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十里亭

马车慢慢的前行,看着窗外慢慢的消失的景色,戚无畏眼里略过一丝不舍。这一次离开就再也不可能回来了,戚家的人也再见不到了,这一别,便是永远了吧。原以为这一生都没机会回来的,也一直在逃避回来,没想到还是回来走了一遭。想着那一日谢绝来找他的家人,他的心隐隐涌起一抹愧疚,只是他不能见的,见了他怕他会有所动摇。
一行人出了城门,在官道上走着。
“夫君,夜公主说在城外的十里亭等着吗?”终于要离开这里了,虽然夫君对她说即使想起来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但只要一天不离开夜玺国她的心始终是不能安。
戚无畏点头,“是的,她让人递来消息说在十里亭让我将休书交给她。”说着低头看着手里昨夜写出的休书,他欠她的是还也还不清的,若来世有缘便来世再还她吧。
朝夕瑶看着他眼里不舍,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夫君,我知道你不忍心这样对待一个女子,更何况她还等了你十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戚无畏转头看着她,“我说过,你不需要再跟我道歉。这一切就算真的有错也不你一个人的错,有错我们就一直担心,你也不用再自责了。”
朝夕瑶点头。
齐飞扬骑着马在前面带着路,他也要回朝祥国请罪,一言不发的背离主子,他也该回去了。
当他看到十里亭里的四个,对着身后马车道了一句,“公主,驸马,我们到了。”
齐飞扬勒住缰绳:“停!”
戚无畏从马车里跳了出来,然后将朝夕瑶牵了出来,轻搂着她的身子站在原地。
齐飞扬见戚无畏如此,眉头不禁皱了皱。即便是他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但是这些天至少了知道夜公主等了他十年,对他负出的深情,没有爱但是在她的面前也应该稍微顾忌一下她的感觉不应该吗?
齐飞扬直直的向夜云岚走了过去,随后在她的面前停了下来。
夜沧辰看到齐飞扬的脸,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那一日的情景,忍不住的上前一步,一边的韩墨卿忙拉了一下他的衣袖,“王爷,别冲动。”
齐飞扬自然明白夜沧辰的怒意,他更知道自己做过的混帐事情。
只见他突然将腰间的匕首解下,随后递到夜云岚的面前:“夜公主,这匕首削铁如泥。你可以用过匕首要了我的命,我齐飞扬绝无怨言。”
夜云岚盯着面前的匕首看了会,抬头:“你还不值得我杀人。”
对于一个女子,杀人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齐飞扬收回匕首,将匕首拔开,“只要你指一个地方,这匕首就刺向哪里。”
齐飞扬的话没有任何情绪起伏,但韩墨卿四人却都相信他说到做到。
夜云岚看着齐飞扬,“不需要。”
那件事她会找人算帐,但不是跟他,也不是跟朝夕瑶。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他罢了。她现在只想让他承认他已经恢复记忆,更想知道他是从何时恢复的记忆,那样,她才知道,她要讨回的是多少。
齐飞扬听她这般说,也不再纠结,将匕首直接收起,稳重的看着夜云岚,“我齐飞扬欠你一条命,来日方长,以后若是有机会定会还上。”
没人怀疑他话的真实性,却都没有在意。 即便是来日方长,一个朝祥国一个夜玺国,见面的机会只怕都不是容易的,直到后来终有一天,当齐飞扬真正做到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个男人原来一直记的自己许下的承诺。
夜云岚越过齐飞扬,看着身后依偎在一起的恩爱夫妻:“我要的东西带过来了吗?若是带来了,就给我吧。”
齐飞扬身后的两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戚无畏安抚一搬的拍了拍朝祥瑶的肩,对她温柔一笑,然后向夜云岚走了过来。
沐影一直站在三人夜云岚、夜沧辰以及韩墨卿的身后。他从来只听过戚无畏的名字却从未见过,这会看到他,他心里极为不爽看着他的眼神也带着鄙夷,就这般敢做不敢当的男人也配让她等上十年?若是说长的吧,是挺帅的。但是……沐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他帅?
沐影微微倾身,靠着韩墨卿,压低声音道:“主子,是这个戚无畏长的英俊一些,还是我英俊一些?”
韩墨卿有一种耳朵出错的感觉,这个时候……他突然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这……这个要让她怎么想?
沐影见韩墨卿不回答,用手推了推她,“我在问你话呢。”
韩墨卿有一种无力感,这个男人,真的是!怎么突然又变的这么幼稚,“当然是你比较英俊。”
沐影听了很是满意的点头,“我也是这般认为的。”
虽然沐影说的很小声,但是夜沧辰跟他们靠的也不远,也是身怀内功的人,他们的对话自然都能听清楚。他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沐影,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戚无畏走到夜云岚的面前,从衣袖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休书,递到韩墨卿的面前:“这是你跟我要的,也是我欠你的。”
夜云岚伸手接过休书,抬头看着他微讽一笑,“你欠我的又何止这一封信能还的。戚无畏,你欠我的就算用你这条命也是还不完的。”
对于她这般的态度,戚无畏眉头微皱总觉得哪里不对。她不是应该潇洒的放手吗?
“知道为何约你在这里吗?”夜云岚说着看了一圈四周的环境。
戚无畏摇头:“我不知道。”
夜云岚又是一笑,“是啊,你自然是不知道的,你失忆了又怎么会知道呢。”
她字字带着嘲讽意味让戚无畏很是不舒服。
“你第一次上战场出征我便是来这里送的你,当时我们是争吵着分开的。还记得我们是因为什么争吵吗?”夜云岚反问。
这里确实是她第一次送他去战场的地方,那一次她依依不舍的拿出亲手为他缝制的平安符送他离开。但是那一次他们并没有争吵,戚无畏有点不明白夜云岚为何要这样说。
“我说了,我不记得。”戚无畏的声音里带着丝不悦与生硬,他总觉得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夜云岚看着戚无畏,眼睛里带着笑意,“因为你收了你表妹的平安符,你明明知道她对你有情却仍是收了她的平安符。我说你这样会给她希望,女但是你却说只是不想伤她的心。我们一直吵到你离开,而最后我也没有将自己的平安符送出去。”
听着她的话,戚无畏眉头皱的越来越紧,什么表妹,什么平安符。他只有戚无暇一个亲妹妹又哪里来的表妹,她到底都是在乱说什么呢?戚无畏的眼睛里多了几分谨慎,夜云岚突然说这些谎话又是为了什么?
“你跟我说这么多做什么?”今天夜云岚有些不一样,她看着自己的眼里没有熟悉的爱恋,也没有温柔,只有嘲讽与一丝……怨恨?这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只是两天的时间,好像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休书已经给她了,她不是应该挥挥手离开吗?
她说的当然是假的,看着戚无畏的表情,她也发现了,他果然没有失忆。
“跟你说这么多自然是有事,只是,这件事怕也要经过公主的同意的。毕竟你们现在是夫妻。”
一直站在戚无畏身后的朝夕瑶走上前一步,看着夜云岚,“不知道长公主指的又是什么事情呢。”
上一章第217章 承诺
下一章第219章 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