜云岚听了以后面上带了些迟疑。
戚无畏一眼便看出了她的迟疑,心里暗喜,“怎么?夜公主,你不同意吗?如果他真的是我的孩子,那么他的血自然会与我相容,我自然会付起这份责任。只是,若不是我的,我自然不会负!”
夜云岚见戚无畏这般模样也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小人得志。
朝夕瑶在听了戚无畏的提议后,脸上也带了丝希望, “如此甚好。夜公主,这件事也不能光凭你们这般说,就让夫君承受这份责任。你必须要拿 出让我们信服的证据来。”
戚无畏看向已经起身的孩子,“他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只需滴血验亲便知道,这般简单的事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夜公主等人犹豫了呢。”
夜云岚没有说话,韩墨卿出言道,“夜先生,既然戚将军都这么要求了,又何不满足他的要求呢。”
夜云岚略迟疑道,“这样对孩子不好,对月儿更不好,这是侮辱月儿不贞。”
戚无畏却道,“不,夜公主你弄错了,我不是怀疑这个女人的不贞,只是怀疑你说的这件事情的真实性罢了。对这孩子跟这女人没有半点侮辱之意。”
朝夕瑶见夜云岚的态度,怀疑也越来越深了,“夜公主,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若是你不同意我只当你是在找夫君的麻烦,很抱歉,这个女人跟孩子我们都不会离会,请让路让我们回朝祥。若不是你在故意找夫君麻烦,那么便就验证吧。”
夜云岚看了眼那孩子,韩墨卿道,“先生,没有退路了。”
一边的戚无畏听到韩墨卿的这句话心里就更为得意了,想陷害他?他们未免想的也太过轻松了,他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又怎么能让他们毁了他的计划呢。
夜墨卿咬了咬牙,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抬头看着戚无畏:“行,既然你这般要求了,那我们便满足你的要求。”
上一章第219章 动手
下一章第221章 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