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门当户对

韩墨卿与裴雨凝几人坐在小舟之上,虽说初冬已经有些寒气,但好在今日高照的艳阳带来了一丝丝暖意。
裴浩天随后扔个花生粒用嘴接住,感叹道:“最近一直忙着要考核都没有好好的玩了,娘亲每天就知道让我读书读书,真是要累死个人了。”
裴雨凝见他一副烦燥模样笑道,“那你还偷偷出来跟我们游湖,若是被发现了你保证会被说的很惨的。”
裴浩天冲着裴雨凝翻了个白眼,“你不说,我不说,娘哪里会知道。你都不知道,她非要我争个书院前十甲,也不想想我是那块料吗?除非把书都吃下去,否则就是看个十年也是不可能的。”
卓越被他说的话逗的笑出了声。
韩墨卿也笑着点头,“恩,你还是有这样的自知之明的。”
裴浩天甚是不服的看向韩墨卿:“喂,韩墨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吗?”
“这跟瞧不起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你自己不也是这般想。”跟着裴浩天相处久了也会明白,他就是一个小孩,有什么说什么,想到什么做什么,跟他在一起倒很舒服,因为他太过简单,“我可不会跟我瞧不起的人交朋友。”
裴浩天当下也点点头,“说的也是,你才不是那种到处交朋友的人。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朋友嘛,几个真心的就好了,那么多还没时间陪呢。”
韩墨卿淡淡一笑,是呀,朋友嘛,几个真心的就好了。
卓越看着韩墨卿的嫣然一笑,提议道,“韩小姐,可有兴趣下一盘棋?”
韩墨卿对下棋其实是真的没什么兴趣,不仅仅是因为棋艺不会,只是单纯的不喜欢。但是看着他眼里的邀请之意,她倒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那便下吧。”
二人便坐下来准备下棋,裴浩天跟裴雨凝见二人准备下棋,便商议着出去看看风景。
其实跟韩墨卿下棋想要赢她也并不难,因为她只是单纯的靠记忆的模仿,这样一来只要自己先设好套,待她学着一起下套的时候,将这个套反过去就行了。而以她的棋艺定然是不会的。
“韩小姐,你琴书画之艺都那么高,怎么独的琴没有精通。”卓越试着想要了解她,在她的眼里他或许还只是裴雨凝的表哥这样的身份吧。
“不喜欢吧,我不怎么喜欢下棋,便也没有认真的学习。”其实更多的大概是因为沐影吧,她所有的东西都是他教的,不是他教的也是他找的先生教的。但是对于下棋,他最是不喜欢,找的先生教她的时候他也是在一旁打磕睡发。算是潜磨易化吗?她对棋也是兴趣缺缺,有时候学着学着便也会打磕睡,他见了也不强求。
卓越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他是喜欢下棋的,以前能与她多聊些却不知,她并不喜欢。
“原是如此。”
“恩。”
这一问一答后也没有了下文,二人你一子我一子的下棋。卓越有意想要与韩墨卿多聊了一些却发现他好像说什么都是无意义的,不知道为何感觉靠近她是那般困难的一件事情。
他想,他们现在算是朋友。但当他想要跨越朋友这一层关系的时候却已经无路可走。
韩墨卿看着棋盘,自己已经没有放白子的地方,然而棋局还没有分出胜负。这明显是卓越在让着她了,“出去吹吹风吧,若只是呆在船舱里那跟呆在府里也没什么区别了。”
卓越收拾起棋盘,“恩,好的。”
看着先走出船舱的卓越感觉到一些挫败感,他该做些什么才能离她更近一些呢。
韩墨卿走到甲板上便看到裴雨凝坐在船边,双腿回来荡着,脸上扬着笑容,看起来其极的开心。而裴浩天则在她身后站着,一边跟她闲聊着一边看着四周。他是怕船碰到什么若是晃动雨凝会不小心掉下去吧,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的姐姐,突然间她有些羡慕。她忍不住的去想,若是等子歌、子莹长大了后,他们会不会这般的对她?
韩墨卿忍不住自嘲一笑,不是说不再期待这些所谓的亲情吗?怎么又开始了。
“墨卿,你出来啦。快过来,虽然风有点凉但是太阳晒着还是很暖和的。”裴雨凝很是热情的拍拍身边的位置。
韩墨卿摇摇头:“不用了,我在这里也是一样的。”
裴雨凝虽然觉得的有些可惜但也不再邀请,“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对了。韩墨卿听说你的十五岁及竿生辰快到了?还有多少天啊,我要盘算盘算给你送什么生辰礼。”
“还有二十八天。”若是可以她宁愿不这么快及竿,及竿后爷爷必然要开始为她张看亲事了,他也不会同意他跟夜王爷的。
“二十八天?这么快!”裴雨凝惊哀道:“这么短的日子让我怎么去准备礼物啊。”
“那就看你自己了。”韩墨卿笑道,
裴浩天有些不服气的看着韩墨卿:“不公平,我们都已经过了及竿,你已经送不了礼物了。若是春天我们就认识,我还能收个礼物呢。”他跟她可是同岁,只可惜生日大她那么多。
韩墨卿听他这话,忍不住笑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只能说当时的的我们缘份还未到。至于及竿礼这种东西,就劳你们费心了。”
裴浩天哼了一声:“别人都只会说,不必在意,能收到礼物就已经很开心了,偏偏你还劳我们费心了。”
韩墨卿看着裴浩天道:“若是你希望我那般说也是无碍的,只不过那是别人了。”
裴浩天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朋友之间若是说那般只能说关系不到。他其实心里是开心韩墨卿将他们当作朋友的,只是嘴里又总是说不出来这样的话,“哼,说出来的话再改也改不回去了,我们已经知道了你的不客气发。”
韩墨卿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个别扭的孩子。
只是这句话若是被沐影听到,他必然要说了,她其实不过是个年龄比别人还小的孩子。
“咦,那个人是不是夜王爷?”
裴雨凝的一句话引的几人都抬起头,果真看见远处缓缓的行过来一艘船,甲板上站着三人。
那确实是他,虽然这距离还未看得清脸,但是她已经能肯定,那确实是他。
他这几日不是一直忙着安排手边的事情,然后去朝祥国吗?怎么今日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出来游湖了。他身后的两个不用猜,也知道是白成岳跟凌崎两人了。
而那艘船正向他们这边靠过来,裴浩天微弯身将手递给裴雨凝,“姐,起来吧。”
“恩。”裴雨凝站起了身。
而此时收拾好的棋盘的卓越也走了出来,手里拿着韩墨卿的披风,走到她的身边道,“韩小姐,虽然艳阳高照但是风还是挺冷的,你还是穿上披风吧,若是冻着了便不好了。”
韩墨卿接过披风,“谢谢。”刚才只想着快点出来透口气,赶走因为下棋而生出的困意,倒忘了拿披风了。
夜沧辰背手而立,看着不远处的递给韩墨卿披风的卓越,眸色微微暗了些,“看来还有事情忘了交待。”
白成岳与凌崎自然也看到了对面船上的卓越,表示赞同的点头,“而且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凌崎道,“狼啊,这狼要好好的栅栏外面啊。我可是听说,韩老相爷对于这匹狼可是很中意呢。其实以他的身份,入赘到韩相爷府当真是门当户对呢。”
下一章第184章 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