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同城广西论坛

回复:0 浏览:1314

〖广版〗微故事之十年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King  政
[楼主]:King  政
[在线]:2017-01-08 18:34:17
[职务]:家族族长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3-06-24 12:11:37 我有话说(0人参与)
     五月初的梧桐树已经长满了茂密的枝叶,葱葱茏茏,颜色渐深。昨天晚上刚下过一场雨,转角几棵香樟下落满了细碎的黄花。你的屋子就在转角后,我可以透过那些将掉未掉和正值青葱的树叶看见你所在的那片暖橙色的灯光。
     现在是五点三十七分,晨光熹微,空气里过分充沛的水汽像笼起一层薄雾。你一定还在并不安稳的睡梦里。我想到你躺在床上微微蹙着眉头的样子,想要扯起嘴角无奈地笑一笑,却难耐心底涌出的酸涩。
     你难以好眠怪我。
     你从去年九月不再敢夜晚熄灯,却也只是为怕梦见我。
     我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带你几乎走遍全国所有有所声名的医院,拜访过许多有不斐之称的医师,只是你仍未记起我。你当我已经死了,死在去年九月香樟正好的时节。而后来岁月里活生生站在你面前的我,是个十足十的冒牌货。
     谁说你也不信。
     我跟你讲我们的往事,你笑着说这些一定是我从林执念处听来的,你说你能明白她对你的担心,她大可不必如此煞费苦心找人串通来骗你,你并不没有我们想象中脆弱,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地难过,一切都好,日子里也不是缺了谁就过不下去。闭上眼睛却落下泪来。
     我不忍责怪你忘记我的模样,也并不为你以为我已过世心伤。我只是不能忍受看着你迅速形销骨瘦却无能为力心中的钝痛,我所有的努力在你眼里都是以林执念和你的友情关怀为理由的看似完美的假装和无谓的举动,蹩脚的安慰。但就是这样我也甘之如饴情愿赖在你的世界里。以一个友谊道具的身份。
     我不是没有想过更好的方法。比如说从你 往后的生命里彻底抹去我。毕竟我如今在你的印象里只是一个面容模糊不清的人,陪你度过十年时光而最终已埋进土里。你再怎么念念不忘也还是要放下的。放任你舔.舐完这段伤口,也许你以后的人生里可以找到另一个愿待你好的人走过一生。
     原谅我的自私,我还有一点奢望你能认出我,奢望那个陪你走下去的人是我。我曾那样自信地笃定那个人一定是我。但凡有一点希望,纵然是为你的幸福,我也不愿让他人代劳。
     我甚至想就这样一直治下去,就算治不好也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央求林执念带你回来。你不愿再接受这样无止境无希望甚至在你看来无目的的治疗。你说上海太大,熙熙攘攘,人潮涌动,让你没有安全感。你想回到这座最初的小城里。
     我不知那样喜热闹的你竟变得如此不安,如此畏缩。我还记得你张扬地昂着头,拽着我飞奔在北京街头的样子,你咧嘴大笑着说要抽出所有空闲时间来旅游,先走遍国内想去的地方,然后去国外,挤进各种不同肤色的人中间,好像自己也是土生土长在那些土地上长大,感受其间淳朴好客的热情。你说每座城市都有灵魂,藏在它的文化里,和在它怀抱生长的人骨子里。你会是每座城市的宠儿,没有生疏没有隔阂,你说要带我领略其间无法言喻的欢乐。威尼斯的水上,巴厘岛的沙滩,还有曼哈顿,快闪的源头。这是你喜欢的多人游戏,你说这样来去如风又彼此交集的活动真是个绝妙的主意。
     而如今你成了这样沉静温婉的模样,目光平和却全身都在叫嚣抗拒。我为你挡下空中坠落的钢铁建材浑身是血倒下的画面成了你对我记忆最后的定格。你还是轻微脑震荡了,医生说你拒绝想起之后的事和我的相貌。如果当日.我没有像死了那样一动不动倒在血泊里,任你如何撕心裂肺地呼喊也没睁开眼,是不是你就害怕到忘了我?你是有多爱我才会如此逃避,我看着你有时夜半突然从床上坐起,迅速无声地落泪,又裹着被子蜷下去,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继续强迫自己入睡,不知该感动还是怜惜。我多想抱抱你。却无能为力。我是你眼中的陌生人。没有理由也没有借口。如果早知今日,我一定挣扎着睁开眼,告诉你相信我我还要陪你一辈子绝不会允许自己轻易死去。
     是我的错。
     你要回去。却不愿我再跟着。
     倏忽丧失了继续面对你的勇气。我的自以为是,对你真的好吗?而你看我时如同甲乙丙丁,抑或一个不熟却莫名好心的普通朋友的目光,我还能装着满不在乎多久?
     在乎满得快要溢出,迫着我想要狼狈而逃,无力仓皇掩饰。
     橘里,你的眼睛里没有我。
     我在那些辗转反侧的夜晚是怎样困兽压抑地哽咽,又是怎样锥心刺骨难以抹平地疼痛。
     我迟迟不敢尾随你回来,即使知道你就在这里。直到发现原来并不是我怜惜你离不开我。而是仅仅因为我离不开你。
     所以我在几日前又匆匆回到这里,现在站在正对你屋子的巷口,做好再见你的准备。
     
