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我不恨你了

“小姐,你还是吃一些吧,从昨天中午以后你便一直都没怎么吃。”雪阡看着仍是一动也没动的饭菜,担心的劝着。
韩墨卿手里一直紧握着昨日的发簪,突然抬头道:“雪阡,让沐影去查一查,他还在不在京城。”
虽然韩墨卿并没有说明这个他指的是谁,但雪阡还是知道是指的孙玉岩。
从昨天及竿礼之后那个彩虹风筝出现后,小姐就变的有些奇怪。而那个让她哭泣的发簪她也一直都握在手里,雪阡不禁怀疑,昨天那个彩虹风筝是不是跟孙玉岩有关,能让小姐那般失常的也只有他了。
“小姐,你想要见他?”雪阡不放心的问,她是真的不希望小姐再受任何伤害。
韩墨卿轩头看着雪阡,她眼里的担心是那般清晰,她是在担心自己呢,韩墨卿道,“我只是有句话想要跟他说,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雪阡女点头,“那奴婢这就去找沐影。”转身走了两步想了想回过头来,“小姐,奴婢从来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的。至于其它的事情奴婢都不在乎。”
看着头也不回的雪阡,韩墨卿转头看着桌面上未动过的饭菜。她拿起碗筷,开始用膳。
她终究还是让雪阡担心了。
当天的晚上,沐影便让冰夕带来了消息,已经找到了孙玉岩的落脚之处。若是她想见面,明日一早去玉林坊找他,他可以陪她一起前去。
“你去告诉沐影,让他明日在玉林坊等我。”
冰夕明白这就是要见面的意思。
“是。”
第二日一早,韩墨卿便来到了玉林坊,而沐影也早已经坐在屋里等着她。
见她来后指了指对面的位置,“我们聊聊。”
韩墨卿并没有坐下:“我找他只是想跟他说句话罢了。”
“昨天那个彩虹风筝是他送的?”
韩墨卿点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你放心,你担心的事情永远都不会发生。不管他现在做什么都无法掩盖他曾经犯下的错,我不会那么糊涂的。他以后的人生跟我的注定没有相交。”
沐影睁着她看了半晌,然后起身:“走吧,带你去看他。”
韩墨卿与沐影坐着马车来到京城外的百里村,马车在最角落里的一个房间外停下。
“刚才我们的人说,他就在里面,去吧。”
韩墨卿下了马车,看着紧闭的门,抬起了手却是迟迟也敲不下去。马车里的沐影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却并不打算上前帮忙。她与孙玉岩之间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插手,也插不了手。
韩墨卿放下手,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门。她想要见他一面,想要跟他说那句话,但是她却发现面对他根本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吱呀”
门从里面打开,孙玉岩一开门发现外面的韩墨卿,手里的包裹应声而落。
韩墨卿盯着地上的包裹,他这是要离开了?
孙玉岩忙将包裹捡起,“你……我,我准备走了。”待对上韩墨卿的眼神后,他又忙解释道,“不,不是要逃。要准备回边疆去,毕竟想要做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了。”后面的话越说越低。
眼前的孙玉岩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玉树临风,他一身粗麻布衣,衣服上甚至还破着洞。
可是这样的孙玉岩也没有了以往让她厌恶的气息。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孙玉岩见她一言不发,干咳了一声道,“在那里我想了很多很多,也记起了很多事情。每天白天累的什么都想不起来,可是一到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脑子却比任何时间都要清醒。以前的事情也慢慢的变的清晰起来。我记起了你那时候问我的问题,记起了在樱花树下我们所说的话,你前日……穿的是你娘及竿时所穿的衣服吧。”
韩墨卿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
孙玉岩扯出一个笑容,“那就好,那就好。”
韩墨卿仍是没有说话,孙玉岩有些尴尬,想了想又道:“卿……卿儿……”叫出口他才发现,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叫了,这样陌生而又熟悉的称呼这个时候叫出来却让他有说不出的愧疚感。
“这大概是我们此生的最后一面了,我知道你心里恨我,怨我,我也知道跟你说再多的对不起也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声,对不起。如果……如果有来生,如果你……你还愿意做我的女儿。我一定会做一个好父亲的,我也会做一个好夫君,好好的对你,对你娘。”
韩墨卿仍是什么话也有说,这样的孙玉岩对她来说太过陌生了。她脑海里,记忆里的孙玉岩是狰狞的,是卑鄙的,是无耻的。而不是眼前这个满眼愧疚,满嘴道歉的人。
孙玉岩等了良久也没有等到韩墨卿开口,知道她是半点也不愿意跟他说话。
他很是失落却也没办法要求,他抱紧了只有几件换洗衣物的包裹:“我,我走了。”
说着提步离开,他走的极慢极慢,他奢求着她能开口跟他说上一名话,哪怕是骂他也无防。
“我来……”一直未开口的韩墨卿终于开了口中。
孙玉岩忙转身,期待的看着韩墨卿的背影,无论她说什么,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会在意的,只要她说话就行了。
韩墨卿知道他定然在看着自己,她也并未转身,“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不恨你了。”
孙玉岩整个人如被定了身一般,动也不动。
下一刻,泪水控制不住的涌出,他整个人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瞬间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他半点也没有克制住自己的哭声,年过四十的男子像个孩子一般,瘫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韩墨卿听着身后撕心一般的哭声却是半点也哭不出来了,或许是因为前天她已经哭尽了的原因罢。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的哭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韩墨卿出声道,“我不恨你了,但是这一辈子我还是无法原谅你。因为是你亲手杀死了娘亲,杀死了那个爱我的爹,这样的杀父杀母之仇,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只不过,这样的仇我也不想报了,因为这一辈子我都无法改变你是我爹的选择。”
孙玉岩瞪大眼睛看着韩墨卿的背影,她还承认吗?承认他是她的爹。
韩墨卿慢慢的转过身来,盯着孙玉岩:“爹,这一生,我们的父女情便只到如此了。我可以不恨你但是却无法原谅你,我们之间也只能各居一方,各自活着。”
孙玉岩红肿的眼睛里还带着泪水,但是嘴角已经露出了笑容。
够了,一切已经都够了。有了这一声爹,他已经什么都没有要的了。
孙玉岩起身,双手拍干净身上的泥土,捡起地上的包裹:“卿儿,我走了,你保重。”
他转身离去,这一次他的腰杆挺的很直,他不是落荒而逃。那里不再是他的地狱而是归属。
韩墨卿目送着他离开,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到看不见。
沐影走到韩墨卿的面前,向她伸出了手,“墨卿,我们回去吧。”
她突然想起,五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候情景,那个时候,是她向他伸出了手。
他说是她救赎了他。今日他向自己伸出了手,然而她已经不需要救赎了。
她伸出手放在他的手里,感受着他手里传来的温暖:“沐影,这一次,我是真的放下了。”
沐影握住韩墨卿的手,感觉到同样的温暖,“我知道。”
上一章第191章 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