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生日晚宴

生日这天,雷茜尔小姐成为了当天的女王,她把这件美妙的生日礼物戴在身上,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它,大家都夸赞它的大小和美丽。夫人不由暗中苦恼但却毫无办法。
弗利辛霍的医生坎迪先生坐在雷茜尔小姐的左边。谈到钻石,他对雷茜尔小姐说了句笑话。他要求雷茜尔小姐让他把钻石带回去焚化(为了科学)。“我们先把它加热,热到某种程度,然后把它放在气流中;这钻石就一点一点地蒸发掉了,免得你日夜不安地担心怎么保管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石!”夫人听着这番话,满脸心事,看她的样子好像十分希望雷茜尔小姐为了科学而牺牲这件漂亮的生日礼物。
大名鼎鼎的印度旅行家莫士威特先生坐在小姐的右边。他是个细高挑子,古铜色的皮肤,不大爱说话。在宴会中,月亮宝石是他唯一感兴趣的东西。他默默看着它,看了好久好久。雷茜尔小姐给他看得不好意思了,他用他那种冷冰冰的态度对她说:“如果您到印度去,范林达小姐,可别把令舅送给您的生日礼物带去。印度教的一颗钻石无异就是印度教的一部分。我知道有一个城市,要是照您现在这样打扮上那儿去,那您的生命就保不住啦。”听他这么一说,夫人赶忙换了个话题,她看起来更加心烦意乱了。
这次的晚宴好像没有以往那么喜气洋洋,于是我就想用酒调节气氛。我刚把一杯酒放在艾伯怀特先生面前,大阳台那儿忽然传来一种声音。我敢赌咒,这是印度人的鼓声!随着月亮宝石到我们公馆里,那些印度人也跟在后面来了。
我赶紧走了出去,就是想吩咐他们走开。谁知真不走运,艾伯怀特家的两位小姐比我走得还快。她们一溜烟跑到大阳台上,对印度人变的戏法非常感兴趣。其他几位太太小姐也跟着出来了,我还来不及说一句“老天保佑”,变戏法的已经行着额手礼了。我说不清他们变了些什么戏法,我当时给吓得完全没了主意。我只记得后来是那个印度旅行家莫士威特先生,突然在变戏法的地方露了脸,他悄悄走到变戏法的人后面,突然用印度话跟他们说起话来。他们一听见他嘴里说出的第一句话,就吓了一跳,仿佛他拿匕首扎了他们一下似的,接着他们就对他客气而狡猾地鞠了个躬。我看到莫士威特先生跟为首的那个印度人说了话以后,他那咖啡色的脸,就顿时发了白。后来这家伙就对夫人鞠躬行礼,说戏法已经变完,那小孩子拿着帽子向大家一一讨了赏,随三个印度人走了。我就和听差两个人一直跟着他们,直到他们走到大路上才回来。我顺着灌木路走回时,闻到一股烟草味儿,抬头看时,便只见弗兰克林先生跟莫士威特先生正在林子里慢慢地来回走着。弗兰克林先生对我做了个手势,叫我跟他们一起走走。
“这位,”他把我介绍给那位了不起的旅行家,“请你把刚才跟我说的话,再对他说一遍。”
莫士威特先生说:“那三个印度人并不是什么变戏法的。”
这又是一桩新鲜怪事!我不禁问这位旅行家,以前是不是见过那三位印度人。
“没见过,不过我知道真正的印度戏法应该是怎么样的,这些人冒充得一点儿也不像。”莫士威特先生说,“根据我多年的经验来看,那些人是印度的高级婆罗门。我对他们说他们是乔装改扮的,你不是也看见我这句话起的作用了吗?这里面有个奥妙的地方我没法解释,他们竟然双重牺牲自己的种姓利益——不但渡过海,而且扮作变戏法的。在他们本国,这样做是个极大的牺牲,他们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因素在里面。”
莫士威特先生只管抽雪茄烟,而我听得目瞪口呆。这时,弗兰克林先生犹疑了一会儿,终于把他在激沙滩上告诉过我的话,全都讲给莫士威特先生听。
讲完以后,弗兰克林先生接着说道:“根据你的经验,你有什么看法?”
“你当时生命非常危险。”他说。
“事情当真这么严重?”这回轮到弗兰克林先生大吃一惊了。
“我看是这样的,这下子我可深信不疑了,”莫士威特先生答道,“他们牺牲种姓利益的动机和理由,正是为了把月亮宝石重新镶在印度神的前额上。那些人会像猫一般耐住性子等着下手机会,他们也会像老虎一样凶猛地利用这个机会。难以想象你是怎么逃过他们这一关的!”
弗兰克林这下子真的着急了,他问:“他们已经看见月亮宝石戴在小姐的衣服上了,这怎么办?”
“就用令舅吓唬他们的办法吧,”莫士威特先生说道,“明天就把钻石送到阿姆斯特丹去车开,车成六块,月亮宝石就不再是完璧——这个阴谋也就此完蛋了。”
弗兰克林先生回过头来对我说:“我们明天一定要告诉范林达夫人。”
“今晚就去不好吗?”我问道,“假使那三个印度人再来呢?”
“印度人今晚不会再来冒险了,”莫士威特先生说道,“不过为防万一,还是把狗放出来吧。你们院子里有没有大狗?”
“有两条,一条猛犬,一条警犬。”
“那就行了。”莫士威特先生把雪茄扔掉,挽了弗兰克林先生的胳膊,回到那些太太小姐的身边去了。
上一章第5章 爱慕者
下一章第7章 一夜失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