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献舞

韩墨卿将手里的苹果递给夜子泽,“那就麻烦太子殿下站到百米以外去了。”
而此时夜云岚派去的个下也将准备好的弓箭交到了韩墨卿的手中。韩墨卿接过后道了声谢谢便拉弓试了试强度。随后走到距离夜子泽百米外的直线位置站着,紧接着掏出一方丝帕蒙上自己的眼睛。
夜子泽看着与韩墨卿之间的距离突然很后悔应下了这件事情,即使她信心满满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若是她真的失误了那他定然会受伤的。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就算再后悔也只能硬着头皮了。
只见蒙面的韩墨卿从一边拿起一只长箭迅速搭上,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箭已经离弦直直的向夜子泽射过去。看到箭飞过的那一刹那夜子泽几乎想跑,但他也知道若是跑了,那他便颜面尽失了。
只是那箭并未射到夜子泽头顶上的苹果,而是稳稳的擦着他的耳边而过,夜子泽甚至能清晰的感觉箭划过去引起的风。
韩墨卿听不到众人的欢呼声,有些不敢相信般:“难道……我没有射中吗?”
夜沧辰此时开口道,“所谓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果真不可信。就这般的箭术又怎么能跟皇姑姑并肩呢。”
夜云岚也不说话,这样的事情还是让他们小辈去折腾吧,只要不出大事,她都能顶着。
夜子泽一手拿下头顶的苹果一边道,“韩小姐的箭术已经很是高超了,若是一般的女子只怕连百米都射不到。皇叔,你就不要太过苛刻了。”
夜沧辰淡淡道,“并不是苛刻,只是觉得谣言果真是不可信的。”
韩墨卿听了,似是很不服气,系着的蒙眼丝巾也不肯摘下,对着夜子泽的方向道,“太子殿下,方才是臣女一时失手,不知道可否再帮臣女发一个忙。只再一次,臣女保证必然能射中。”
虽然韩墨卿没有摘下丝巾,但是那声音里略带的请求任谁听了都忍不住软下心来。而她不服气轻轻咬唇的模样又让人看了心痒难耐,夜子泽想着自己方才没有受伤,便也就点头应下了:“行,那本太子就再给韩小姐一次机会,现在像韩小姐这般不轻易放弃的人也很少有了。本太了很是佩服啊。”
明明是没有成功却还被夸做不轻易放弃,这样的偏帮谁会看不出来太子对她的在意。章芙嫉妒的盯着蒙着眼睛的韩墨卿,方才若是再失手一些定然就能伤着太子了,若是真伤着了太子别说跟太子有什么,只怕以后见太子一面都难。可是,就差那么一点点!看着再次搭上箭准备射的韩墨卿,章芙看着桌面上的杏仁,犹豫了一下拿起一颗。
看到韩墨卿拉弓预射,她抬手预将手里的杏仁扔出去,只是手刚动起来只见韩墨卿已经转身过来,松手,箭稳稳的射在了章芙面前的桌上。
章芙吓的惊叫一声,手里的杏仁吓掉在了地上,面色微白的看着韩墨卿:“韩小姐,你的箭怎么到处乱射!就这样的箭术居然还让太子殿下冒险。”
众人皆盯着蒙眼的韩墨卿,韩墨卿虽蒙着眼却丝豪不见慌张之意,慢不经心的又拿起一只箭搭上,“只要章小姐桌上的杏仁不到处乱跑,我的箭自然也不会乱跑。”
这时候大家也才看到章芙桌前地面上的杏仁,虽然不知道章芙方才做了什么或是想做什么,但至少肯定一件事,那就是人家韩小姐并没有乱射箭。众人也不是愚笨之人,这个时候也知道韩墨卿的箭术当真是出神入化了,至于方才为什么没有成功,只怕另有深意。
