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跟踪

这一夜,韩墨卿睡的极不安稳,那个缠了她十多年的梦又出现了。
梦里,她无助的躲在角落,眼睁睁的看着面部狰狞的孙玉岩紧紧的掐住了娘亲的脖子,看着娘亲绝望、悲痛,怨恨的表情,看着娘亲流着泪的眼睛慢慢的闭上,看着娘亲的身子慢慢的倒在上地,看着孙玉岩因此而露出可怕的笑容。
躲在角落的她却什么也不能做,甚至连哭的声音都不能太高。孙玉岩慢慢的将娘亲的尸体拖到床上,然后若无其事的离开。她从角落里起来,她用尽全身力气的摇晃着那个还带着体温却永远也醒不过来的人。
突然,门被打开。她惊恐的回头,孙玉岩狰狞的表情出现在眼前。
她害怕往后退缩,他一步步的上前。直到退无可退,她瞪大着眼睛,乞求他的手下留情。
一双大手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她感觉到窒息的痛苦。
“啊!”
韩墨卿猛然惊醒坐起,满头大汗的她才发现这是梦。她静静的坐着,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
又开始做梦了,一切又要重新开始了吗?她不是早该习惯的吗,为何现在却突然觉得有些厌倦。她曾经幻想过或许有一天,孙玉岩会后悔辜负了娘亲,或许有一天他会愧疚对她的残忍。但是她等了一年又一年,只等来了他越来越多的算计。
后来,她是真的等累了,她不想再等了。
她想,她终究是得不到她想要的。她也不再期待那些虚无的。
月光下慢慢的出现一个人影,沉思中的韩墨卿慢慢的回过神来,才发现来人:“辰?!”
夜沧辰走到床边,“怎么还没睡,在想什么呢想的这般认真,我来了有一会了。”
韩墨卿摇头:“没什么,做了个恶梦而已。你怎么来了,不是说皇后要留你夜宿吗?”
“明早就要走了,我还是想来再看你一眼。”看着韩墨卿眼里有些异常的软弱,夜沧辰有些不放心,“卿儿,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韩墨卿看着夜沧辰,她曾经跟他说过不会对他说谎,“恩,不过你放心是我能解决的事情。”若是告诉他孙玉岩回来了,他只怕走都走的不安心。
夜沧辰听她这般说便知道她不想让他知道,“真的能解决吗?”
“相信我,好吗?”
夜沧辰看了她半晌,终是点了点头,“恩。”
外面传来打更声,夜沧辰道,“我要走了,直接去城外出发。卿儿,虽然成岳跟凌崎与我一起去了,但你若有什么事直接去夜王府找管家。我已经交待过了,若能帮上的他会安排的。”
“放心吧,我会等你回来的。”在京城里她又能有什么危险呢。
夜沧辰略不舍的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那我走了。”说着抽手而去。
韩墨卿忙追握上,“辰!”
“恩?”夜沧辰反握住。
“早点回来。”
“恩。”
屋子里只剩下韩墨卿一个人,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这算是第一次分别,原来这就是分别与思念的感觉。她微叹了口气,真不好受呢。
第二日韩墨卿刚醒来,守在外面的雪阡就说南府派了人过来。
这么早南府就派人过来了?难不成又是凌先生出了什么事?只是若真是如此,昨天沐影来也没听他说起啊。
韩墨卿让雪阡将人请了进来,来人是个机灵的丫头,眉眼微微向上扬,带着盈盈笑意,让人看着很是喜欢。
“奴婢笑笑见过韩小姐。”
笑笑,还真是人如其名:“起来吧。”
“谢韩小姐。”笑笑起身后规距的站着。
韩墨卿问道,“是凌先生让你过来的吗?是有何事吗?”
笑笑仍是一脸的笑意,“是爷让奴婢过来的,让奴婢给韩小姐报个喜。”
“报喜?”韩墨卿有些疑惑:“什么喜事?”
这一问,笑笑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夫人有喜了。”
有喜了!
韩墨卿一脸的惊喜,“你是说,凌先生有喜了?”
笑笑用力的点头,“是昨日晚间的时候周大夫诊出来的,只是月份还浅还未足一个月。虽说三月不报喜,但是夫人说这件事必须要告诉韩小姐。若是没有你的帮忙便不会有现在的好事。”
原本让周大夫帮忙也不过是想还南将军在青城的一份人情,但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便就能有喜了。她更没想到的,自己在知道这个消息后会这般的开心。
笑笑又接着道,“韩小姐,夫人还让奴婢转告,说谢谢你。”
韩墨卿摇头,“你回去告诉你家夫人,就不必谢。改天我一定去看他。”
笑笑点头, “是。”
待笑笑离开后,韩墨卿还是忍不住的对着身边的雪阡道,“雪阡,凌先生有喜了。”
雪阡也开心道,“是呀,真是太好了。”
“刚好今日没什么事情,我去买些礼物改天送过去。”这是近日来最大的一件喜事了。
“恩,那奴婢现在去安排马车。”
韩墨卿从心底里为凌心悠感觉到开心,她知道她为了这个孩子吃了多少的苦,这又是她盼了多少年才盼来的。夜先生这个时候也应该知道这个消息了吧,比起她,只怕夜先生更是欣喜若狂吧。
原来,真的会因为别人的幸福而感觉到快乐。至少她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真的从心里开心。
韩墨卿跟夜老相爷说了以后便坐上马车出了相爷府。
雪阡将韩墨卿扶上马车后,下意识的看了眼离相爷府不远处的柳树下的马车,这马车好像昨天晚上也停在那里,怎么现在还在?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雪阡?”
“恩,来了。”或许是她自己想多了吧,雪阡应着声上了马车。
韩墨卿越是想要挑到一个如意的礼物便越不知道该买什么,几乎逛遍了整个东城都没有挑到让她觉得满意的。
“我们去西城看看。”想着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做的,不如花时间好好的挑挑礼物。雪阡见韩墨卿这么高的兴致自然也不会阻拦,“是。”
马车里,韩墨卿在心里对比着方才看到的东西,想着若是再找不到合意的便在里面挑出一样也是可以的。
“小姐,后面的那个马车从我们出了韩府便一直跟着,刚开始奴婢以为只是巧合。但是发现从东城也一路跟着,直到现在还在跟着,有点奇怪。”雪阡边说边掀起马车窗帘的一小角。
韩墨卿看见后面跟着一个普通的马车,马车外坐着的马车一身麻布粗衣,头戴着一顶草帽遮住了容貌,“从我们出了韩府便一直跟着了?”
雪阡很是肯定的点头,“恩,是的,奴婢很肯定。”
韩墨卿想着昨日沐影说的事情,孙玉岩回京城了。那么身后跟着的人跟他有没有关系?
“让马夫先绕着西城转转。”
韩墨卿看着身后的马车,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却真的是在跟踪。西城绕了一圈,他还在身后。
“停车。”韩墨卿对着外面的马夫吩咐道。
马车缓缓的停下,韩墨卿走下马车立在马车边,看着身后不远处的那个马车。
不论是不是他,这般的跟踪她都是无法无视的。
韩墨卿慢慢的向马车的方向直直的走了过去,是他吧,心底里有着这样的一个声音,是那么的肯定。
而远处马车上的人似乎也发现了韩墨卿的用意,带着草帽的头压的更低了。随着越来越靠近的韩墨卿,他显的越来越惊慌。
韩墨卿的步伐却没有半点的停留,继续前进着。
上一章第185章 怎么办
下一章第187章 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