     II
     
     六点二十三分,林执念蹑手蹑脚地推门出来,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看到我眼睛一亮,小跑着溜过来。她摆弄着我放在墙边的旧自行车,表示你正在洗涑,大概一刻钟后会出现在阳台上。我突然有点紧张,不知事情是否会如我所料发展。
     我是高二来到这座城市,转校到你所在的班,那两年租过一间房子,就在我身后的巷子里,每天早晨去学校都会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经过你的屋子。熟识后便会载你一程。你会等在阳台上,冲着我笑得一脸灿烂地大幅度挥手。
     那个自行车我之所以说破,是因为它的车铃是坏的,一路上会随着颠簸发出“呤呤”的响声。你却很得意。你说你可以早早听见我,坐在我车后座上也会特别高兴。所以我骑了两年也没舍得换了它,没舍得去修车铃。
     但是大学之后你随我去了别的城市,那间巷子里的房子不再属于我,破旧的自行车也早已被当做废铁处理。现在这辆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让一个修车的老师傅转让给我,我弄坏了车铃,穿着一件扣子系到第二颗的白衬衫,站在这里等待扮演十年前的那个我。
     衬衫绑在身上稍有点紧,我不再是那时骨架略显纤细的少年,却也让我更深切意识到理应为你挡过更多风雨。我从没像此刻这样庆幸自己体形变化不算太大过,让我还有条件无耻地用这样的姿态去尝试再次闯入你的世界。我只盼着那次事故后受伤的腿不会跛得那么明显,让你看出端倪。
     从林执念处得到消息你回来后每天早晨都要在阳台上远眺后,我就忍不住开始隐隐期待和暗暗谋划。就算这样也不能让你记起我就是你印象里的那个我也没有关系,大不了我重新开始追你,我记得你所有的好,会比任何人待你都好。聪明如你,也应该早就看出我这个林执念找来的外援对你别有用心,否则哪有人能无所图谋地做一年的戏。所以你在分别之际也那样坚决地婉拒我要继续照顾你的意愿。
     我可以腆着脸靠近你。脸面与跟你在一起相比一文不值。
     从未这样厌恶快闪,那个结局是哄然而散的游戏。我绝计不愿与你一拍两散,错身而过。深恶痛绝。
     六点五十分,你出现在阳台上。我跨上单车,一路“呤呤”地接近你。越来越近,就像徜徉过了十年的时光,我又再见你年少时翘首以盼的姿态。你的身体僵了僵,霍然冲到阳台的栏杆前,定定地望着我。我冲你扬起一个笑脸,喊道:“橘里,我来接你,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你冲下楼,却蹲在地上,失声痛哭。你说:“沈祁修,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好久好久…我以为你已经死掉了…”
     十年的光阴纷至沓来。娇俏的,调皮的,撒娇的,羞涩的,各种各样的你,一瞬间鲜活。被截断的光阴,再无苦涩怨言以及遗憾。
     
     III
     
     很多年后你告诉我,那日.我骑着自行车从巷子口出来,白色衬衫上被墙面洒下的阴影让晨曦一点一点驱散,又在葱茏树木下片片斑驳,“呤呤”的铃声中,宛如一触即碎的光影。时间失去流转的能力,风也不见痕迹。这幅画面定格在你心中,经年不能忘。
     我笑了笑,最黯然的时刻已经抵挡过去,别的都无所谓无所奢望无所畏惧。
     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
回贴列表(0)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同城广西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