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忘记的曾经

“公主,真的是你吗?韩小姐所说的事情都是你做的吗?”戚无畏的声音在朝夕瑶身后传来。
朝夕瑶的声音一顿,她不敢回过头去,她不知道要怎么样面对身后那个相处了十年的夫君。其实她真正不知道怎么面对的是她自己犯下的错。
问了第三次的戚无畏都有得到回答,他却不放弃的出声问第四次,“公主,是你吗?那一次是你做的吗?”
“是!”朝夕瑶转身冲着戚无畏大声道:“没错,那一切都是我做的!”
“十年前,当我发现你是她的夫君后,我很伤心,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已经是别人的夫君了为什么上天还要让我遇到你,还要让我爱上你。我犹豫了,我让齐飞扬帮我隐瞒父皇跟太子哥哥。但是我不放心,这十年来没有一天我是安心的。我每一天都在害怕,害怕你会醒过来,会想起所有的一切。这十年来没有一天我不担心,夜公主会知道你的下落。我便派人来夜玺国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我想,总有一天她会放弃的,她会再嫁人的。”
“可是一年,两年,三年……”朝夕瑶苦涩一笑,“十年,她居然等了整整十年。她居然为你守身十年,她居然为了你拒绝了十年内所有想要求婚的男子。我更担心害怕了,我怕她会这么等下去,我害怕终有一天她的等待会等去我的一切。可是,如果她只是这么一直等着,我不会做任何事情的。对她的亏欠,对她的愧疚每一天都折磨着我,我不想伤害她的。”
“可是你依然伤害了,而且伤害的很彻底!”韩墨卿一想到那一天她们若是去了迟了,所有的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朝夕瑶瞪视着韩墨卿:“如果不是你帮她得到夜玺皇上的允许,春节过后去朝祥国找人,我不会怕的想要去伤害她的。我曾经想过,只要她死了,死了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她死了,我就不用担心她会找过来。她死了,就算有一天夫君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也不会抛弃我,只要她死了我就能好好的睡一天的安稳觉了。”
朝夕瑶的眼神里有着齐飞扬没看过的狠绝,他惊愕的看着这样的她,心被狠狠的纠痛。
朝夕瑶苦笑道:“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只能让齐飞扬想办法让她受伤,受什么伤都无所谓,只要让她不能出去找人。可是齐飞扬却回报说计划一次次的失败,她身边的侍卫也越来越多。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到,如果,如果她没了清白,她是不是不会再找夫君了,是不是就放手了发。 我越想越觉得会这样,她这样爱着夫君, 苦等十年,若是没了清白因为爱的深反而觉得没有那个资格再等夫君了。于是……”
“于是你便让齐飞扬想办法毁了夜先生的清白!”韩墨卿再也忍不住的上前,一手紧抓住朝夕瑶地衣襟:“你简直该死!”
朝夕瑶没想到韩墨卿会突然上前,更没想到她看着一副纤弱的模样却是那般的有力,“是,我知道我错了!可是我能怎么办,我将他留在身边这么多年,我不能忍受他离开!”
韩墨卿的脸慢慢的倾到朝夕瑶的面前,眼睛盯着她的眼睛,两人距离极近极近,她轻启薄唇,“不是你的,你耍再多的手段也留不住。”说完便将人狠狠的甩到了地上。
朝夕瑶整个被甩在了地上,她有些无助的看向戚无畏:“夫君……”
失望充斥着戚无畏的脸,“我从没想过你会做这些,我不敢相信你居然是这般的心狠的人。”
朝夕瑶不再哭泣也不再挣扎,只是无力的低头,其实她又何认识她自己呢。她变的连自己都不再认识了。一切都已经被发现了,“你们要杀要剐随便吧。”
她也曾想过有被发现的那么一天,但是真到了这一天,她居然感觉到从所未有的轻松。至少她不要再去编谎话去欺骗别人了,她也不用日夜担心夫君会知道她所做的一切。至于他的记忆会不会恢复,她想她也只能交给老天爷了。
“要怎么样处理你,这都跟我们无关。”一直未说话的夜沧辰道:“先呆在这里等皇姐醒来,自是按照她的意思。”
朝夕瑶轻轻一笑,“应该的。”
韩墨卿看向一边的戚无畏,“你要怎么想,怎么选择那都是你的自由,没人逼迫你。但是夜先生现在病重,我只希望你能去看她一眼。”周大夫说夜先生那是心病,心病还需心药医。谁都知道,这心药又是谁。
戚无畏看向朝夕瑶,今天一切对他来说都太突然了。怎么选择他没有想清楚,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想。
韩墨卿见状看着戚无畏道,“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有你的错。失忆并不能让你推脱所有的责任,即便你们没有成亲,一个女子等你十年你至少也该在她生病时去看一眼。”
戚无畏的犹豫让韩墨卿很是不满,这样的男人绝对配不是夜先生。就像沐影曾经说过的,做为一个男人不能给自己不喜欢的女子任何希望,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但却不代表在那个女子需要帮助时也发离的远远的。
对于别人的喜欢要心存感激,用善良的方式远离。你的确不欠他任何东西,但是要心存感激。
朝夕瑶回视着戚无畏,“夫君,你去吧,我在家里等你。”
该是她的终究会回来,该走的也终究会离开,她该承受的惩罚也应该承受。
戚无畏面色难分的看向夜沧辰,“我跟你们去看她。”
夜沧辰因为方才戚无畏的犹豫也很是不满,即使他现在没有任何的记忆但在知道这么多关于他以前的事情,关于朝祥公主做过的事情,他居然还会犹豫,皇姐这十年的等待根本就不值得。
夜沧辰转身离开,韩墨卿跟着离开,芍药见他们二人理都不理自己,吓的忙跪爬到韩墨卿的腿边拉住她的裙角:“韩小姐,韩小姐,你怎么能这样就走,奴婢,你答应了奴婢的。”
韩墨卿回头看了眼还跌坐在地上的朝祥国,“放心吧,你死不了的。”
她或许再也不能做公主身边的奴婢,但至少还能留下一条命,即使是听朝夕瑶吩咐做事,但是做错了事就必须受到惩罚。做不了锦衣玉锦的奴婢,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惩罚。
戚无畏看向朝夕瑶:“我去去就回来。”
看着跟夜沧辰二人身后离开的戚无畏,朝夕瑶盯着他的背景,心里无尽的失落和苦痛。
不能拉她一把吗?将她从冰冷的地上拉起,将她深渊解救出来,看着越来越远的戚无畏,她突然想,这十年来的担惊受怕,十年来的心机用尽,真的能留住这个男人吗?
一只手伸到了眼前,朝夕瑶愣愣的抬起头。
“公主,起来吧。”等着她的惩罚或许很严重,但是他却是一丝后悔也没有,“我会跟你一起接受惩罚的。”
看着面前的手,她好像想起了很多早已经不记得事情。
“飞扬,怎么办,父皇肯定要惩罚我了。”
“公主不要怕,飞扬陪着你。”
“飞扬,好讨厌啊,父皇让我罚抄书一百张!”
“公主没事,飞扬帮你一起抄。”
“飞扬,求求你,求求你,真的求求你,我好爱他,真的好爱他啊。求你不要告诉父皇跟太子哥哥真相,否则他们不会同意的。”
“公主……臣……遵命!”
下一章第208章 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