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公坛心情日记

回复:9 浏览:512

无情剑客多情郎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子墨
[楼主]:子墨
[在线]:2019-01-13 10:24:51
[职务]:社讯股东家族族副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6-08-14 14:25:10 我有话说(9人参与)

我是一名剑客,一个冷漠绝情的剑客,我杀人从不需要理由。死于我剑下的人,或许是得罪了我,或许,他们该死。 我叫漠涯,这个名字是师傅帮我取的。他说过,要想成为一名顶尖剑客,就该冷漠绝情,拭剑天涯。
师傅曾经也在江湖中名声显赫,剑挑天下。曾以一己之力连挑数十门派,未尝一败,连江湖上最负盛名的阮家,也消失在他的剑下。剑魔的名字一夜之间为天下人所知。我是师傅唯一的弟子,他将一身所学都传于了我。师傅说我是个天赋异禀的剑修者,二十岁不及,便青出于蓝胜于蓝。的确,我如师傅所说的那般,青出于蓝胜于蓝,因为他已死于我的剑下。杀他没有理由,只是想证明我比他强罢了。
我有个很靠实的伙伴,它叫绝情,是师傅留给我唯一的遗物。绝情是柄很锋利的神剑,吹毛断发,杀人从不沾一滴鲜血。它是我唯一的伙伴,对,是伙伴。一个无情的剑客是不需要朋友的,只需要伙伴,一个永不背叛的伙伴。
那天,我从皇宫中逃出来受了很重的伤,是被一群大内高手所伤的。本来,我以为潜进皇宫,刺杀皇帝很容易。没想到,我错了,错的差点连命都丢了。些是我第一次受伤,而且还伤的这么严重。我刺杀皇帝没有什么理由,只是他招贴皇榜,要缉拿我这个杀人无数的绝情剑客。
潜入皇宫以后,我一连躲过数队巡逻人马,直笨南书房而去。不料,在南书外围被一大内高手察觉。 “来人呐,抓刺客”,大内高手惊呼道。
顿时,无数高手从四方涌来,拿刀呼呼地向我飞笨而至。我身影一掠而过,一剑刺穿那名大内高手的心窝。鲜血凌空洒下,怪异的是我衣角遍滴未沾。这一剑又快又狠,眨眼间,那名高手便已气绝。但是,更多的高手将我围了起来。 “啊!漠涯,是绝情剑客漠涯。快,快加强人手保护圣上”,一名高手惊慌道。 “漠涯,啊!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便可得黄金万两”, 另一名高手振声道。 人影四蹿,刀劈剑挑,呼喊声和惨叫声织成一片。鲜血泣红了青石地,残臂断肢铺满了平石路。
那天,我不记得残死在我剑下的有多少人,红着眼,挥舞着手中的绝情剑,只知道不停得杀,不停得刺。倒下一批,又上一批,直至我手中的剑千斤沉重,才知道逃离,拼死杀出一条血路。代价很是惨重,身上不下百余道伤口。终于,突出重重围堵,出得皇宫。提着剑,我迈着沉重的步伐,向京郊外飞蹿逃去。不停的跑,不停的流血,终是倒在一座破落的农舍门口。
浑浑噩噩中,似有一道甘甜的蜜露在喉中流淌。 “咳,咳…”,我努力的睁开眼睛,打量着这个地方,怕追兵搜来。 “公子,你醒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年青女子,唇红齿白,眼波含秋,似雪的肌肤露出一抹红晕,是个少见的美人。孤傲的眼神冷漠地盯着她,若她有一丝的不纯,我会立即挥剑杀了她。
“公子,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年青女子道。 “刀伤的” “你是被人追杀,逃到这来的吗” “不是” “公子叫什么呀” “漠涯”我的脸上没有一丝神色,冷漠应道。“哦!那漠涯哥哥好好养伤吧,有我保护你,没人能追到这里来的”年轻女子俏皮说到。
“嗯”,突然间,心中一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关心。原来被人呵护是这般感觉,嘴角不由浮出一丝微笑。 “我叫心语,咯咯…”年轻女子说完,便掩面仓皇逃离。
心语每天都会为我洗衣做饭,照顾地无微不至,我的身体也在渐渐恢复着。转眼间,几个月便已过去。 屋外,我又起步舞剑。步伐矫健,动作如行云流水,身影时起时落,轻逸飘然。每当这个时候,心语都会坐在门槛上,双手托着芳腮,痴痴的看我练剑,目光迷离,心有所思。身起影落轻剑舞,妾坐门槛痴目睹,只缘感君一回顾,使妾思君朝与暮。
心语每次看我 练完剑,便回屋里做饭,天天亦此。“啊!好疼…”心语在内痛声道。我飞快掠回屋内,只见心语左手捏着右手食指,鲜血汪汪而下,菜刀已掉落在一旁。我急忙跑过去,握着她的纤手,一口一口吮吸着,不断吐出带血的唾沫,心中竟有一丝心痛。
“心语,下次换我做饭吧!”我怜惜的说道。 “不要,心语要给漠涯哥哥做一辈子的饭”心语嘟着小嘴嗔道。 一丝幸福在心底缓缓流过,那么温暖,那么沉迷。轻轻地拉着心语的酥手,将她紧紧地搂入怀中。淡淡的处女清香扑入鼻中,久久不肯飘散,那么让我迷醉。“心语,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决不让你受一丝委屈!”我喃喃地在她耳边轻语道。“嗯!心语也会照顾漠涯哥哥一辈子的”,将头贴近我的胸膛,心语脸色微红的妮道。
郎情妾意深,私内定终身。此生有得妾相伴,哪有孤漠言。今生嫁得君作妻,感恩天公作人美。 此生,有妾相伴,浪迹天涯也枉然。 此生,有妾相伴,风雨难摇牡丹心。 此生,有妾相伴,漠涯就死也心愿。
草长莺飞,恩恩爱爱白头老,一日复一日,我们便这般恩爱的生活着。 这日,我依旧如往常般在庭院舞剑,心语依然痴痴看我练剑,幽怜的目光水雾含切,沉思不语。
突然,无数官兵将寒舍团团围住,蚊蝇难入,水泄不通。我知道藏匿之所已被发现,今天怕是又有一场恶斗了。 虚步轻踏,我纵身身掠至心语身边,急忙拉着她那微颤的素手。“你快去屋内躲躲,千万不要出来。放心,有我漠涯在,断然不会让你受一丝伤害” “不,漠涯哥哥,天地同在,生死与共,即便是死,我也要和你永世不分离!”心语红着眼睛,微颤道。
“天地同在,生死与共?我漠涯何德何能,竟有这般痴情女子倾心于我,呵呵!心语,我们生当天涯比翼飞,死当阴曹结连理,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我轻搂着心语,振声道。“大胆漠涯,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我可网开一面,放你身后女子一条生路”,一个貌似领 头的将军道。 “哼,如此阵仗,只怕还难不到我漠涯,皇宫我都敢闯,何区你这百十人马”,我神色傲然道。
“众将听令,格杀勿论”。 刹那间,无数人影向我疾至而来。我牵着心语,手执绝情剑挥舞着。人影翻飞,鲜血四溅。我不知疲惫的挥杀着,只求寻得一条出路,领着心语浪迹天涯,平静安淡的生活。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绝情剑的劈杀下,终于杀出一条血路。

