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生辰礼

韩墨卿看着夜沧辰:“你……”
“我想你了。”夜沧辰开口打断了韩墨卿还未说完的话。
韩墨卿友情提醒道,“辰,上马车前我们还见过。这些天,我们也一直有见面。”
夜沧辰在韩墨卿的身边坐下,“是啊,有见面。但是却是你一直必须叫我夜王爷的情况。至从我从朝祥国回来后,我们一直都在忙,还没有单独相处过。”
看着夜沧辰略带委屈的眼神,韩墨卿突然想到了家里的韩子歌,平日里若是他撒娇便是这个表情眼神,所以……他在向自己撒娇?
韩墨卿意识到这一点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夜沧辰被韩墨卿突然的笑声弄的有些疑惑,“你笑什么?”
韩墨卿摇摇头,“没什么没什么。”虽然她嘴里说着没什么,脸上的笑意却还没有消失。
夜沧辰叹了口气,“你到底在笑什么啊?”无奈却又宠溺。
韩墨卿带着笑意:“其实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刚才的模样跟向我撒娇的弟弟一模一样而已。”
她居然拿他跟她弟弟比?
夜沧辰轻哼一声,颇为傲娇,“我跟你弟弟才不一样。”
“我倒觉得挺像。”韩墨卿笑着回道。
夜沧辰看着韩墨卿,神情极为认真,“至少有一点不一样。”
韩墨卿见他突然这般认真,倒有些好奇了:“哦?那是哪里不一样呢?”
夜沧辰眼里闪过一丝坏笑:“你弟弟至少不会对这样。”说着倾身上前,贴住韩墨卿的嘴。
韩墨卿被他突如其来的吻吓到,轻呼一声。
夜沧辰本只是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唇,韩墨卿轻呼时微张的唇却让他的舌头滑了进去。当两人的碰在一起时,不自禁的全身发出一身颤栗。夜沧辰像是发现新大路一般,他原来以为她的唇已经够甜够软的了,可是现在才发现,原来这才是他为什么总觉得不满足的原因。
韩墨卿则被这样的举动吓呆了,待自己反映过来时却已经沉迷在了他的攻击之下,她只觉得自己全身无力的任他索取。
夜沧辰的舌滑过她的唇里每一片地方,留下属于他的气息。
他舍不得放手,舍不得松口。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韩墨卿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时才被慢慢的放开。夜沧辰微喘的松开了她,与她额头贴着额头。
“原来是这样啊。”
听到他一副“原来如此”的语气,韩墨卿只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红的快要着火了。她推开夜沧辰扭开了头去:“你!”
夜沧辰见她这副模样以为她是生气了,还没来得及开心就有些担心,“卿儿,你是生气了吗?你……你为什么生气啊,你难道不觉得方才那样,其实很好吗?我,我觉得很不错呢。”
这个男人!在乱说什么呢,他的精明呢,他的聪明呢!
见韩墨卿还不说话,夜沧辰有些急了,“你,你真不喜欢啊。还是说,我太久了所以让你喘不过来气了?那以后我短一些?”
韩墨卿忙转过头来瞪视着夜沧辰,“不许说了!”
夜沧辰忙闭了嘴,看着面色潮红的韩墨卿一脸娇羞,只觉得这样的她美极了。只不过,她真不喜欢方才他那样做吗?
韩墨卿慢慢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看着夜沧辰小心翼翼的表情,她轻咳了一下,“我没有生气。”
“哦,那你是不喜欢我方才那样?”夜沧辰有些苦恼了,他肯定不会做她不喜欢的事情,但是他是真喜欢,他带着一丝的期翼,“一点点也不喜欢吗?很讨厌?”
看着他的眼神,韩墨卿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其实她还挺喜欢的,但是……但是她要怎么说啊?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听不到她的回答,夜沧辰很失落,“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
“也……也不是不喜欢。”韩墨卿有种想要自杀的感觉,她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算了,让她去死吧,这种羞到想要消失的感觉真的是太让人想逃了。
夜沧辰听到她这样说,甚是兴奋,“那就是喜欢了?”
韩墨卿声音从捂着脸的双手里透出来,“不要再问了。”
夜沧辰见她这般,突然心至福灵,他双手握着韩墨卿的手,将她的手从她的脸上移开,凑上前在她唇上轻啄了一口,“恩,我知道了,我不再问了。”
韩墨卿看着他认真的眼神,突然也倾身学着他轻啄了一下他的唇,然后起身。
只是刚起身夜沧辰将她的身子拥住,“你亲了我一下,我也要还给你。”
“明明是你先……唔……”
韩墨卿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再次被堵住。第二次的明显比上一次熟悉一些,至少两人分开的时候不是因为快要没办法呼吸。
夜沧辰将韩墨卿的拥在怀中,两人静静的相靠着,“卿儿,现在的局势还不稳定,待稳定了我便让皇兄为我们赐婚。”
韩墨卿轻轻点头,“恩,我知道的。”
为了爷爷,为了韩府,她现在便不能嫁与他。
夜沧辰轻轻的将人松开,然后从衣袖里拿出一样东西,“你的及竿生辰我没有赶上,对不起。不过我给你准备了生辰礼,前几天一直忙也没机会给你。”
韩墨卿好奇的接过,“这是什么?”说着刚准备拆开,夜沧辰伸手制止了她的动作,脸上露出一丝不好意思,“这是我第一次做,有些不好,你,你不要嫌弃。”
第一次做?韩墨卿有些惊讶,这东西是他自己做的?她更好奇这里面的东西了,“恩,不嫌弃。”
夜沧辰这才移开了手,韩墨卿低头打盒盖,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碧玉雕成的人。她好奇的拿起,说实话这碧玉刻的人除了清晰分明的身段,其它的还真看不出是个人。这脸上的五官,好吧,她看不出来是谁。但至少她肯定,不是她。
因为她看得出来,这是个男人。她转头看向夜沧辰:“这人是?”
夜沧辰听她这般问,脸上有一丝尴尬又有些不好意思, 他抬手抓了抓头掩示自己的表情,“是……是我。”
韩墨卿低头再次认真的看了看这碧玉雕的人,咳,那个,她最多敢只能看出……这刻的是个男子。
“娘亲说过,若是有一天我遇到了自己的心爱之人便将我最珍贵的东西送给她。可是我想了好久,我最珍贵的便是你。 但是我不能将你送给你,然后我想,我拥有权势、地位,那些也不是你所看中的。那么,我就将自己送给你吧。”夜沧辰看着韩墨卿:“我将我的人,我的心,我的命送给你,除了这些,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最珍贵的了。”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摸着手里看不出表情的玉雕,韩墨卿目不转睛的回视着他,他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渗到她的骨子里,融入她的血中。
“你喜欢吗?”夜沧辰略有些不安,“我其实刻了近百个,这个算是唯一能见人的了。我也算知道子言送给皇嫂生辰礼时的用心了,雕刻这件事还真不是简单的。”
他大概没发现,他在有些紧张的时候总会对她说很多的话。
韩墨卿看着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的夜沧辰,倾身靠近,在他的脸颊之上印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夜沧辰整个人僵住,错愕的回头看着韩墨卿。轻轻的一个吻,却让他觉得很近很近。
韩墨卿淡淡一笑:“我很喜欢,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辰礼。”
听到她的回答,心里的不安瞬间都消失了,夜沧辰也露出一个笑容,“你喜欢就好。”
上一章第210章 回去
下一章第212章 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