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男女之情的拥抱

这般的距离让韩墨卿四肢突然有种僵直感也动不了,她的眼睛甚至不敢去看夜沧辰。
夜沧辰却突然一手挑起她的下腭,韩墨卿震惊于他的动作,下一刻却看到了他双眼里的怒意,“你到底明白了什么?”
明白了什么?韩墨卿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方才说了什么也早已经忘了。她努力的回想着,她是说了什么?不过又有些疑惑她不管说了什么,好像也没有什么话会让他这般生气吧。
韩墨卿呆呆的看着夜沧辰,所以,他是因为什么生气了?
夜沧辰看着韩墨卿呆呆的表情,心里的怒气又多了些,“该明白的事情你从来没有明白过。”
韩墨卿是真的不懂了,所以他到底是在气什么,他想让她明白的又是什么?
夜沧辰看着她眼里满满的疑惑只觉得自己才是可笑的那个人,罢了,在意的只是自己而已。他叹了口气后放下挑起她下腭手,退后一步:“罢了。”随后又转身走路。
这是什么意思?这又算什么!?
韩墨卿突然也有些生气,对于他轻易影响到自己却又轻易的离开,她微怒道,“臣女若是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夜王爷自然可以指出来,这般做为实在是让人觉得莫名奇妙。臣女……”
夜沧辰却因为她的这句话更生气了,他回头盯着韩墨卿,眼里的怒意更甚,“做错了什么!对你来说,你什么也没有做错,我这做为也确实莫名其妙。”
这话是什么意思!韩墨卿只觉得更糊涂了,也不禁生起气来,有什么话就不能说的清楚一些吗?
“你用自己去跟裴小姐交换做人质,因为你自己知道那几个黑衣人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你一点也不担心。但是我不知道!所以我会担心你的危险,我是知道你有武功,但是我不知道你的武功到底高到什么样的程度,是不是那几个人的对手。看到那匕首落在你脖子上的一刻,我甚至忍不住想要上前杀人!可是这些你都不明白,你也不会明白。因为你不在意,你不在意我是否会担心!我是生气,我气你随意换下裴小姐,可是我更气自己对你的不了解。”夜沧辰紧紧的盯着韩墨卿,“但是这些你都不明白。”
这是韩墨卿第一次听夜沧辰说这么多的话,也是第一次见他情绪这般外露。甚至在他向自己表露心意的时候除了有些坚定外还是那般冷冷的模样,但是现在的他,却是那般的生气。
夜沧辰见韩墨卿一言不发,想要再说些什么,最后想了想也只道了一句,“就算你武功再高,也不要再这样冲动的将自己陷于危险之中了。有我在的时候,都交给我就行了。”说完以后,夜沧辰便转身:“回去吧,皇姐那里定然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夜沧辰刚走两步,突然感觉到衣袖被拉住,他不解回头。
她想,她应该试着往前走一步的,至少这一刻,她坚信这个男人是值得她往前走的。只是,突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表明自己的心意,沐影并没有教她这些。
夜沧辰的心起伏不定,对于韩墨卿突然拉住她,他心里隐隐的有些期待,但是前几次的事情让他又不敢期待太多。在她的面前,他会小心翼翼,会胆颤心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韩墨卿自己也有些急了,她该怎么告诉他。她或许也有些在意他,她愿意试着走向他。
夜沧辰等了又等都等不到她开口,突然就有些受伤了,“韩小姐,我们先回去吧。”
韩墨卿握着他衣袖的手又用了些力气,夜沧辰感觉到她的力道,微微叹了口气,“你到底想说什么?”
听到他语气里的无奈跟失落,韩墨卿突然有些心疼他,着急抬头道,“我跟沐影之间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对我来说,他是亲人,最重要的存在,但没有男女之情。”
听到她这样说,夜沧辰突然就紧张了,目不转睛的盯着韩墨卿的双眼,她是那样的意思吗?
“那一晚,我看到了你跟他很亲近,他抱了你。”夜沧辰的声音变的有的沙哑,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要说这样一句话,但是他想他是贪婪的,他想要更多的解释,证明她跟沐影之间真的没有什么。
“我十岁那年就认识沐影了,之后的五年都是他陪着我,教我。对我来说,他甚至是父亲一样的存在。那样的拥抱并没有任何男女之意。”
其实对于沐影来说,男女大防这种东西是没有的,毕竟在他那个世界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只是他这种无意识的想法也在不知不觉中传给了韩墨卿,最重要的是,两人都不自知。
夜沧辰看着韩墨卿,他想,他是相信她的。相信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所以,我可以对你有所期待吗?”
韩墨卿有些犹豫,夜沧辰见状有些失落,“即使你们不是那种感情,我也不能有所期待是吗?”
“不是。”韩墨卿道:“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我说过了,我所学到的都是沐影教的,但是他没有教我怎么回应这样的感情。”
夜沧辰闻言明白了重点,他双手握住韩墨卿的双肩,四目相对,“那么,我只问你一句,你想回应吗?”
这一次,韩墨卿没有犹豫的点头。
对夜沧辰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点头更值得开心的了。她只是不知道怎么回应,但是她想回应。这代表她是在意自己的。以她的性格,若是不在意为何要烦恼怎么回应他的感情呢。
夜沧辰是狂喜的,“你不必烦恼怎么回应,你只要接受我所做的一切就行,只要不拒绝我。我也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对你好你才不会讨厌,更不知道要怎么做你才会对我也在乎,所以,只要你愿意接受就好了。”
韩墨卿看到这般开心的他,有些不确定道,“你……确定你能一直这样?”她想,她是能确定自己的,所以她才会害怕靠近。
夜沧辰认真的点头,“你是我第一个想要保护的女子,也是最后一个。”
“我……”韩墨卿犹豫了片刻道,“今日蒋小姐给你独舞的时候,我不开心。”
夜沧辰闻言,先是愣了愣,接着开心的笑了起来。
韩墨卿见他笑的这么开心,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莫名的羞意在心里,她转头躲避着夜沧辰的双眼。
夜沧辰却调皮的追着她的目光,韩墨卿恼羞成怒:“喂,你!”
夜沧辰却抓起她的手,轻轻的放在他的心口处,“这里从来都没有人进去过,但是现在住着一个人,一个叫韩墨卿的人。这辈子也只有她能住在这里面了,至于其它的女子,我都不会在意。”
他说的这般认真,沐影曾经说过,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的话,更不要相信一个对你有所图的男人的话。但是,她想要相信这个男子的话,相信这个愿意用生命保护她,坦城而对她的男子。
“我……”韩墨卿想了想道,“关于我的一切,我愿意慢慢的都告诉你。”
够了,有这样的一句话夜沧辰觉得一切都够了。她的心对每个人锁的那般的紧却愿意告诉她,她的一切。
看着不说话的夜沧辰,韩墨卿在犹豫,自己是不是说的太少了?但是她却不知道该说哪些。
夜沧辰却突然将人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这一个,是男女之情的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