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怎么办

韩墨卿点头不语,她下意识的抓着夜沧辰的衣襟。
看到这般的韩墨卿,夜沧辰很是心疼,“卿儿……”
“我没关系。”韩墨卿抬头看着他,“真的。”
她倔强而又固执的说着没事,眼眶却红了一圈,夜沧辰将人再次拥入怀中:“我一定会平安的,早一点的回来。你的及竿生辰我虽然来不及了,但是你以后的每一个生辰我一定都会在你的身边。”
韩墨卿默默的点头,她愿意相信他的第一个承诺。
两人就这般静静的呆着,直到天色渐暗。夜沧辰才依依不舍的将人送回韩府,因为是正大光明的送到韩府的,夜沧辰也顺便拜见了一下韩老相爷发,原本还想着厚脸皮的留下来用个晚膳,哪里知道话还没说两句,凌崎就派人过来说,宫中派人去了夜王府召他入宫。他只好匆匆的拜别。
&
“小姐,小姐,小姐……”
雪阡连叫了三声,韩墨卿才回过神来,“恩,什么?”
“小姐,是不是今日的早膳不合口味?奴婢见你都不怎么吃的。”至从昨日出去游完湖,小姐回来后就有些心神不宁,是因为夜王爷要去朝祥国的原因?
韩墨卿看了一眼满桌子的菜却是半点胃口也没有,她放下碗筷叹了口气,“都撤下去吧,不吃了。”
“小姐一点也没用呢,再吃一些吧。”
韩墨卿摇头,“撤了吧,没胃口吃不下去。”
韩墨卿这般说雪阡也无法,只好将饭菜都撤了下去。韩墨卿拿着本医书来到院中的树下,默默的看了起来。只是还未看两行思绪已经慢慢的飘远。他,此时应该在皇宫里吧,只是不知道在做什么。
韩墨卿微叹了口气,这般的自己已经不像她了。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也会如此的……软弱。
“小姐,沐影来了。”雪阡快步走了过来。
沐影?平时他若是有什么事情找自己都会让冰夕来通知,然后他们再约时间见面商议,这次怎么突然就来了,难道是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情?
“他是从正门还是后门?”
“后门。”
“你将她带过来去我的房间,小心些别让任何人看到。”难道是真的出了什么大事?
交待完后,韩墨卿便回到了屋里等着。不过一会儿,雪阡就已经领着沐影走了进来。
“雪阡,你去外面守着。”
“是。”雪阡忙走了出去,其实这种情况不是她守着她也不放心,若是让人发现小姐的房间里有个男子,这事若是传出去,外人才不管什么事实,只道小姐那不洁不规距之人。
待门被关上,韩墨卿才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居然都过来了,还是在这个时候,到晚上都等不及了?”
沐影脸色甚是凝重:“等不及,主子,这件事太过重大,所以我必须现在过来告诉你,让你做好准备。”
见沐影这般慎重,韩墨卿问,“到底是什么事?”
“孙玉岩在京城。”沐影发开口。
“什么!?”惊讶已经不足以形容韩墨卿此时的表情,对她来说,这人个好像已经走出了她的生命一般。现在却突然告诉她,他回来了,在京城?
沐影道:“是我们在京城外的眼线发现的,前两天发现他在京城外徘徊,昨天进了城。他们怕跟的太紧会被发现,只敢远远的跟着。一方面也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他在京城外百里村那里租了个屋子,落了脚,好似要长留。”
若说不震惊那是不可能的,“他不是该在边疆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京城里?沐影,他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沐影看着韩墨卿,点了点头,“他此次回来只怕并不简单,若是被人发现他偷偷回京城便是死罪,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他冒死回京呢?”
“复仇。”韩墨卿回视沐影,“沐影,能让他冒死回京只有一个可能,他要给自己报仇,他恨透了我,他想要杀了我。”
沐影静静的看着韩墨卿,他想要安慰却无从说起。再没有比自己的父亲想要杀死自己更让人伤心的事了:“主子……”
“没事。”韩墨卿抬头看着沐影,“既然他回来了,那便回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以前不也是如此。”
“我来就是想提醒你不心一些,现在的情况毕竟他在暗,我们在明。”
韩墨卿不在意道,“也不必太担心,现在的他只有一个人。”
沐影的表情却没有那么轻松,“主子,你要知道,他在韩府的眼线我们并不能保证百分百的拔掉了。一个孙玉岩的确不可怕,但是在躲在暗处的眼线才是我们应该小心的。”
良久,韩墨卿才缓缓的抬头看着沐影:“沐影,我杀过人。”
沐影略惊讶的抬头看着韩墨卿,这件事他知道,这也是他最遗憾的一件事,他没能好好的保护好她:“我跟你说过,忘记那件事。”
“我以前想过,杀掉孙玉岩。就像他亲手杀死娘亲一般,我亲手杀死他。但是后来我改变主意了,只是沐影,我跟他之间好像真的只能你死我亡。但是,我不想死。”是的,她不想死。
沐影道,“我不会让你死,我会替你杀他。”他不会再让她被迫的去杀人,他不要再让她连夜恶梦 。
“我不在乎再杀一个人的。”
她怎么可能不在乎,若真不在乎她怎么会连续一年恶梦,怎么可能看到人血就恶心到吐,“对不起。”
若是那一次,他早一些到,那个人就不会死在她的手里,她就不会这般痛苦。
韩墨卿轻轻摇头,“事情已经过去了,不重要了。”她苦涩一笑:“我只是在想,若是我杀了他会不会遭受到所谓的天谴,天打雷劈吗?”
“墨卿……”
“每次你叫我墨卿的时候都带着这样的眼神,沐影,我没事。我只是想……”韩墨卿顿了下道,“我只是想,为何我跟他之间从来都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为何我跟他从来都是,你死我活。为何……”为何,他不能像娘亲还在的时候,那般的疼爱她,即使只是假相。
沐影回答不了她这样的问题,因为无解。
屋子里一片死寂,直到半柱香后,韩墨卿才道:“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恩。”这件事或许真的只是一个人的死能结束,而他不会让墨卿死:“主子,不管你愿不愿意,你们之间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这一次,他回来必然是做好一死的决心,所以你必须要小心,也不能心软。”
“心软?”韩墨卿回视冷笑,“沐影,你觉得我会吗?”
若是不会,他又怎么可能活到今天呢。若是不会,安排在城外的艾怜又是怎么回事?
沐影这般想着却是什么也没有说,“不会自然是好的,好的,我也要回去了。有什么消息我再让冰夕带给你吧。”
韩墨卿点了点头,沐影离开后韩墨卿便去了祠堂。
“娘亲,他回来了。”韩墨卿仿佛在诉说着心里的委屈,“娘亲,若是我真的杀了他,你会不会生气?还是会开心?你一定不会开心吧,你曾经那般的爱他,你那么善良。”
善良到相信所有人都是好人,爱到深信不疑。
“娘亲,若真的有那么一天,我该怎么办?”杀了他吗?韩墨卿觉得从未有过的无助,她曾经想,就这样吧,各在一方,彼此安静的活着就很好了。只是,这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娘亲,我该怎么办?”
上一章第184章 不舍
下一章第186章 跟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