夜子泽盯着韩墨卿的双眼越来越暗,这个女人分明是在耍他,就冲她刚才只是听到章芙的动作就能将箭不偏不移的射到她的桌面而不伤她分豪,又怎么可能射不到他头上的苹果。
韩墨卿将丝巾拉了些下来露出双眼,盯着远处的夜子泽,“太子殿下,站好了便不要乱动了。臣女看好了位置若是您动一下,臣女就不敢确定是否不会伤到您了。”
说着不给夜子泽任何说话或是后悔的机会,她迅速蒙上丝巾,搭箭,射出,搭箭,射出……
动作快的眨一下眼睛都会错过一箭,连续五箭,耳边,腿边,手边,每一箭都近到只差分毫。夜子泽在她射出第一箭时便想离开,但是她的速度太快,他若是移动分毫只怕都会被射中。所以心里再有怒意,他也只能站在原地给韩墨卿当箭靶。、
韩墨卿再次抽出一支箭,嘴角微微弯起,箭出,正中夜子泽头顶上的苹果。
“好!”夜子言一声叫好,随后拍起掌来。
众人见状便跟着鼓起掌来,韩墨卿摘掉了丝巾,看着脸色早已经发青的夜子泽,对着他微微弯了弯身:“臣女箭术不精,试了这么多次才成功,多谢太子殿下给予信任与帮助,臣女感激不尽。”
箭术不精!每一箭都擦着他的身边过去,每每都是只差分毫就能伤到他,可偏偏就是错过了那分毫,他就算是个傻子也知道,他被耍了。他居然被一个小女子耍到了,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夜子泽心里忿忿不平却又不能怎么样,是自己答应助她表演,她也确实没有伤到自己,他的气又要从哪里发!若是说那么清楚,岂不是承认自己被耍了。
夜子泽纵然有再大的怒气,也只能暗暗忍着,对韩墨卿却是隐隐的恨上了。
夜云岚见大家闹也闹过了,看到夜沧辰的表情松开了不少知道他心里也舒服了,她出声道,“好了,韩小姐也表演过了,那我们便接着开始玩游戏吧。”
夜子泽跟韩墨卿分别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花球又开始在人群里传了起来。
这一次夜子泽也没有兴趣再做小动作,花球传的时间较长,从男子那边传了一圈回来后,最后停在了蒋蕴欣的手里。
“蕴欣你准备为大家表演什么节目呢?”夜云岚问。
蒋蕴欣起身,面上挂着甜甜的笑:“在江南的时候,我曾学过一曲江南舞蹈。若是大家不嫌弃,今日便为大家跳上一曲。”
“一直听你娘说你的舞艺甚是高超,也都没有机会见一下,你愿意为我们舞上一曲,我们又怎么会嫌弃呢。”夜云岚道。
蒋蕴欣有礼的冲着夜云岚行了个半礼,“那我便下去换套衣服来。”
“恩,去吧。”
蒋蕴欣下去后,裴雨凝凑到蒋蕴柔的身边,“她是你妹妹吗?长的可真好看,笑起来甜甜的,你们怎么长的不像啊。”
“我们自小不在一起长大,不像也没什么吧。”蒋蕴柔道。
裴雨凝似懂非懂的点头,“哦”,又继续自语自语般道,“不过我还是喜欢墨卿跟你这样的性格,我要是也像你们这么厉害就好了。”
蒋蕴柔转头看了眼她,心里淡然一笑,这才是真的纯善吧。
此时悠扬的乐声响起,众人抬头寻声望去。
只见突然从空中翩翩落下一个人,仔细一看便是方才要去换衣服的蒋蕴欣。
她一身白色长裙,衣袖连着背部形成一个翅膀模样,白色长裙上粉色小蝴蝶做为点缀。随着她整个人落地旋转起来,她的裙子也随之飞舞,从她身上散出淡淡的悠香。曼妙的身姿在人群中央舞动着,每一次旋转都让人不禁窒息,
她的面上覆着白色的面纱,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又带着几分神秘感,有种欲迎还休之意。
在场的不论男子还是女子都入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