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忘就忘了吧

夜王府门口外,围着的人越来越多,议论声也渐渐的传来。
“那个不是长公主跟韩府的小姐吗?咦,站在他们对面的是谁啊?”
“好像是朝祥国来帮客的驸马跟公主呢。”
“啊,就是那个抢了我们夜玺国驸马的公主吗?”
“是啊是啊。”
……
韩墨卿冷眼看着周围围观的人,上前一部侧着身子挡住脸颊泪水还没有干的夜云岚的身子,“夜先生,有什么我们进府里再说吧。”
朝夕瑶也注意到他们的停留引起了围观,看热闹的也越来越多。
“夫君,我们进去再说吧。”
“恩,好的。”戚无畏点头应声。
韩墨卿扶着夜云岚走向夜王爷府,夜云岚的脑海里却不停的盘旋着朝夕瑶方才的声音。
夫君……
十年后,她依然是她,可是他却成为了别人的夫君。
当四个进了夜王府后,夜沧辰接到门房的通报也迎了过来。在看到双眼通红明显已经哭过的夜云岚后微微愣了下,随即走到她的身边,“皇姐。”
朝夕给与戚无畏看见夜沧辰互相道了个礼。
五人走进碳火烤的极暖的屋子里,戚无畏体贴的替朝夕瑶拿去她身上披着的披风。
夜云岚却忍不住的抬起双手抱了抱自己,“好冷啊。”
她的声音虽然低,但足以让在场的人都听到,除了戚无畏,其他三人皆知道,她冷的只是她的心,心冷了身子自然了是暖和不了的。
夜沧辰倒了杯热水递到夜云岚的面前,“皇姐,喝杯热水,暖一暖。”
夜云岚接过水,捧在手里暖着冰冷的手指,感受着杯壁传来的热度。
屋子里偶尔传来碳火烧裂声音,显的很是安静。
朝夕瑶看了几人一眼,终是开口说道,“他的记忆是从十年前开始的,十年前以前的他都忘了。当年的战争中,他受伤落下山涯,掉进涯下的溪边,然后顺着溪流一直流到了朝祥国的一个村落里,那里的人救了他,但是当时的他已经忘记了一切,忘记了自己叫什么,忘记了来自哪里,又是为企么会掉下去的。”
夜云岚捧着手里杯子,静静的听着,仿佛在听着另一个故事一般。
“后来……”朝夕瑶继续道,“后来,我随父皇出宫祭天,在路途中我们遇到了极大的雨,马车陷入了污泥之中怎么也拔不出来。而那个时候也刚好有劫匪出现,我们的情况很是糟糕。就在我的侍卫守不住马车,我要被攻击时,他就这么出现了……”
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种英雄救美的场景啊,夜云岚的脑海里不禁符现他们第一次的见面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小,小到刚刚有记忆。
她在皇宫里转悠了半天,找到一个被阳光照耀着的树下坐下,被太阳照的暖暖的,打开看着母后送她的书准备翻阅。只是刚看了一会儿就听到头顶传来一个声音,“喂,帮我去叫个人,我下不去了。”
他趾高气扬,宫里没人这么跟她说话,她反击:“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自己有本事上去就有本事自己跳下来啊。”
八九岁的孩子又哪里经得起激降,树上的他咬了咬牙,闭着眼睛就这么跳了下来。
很不幸的,树下的她被砸了个正着。
她哭了,他也哭了……
原以为是很久很久之间的事情,可是她却发现,她记的是那般的清楚。清楚到她甚至能记得,他是怎么砸到她的。
“后来,我们便相爱了,虽然他是一个没有身份,没有背景的人。但是他的才华,他的武功却是父皇看中的,他同意我们成亲。朝祥国的太子终身重病缠身,注意无法继承以后的朝祥国,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天下人也知道,十年前的战争,所有皇子以及皇族旁支的男子也基本都战死沙场,更知道父皇是有意为我们招驸马培养出朝祥国未来国主的。他虽然更希望能将国家交给自己的儿子,可是这样的心愿却无法被满足。而几位皇妹们的驸马虽然都是忠城之人,父皇却总有不满意的地方。”
“所以,你们都没有去调查一下他的身份背景吗?甚至这有可能会是你们朝祥国未来皇上的人都不调查一下吗?”韩墨卿提出了质疑。
朝夕瑶脸上泛起一丝苦涩:“自然是要查的,这样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查呢。只是派去的人是太子的贴身侍卫,那侍卫从小跟我们一起长大,跟我们的感情自然比一般的主仆深。在他去查之前,我便跟他讲,若是查出结果了便先告诉我。成亲前的一个月,他带回了消息,说他查出来了。那个时候我也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不叫朝戬,那只是捡了他的人给他取的名字,他真正的名字叫戚无畏,是夜玺国的驸马。”
“然后,我知道了夜公主之间的事情,也知道夜公主在苦苦的等待着他。我想,我应该告诉他真相,让他回夜玺国去发,让他做回以前。可是,我整整想了一年,我发现,我太爱他了,我根本无法放手。”朝夕瑶眼里全然的愧疚,“我一想到,今后的日子没有他发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最后下了一个决定,我让那个侍卫骗父皇,说他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
“父皇对那个侍卫的话坚信不移,一个月后,我们便成了亲。”朝夕瑶抬头看着夜云岚,含着泪水的眼里全是愧疚,“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太爱他了,我没办法放开他。这些年,我一直都很不安,我一边担心他会想起他以前的事情,一边又担心你会找到他。这十年,我没有一刻放下心来。当夜王爷找到我们说要请我们来夜玺国做客时,我便知道他认出了夫君,更知道我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可是,我又突然有种石头被拿开了的感觉,至少我不用再担心我一直隐瞒的事情被发现了。”
朝夕瑶转头看向一言不发的戚无畏,“我想,我应该告诉你真相,然后让你选择。”
“选择?”韩墨卿冷冷的开口,“这个选择你早该在十年前给他,而不是现在。”
“对不起,我知道我是个自私的女人,但是我真的离不开他。”朝夕瑶的眼眶微红。
朝墨卿却厌恶这样的嘴脸,不是所有做错的事情一个道歉就能解决的,也不是所有的错误都能被原谅。
一直没有说话的戚无畏出声道:“我从来不知道这些。”他看向一边好像已经变成石像的夜云岚,“我对你没有半点印象,我也不记得我们所谓的从前。”
夜云岚抬头看着戚无畏:“那你想记起来吗?”
她想问的也不过是这句话,她没有想过他是将她忘了所以才回不来,她没想到自己的十年是被偷走的十年。现在的他不是她的无畏,却又是她找回以前无畏的唯一办法。
戚无畏看向一边的朝夕瑶,脑子里这十年间的恩爱与甜蜜不停的闪过。再看向夜云岚,一片空白。
他们或许真的有过从前,但是他早已经不记得了。
“对不起,我想做现在的朝戬,至于忘记的就忘记吧,我也不想再记起来了。”戚无畏说。
夜云岚看着戚无畏,声音因情绪波动而沙哑,“即使……即使我们成过亲?即使我等了你整整十年?”
“我与夕瑶已经有了个孩子。”戚无畏说,“所以……对不起,我不能辜负他们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