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动手

“你们都出来吧。”夜云岚对着亭子的后面道,这时候戚无畏跟朝夕瑶二人也才发现亭子后面有辆马车。
只见从马车上来一位妇人与一个九、十岁左右的孩子。
戚无畏疑惑的看着从马车中走出来的两人,又疑惑的看向夜云岚。她到底是想耍什么花样?
夜云岚眼神示意戚无畏,然后回头看着那孩子,“这个便是你想了十年的爹,快去拜见他吧。”
孩子听了走上前,在戚无畏的面前跪下,声音清亮而有力,“儿子见过爹。”
而方才那个与孩子一起马车的女子,眼眶通红,眼里带泪,看着戚无畏无声的哭泣,“夫君……”
戚无畏惊讶的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孩子,听到那女子的唤声后,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
朝夕瑶脸色阴沉了一下:“夜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夜云岚看着朝夕瑶,“这位女子是戚无畏的表妹,也是十年前我们婚前他的床前陪侍,而这个孩子则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戚无畏面色铁青,胡说八道!她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他根本就没有表妹,更不用床前陪侍了,还有这个叫他“爹”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是他的!他想要反驳却是有口无言。
夜云岚又道:“最后一次他上战场也就是我们成亲的前,她就已经有了身孕。只不过我还未入门,床侍又怎么能怀了孩子,当时母后劝我打到她肚子里的孩子,我却不愿,就将这件事压了下来。后来以为他为国捐躯后,我更是不可能毁掉她的孩子了,对我来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畏唯一的根,怎么舍得去毁掉。现在事实变成这个样子,我什么也不要了。只是他们母子二人也等了你十年,盼了你十年,你怎么也该给这孩子跟你表妹一个交待发。”
朝夕瑶的面色难看到极点。
戚无畏心里也甚是着急,朝夕瑶这个女人的确对他好,也甚至愿意为他去死。但是她同时有一点也是极端的,她这个人极为善嫉,这些年来他也只有她一个。别说小妾了,床前陪侍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他这一辈子也就没有再想过再要一个女人的打算。之前的夜云岚,她也知道只是名义上的夫人罢了。可是现在突然多出个床前陪侍跟孩子,她定然是会生气的,更不可能说让他将这两个人带回去了,她是容不得的,也不可能容的。
夜云岚对着那女子道,“月儿,跟你夫君去了朝祥国你记得照顾好自己跟孩子,也要服侍好你的夫君跟朝公主。”
“谢公主教导。”被称为月儿的对着夜云岚弯身致谢。
朝夕瑶开口道,“去朝祥国?!是谁允许她去朝祥国的?”看着那个与戚无畏有几分相似的孩子,朝夕瑶心里的怒火直直上升。没想到,他之前居然有个孩子!可是十年前,飞扬为什么没有查出来?她怎么会要别的女人碰过的男人!
夜云岚看着朝夕瑶,“月儿虽然没名份但确实是无畏的女人,这孩子也是她替无畏生的。无畏带着他们离开自然是应该的,朝公主我知道你心里会有些不舒服,但是,你要让他抛下自己的孩子吗?你要他抛妻弃子?!”
抛妻弃子!
戚无畏整个人一愣,她居然让自己背这样的罪名。有了这样的罪名,他定然会失去抢夺那个位子的资格。没有人会放心将国家交给一个抛妻弃子的人,虎毒尚且不食子,他若是不管自己的孩子,那代表是有多心狠手辣。
朝夕瑶也不可能答应他带着这孩子回去,但是!最重要的是,这孩子不是他的!
戚无畏看着夜云岚,她是因为得不到他,所以也不让他有好日子过?!戚无畏看着夜云岚眼睛尽是失望,她怎么变成这样的一个女人了?
夜云岚看着戚无畏的眼神,心里只剩下冷笑,她居然为了这个男人浪费了整整十天,真是可笑!
戚无畏看着朝夕瑶越来越发难看的脸,出声道,“以前的事情我一点也不记得了,夜公主的存在是众人都知道的存在,即使我不记得,但是既然大家都说我欠你,那么这个错我接受。但是这个女人,我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说过。你现在突然带到我的面前,说是我的女人,说这个孩子是我的孩子,对不起,我不信。我犯的错,我的责任,我不会逃避。但是,你必须证明这孩子是我的。”
朝夕瑶听他这么一说,脸色好了一些。看着那个跟戚无畏有几分相似的孩子,她其实是有些动摇的。但是想想戚无畏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夜公主,说实话,十年前我就派人来查过也并没有查到相关这个女子跟孩子的半点消息。”
“我有意遮掩自然是查不出来的,这女子是无畏的床前陪侍知道的人也不过是无畏府里的些人,外人并不知道。”方才戚无畏的那些话居然还透着他也委屈的意思,以失忆的借口逃避责任,他还委屈?夜云岚觉得自己想打人了,太想打了!
戚无畏看着夜云岚道,“恕我直说,这些天我看到的夜公主应该不是那种能忍受当时的我身边有其他女子的人。”
这一点戚无畏说的了没错,夜云岚确实是那种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只不过她也没有强求过他。只说过,若是他想娶小妾,他们便没戏。她是那种宁愿不要也不要与别人分享的人。这一点跟朝夕瑶很是相像。只不过朝夕瑶不会放弃他,只会除掉他身边的另一个女人罢了,这也是她们的不同。
朝夕瑶看向夜云岚,对戚无畏的话倒是深信不疑。这些天她所知道的夜云岚确实不是那样的人,她极为高傲,极为刚强,那般高傲刚强之人又怎么可能选一个有别的女人的男子为夫君呢,而且还同意让她做床前陪侍。
夜云岚嘴角微微上扬,这种时候他怎的就这般的聪明呢。
“是啊,我自然不能忍受,想知道十年前我知道这个女人存在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反映吗?”
戚无畏疑惑的看着夜云岚,他总觉得今天的夜云岚让他有些捉磨不透。
夜云岚慢慢的走向戚无畏,脸上泛着一丝笑意,“当我知道你的表妹居然是你的床前陪侍时,我说,戚无畏,你这个王八蛋!”
随着她的一声怒骂,她执拳而起打向戚无畏的脸颊,这一拳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戚无畏吃痛一声闷哼,下一刻就感觉到了嘴里的血腥味,他还没反映过来,夜云岚的第二拳又接着落了下来。
接二连三,戚无畏连个反抗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夜云岚连打了几拳。
一边的朝夕瑶一时看的目瞪口呆也忘了让人去阻止。
韩墨卿看着还没有停手的夜云岚,道了句,“没想到夜先生的脾气这么大?”
夜沧辰淡笑着接到,“听皇兄说,皇姐以前可是宫中的一霸王。不惹她什么事敢没有,可是谁若是惹了她,她会直接用武力解决。后来直到及竿后才好一点。”
夜云岚终于停了下来,看着戚无畏的已经被她打红紫的脸,冷哼一声,“你最大的错误,不是失忆而是你的不敢担当!十年前不敢担当,十年后还是如此,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等了你十年。 ”说完她转头看向一边的朝夕瑶,“说起来我还要谢谢公主,十年前骗了他,也算是救了我。”
第二百二十章
上一章第218章 十里亭
下一章第220章 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