我拉着心语的素手,急忙向外蹿去。 突然,一个寒冷坚硬的东西刺进我的腹下,寒冷的让我打颤,坚硬的没有一丝阻碍就没入我的腹中。一股暖暖的热流自腹中溢出,嘴角流出一丝鲜血。看着心语,腹痛心更痛。心语娇目微红,拿匕首的纤手轻颤着。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我拉着心语的手,虎目含泪道。“漠涯,还记得阮家灭门一案吗?” “阮家,你是阮家的人?”我艰难的说道。“对,我就是阮家唯一留下的活口阮心语!当年,爹爹知道你师傅剑魔前来挑战,就偷偷地将我藏了起来。我亲眼看着剑魔将我爹娘杀死,然后灭我满门。你知道吗,当我眼睁睁看着亲人们一个个倒下,却又无能为力,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报仇,报仇雪恨!”心语痛心呼叫道。
“为什么,为什么…上一代…的恩怨要让…我们…承担,我不甘心,不甘心!”我眼神涣散道。“噗”,又是一刀狠狠地刺进了我的胸口。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走一样,好无力,好心痛。眼皮好沉重,我好像看见师傅了,要死了吗?“要作为一名顶尖剑客,就得冷漠绝情,拭剑天涯。既然你已动了真情,就随我来吧!”师傅的话像闷雷一样在我脑中炸开。好累,好想睡觉,如果一辈子能够这样安静的躺下睡觉,那该有多好。
桃花纷飞空中,牡丹泣血嫣红,孤零寒风中。比翼断翅难齐飞,连理根腐再难结。心悲痛,爱愈浓,奈何天公不应成人美,漠涯含恨。
回贴列表(9)
顶 发表时间:2016-08-14 14:26:18
心悲痛,爱愈浓,奈何天公不应成人美
9楼 发表时间:2016-08-14 18:27:59
回复7楼:握爪
8楼 发表时间:2016-08-14 18:22:18
回复6楼:welter
7楼 发表时间:2016-08-14 18:22:07
好帖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公坛心情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