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同城三明论坛

回复:3 浏览:2019

[灵异]阴间公寓(25)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痴情书生
[楼主]:痴情书生
[在线]:2018-07-30 11:07:16
[职务]:家族副族长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5-05-22 11:22:58 我有话说(3人参与)
[灵异]阴间公寓(24)我连忙躲闪,将书包的拉链拉开,朵朵刚刚探出头,那对煞目便直接冲入了朵朵的眼眶。
啊!
我听到了朵朵一声嘶吼,我连忙将朵朵抱在怀里,然后朝着一个背阴处跑去。
当我再一次捧着朵朵的时候,朵朵竟然一动不动,一脸的死寂。
难道这对煞目,现在的朵朵不能承受?
就在我寻思的时候,手上的朵朵突然之间睁开了双眼。
我啊的一声,便将她抛出好远。
因为我看到了朵朵的双目不但血红而且一睁开便有着一种刺目的痛,那种痛就如有着一股火光在对着我的眼睛烧灼一般。
“哥哥,哥哥……”
就在我坐在地上不断的喘着粗气的时候,朵朵飞过来停在了我的面前。
她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而且那原本死灰的小脸也是变得红润多了,清秀的脸庞上露出了甜甜的笑脸。
“朵朵,你没事吧?”
我连忙伸手捧着朵朵的脑袋,摇摇头示意我没事,眼前的朵朵和之前比起来除了那双眼眸之中的血红之色更深了一点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没有什么不同,倒是皮肤头发比之前要光滑柔顺多了,看来这对煞目还真是对朵朵大有裨益。
“没事,哥哥你真厉害,没想到那鬼王竟然会对你那么的客气,昨晚把朵朵都吓死了,那可是鬼王,一个手指头就能灭了朵朵的存在,不过这双眼睛倒是宝贝,哥哥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被我捧在手上的朵朵不断的转动着那双血红的眼睛,看得我是哭笑不得,这会儿的朵朵完全就是一个刚刚买了一身新衣服的小姑娘一般,兴奋得不得了。
“这就是那鬼王的眼睛,叫做煞目!”
我如实回答。
朵朵顿时啊了一声,然后又有些小心的将自己的眼珠子又转了转,一脸的担忧道:“哥哥,你把那鬼王的眼珠子给挖了?”
我看着朵朵一脸的疑问。
“不是,这双眼睛就是那鬼王送给你的,说以后我命劫之时,你或许能够帮上不少的忙!”
朵朵点点头,然后又飞快的转动了一下眼睛,笑着道:“那是当然,不过这个煞目有什么特别之处朵朵还没有发现,得等朵朵研究研究。”
我点点头,将朵朵装进了小书包,然后沿着山路便出了状元村。
就在我刚走出状元村的时候,我便看到了蹲在路边抽着烟的呆爷。
“呆爷……”我叫了一声,呆爷那紧皱的眉头立马舒展开来,眯着眼睛一边朝着我走来,一边笑道:“小子,真有你的,竟然能在那鬼王的手上走出来。”
我笑了一声,然后便看到了一边那依旧昏迷的十八人。
“呆爷,这……”
“他们昨晚太累了,估计待会儿也就醒了。”
就在呆爷说话的瞬间,顿时一声巨响,我们连忙转身看向那不远处的几座大山,这会儿那一声巨响之后,那几座高山顷刻之间完全的淹没了整个状元村。
“大手笔呀,竟然能够借助鬼力将地脉颤动,这个鬼王的力量深不可测呀!”
看到了这一幕我的心中虽然有些震惊,但是很快有释然了,经历和鬼王的谈话之后,我对于阴阳风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要是之前我看那无名的线装古书是为了保命的话,那么从这一刻我决定真正的要踏上这条前路未知的阴阳师之路。
呆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我问道:“那鬼王借命给你了?”
我点点头,但是我并没有说鬼王是如何为我续命,呆爷也没有继续问,我们就这样站在那里,看着整个状元村一点点的被四周的山脉吞没。
“状元村乃是成都周边最好的一块风水宝地,现在却……哎……可惜了呀……”呆爷一脸惋惜的摇摇头。
我心中却是想到了鬼王说的种种,我知道状元村的血棺材或许现在才真正的开始,那神秘的鬼王仿佛也只是这只神秘大手的一枚棋子。
我突然很想快点见到小蝶,她跟着奶奶有些年头,或许知道一些关于奶奶的事情。
望着那渐渐的被四周高山吞没的状元村,我突然想到了鬼王口中所说的鬼躯,因为鬼王从背后抽出的脊骨正是他口中所说的鬼躯之中的,也就是说鬼王的身躯就是鬼躯。
“呆爷,我想知道什么是鬼躯?”
呆爷摇摇头,然后答道:“我只是看见过相关的记载,并没有见过鬼躯,昨晚那鬼王身上的桃木鬼甲,乃是鬼道之中上品的护体铠甲存在,就算是我们整个长生事务所的阴阳先生一起出动,也不是那鬼王的对手,当然北方的天龙事务所也是一样。毕竟鬼王的力量早已超出了我们认知的范畴。而鬼躯则是传说之中千古帝王的尸体经过秘法炼制再注入龙脉之气方可称之为鬼躯,难道那个鬼王的身躯已经成为了鬼躯?”
呆爷在回答我的问题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当即转过头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随即也是深思起来。
要是真的如呆爷所说的话,那我身上这从鬼躯身上拔出的脊骨应该威力极大,这无疑之间又给我增添了信心。
呆爷先是惊讶,随后又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幸亏这个鬼王并没有杀我们之心,只不过这次我们的出现破怪了他的命局,想要再凭此地炼成阴穴的可能性极少了,哎……杨森,我们走吧,这些大人物所思所想不是我们能够揣度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要回去和上头汇报一声。”
我点点头,接着呆爷将这十八人一一弄醒,然后高谈阔论,大谈特谈了一番状元村的风水格局,总之围绕着一个目的那就是状元村乃是大凶之地,不适合居住,而且就在今早上还发生了大地震,周围的几座大山倒塌,所以让他们尽快在城里作出安排,以后不要再回状元村。
这些人一听个个都是接连点头,毕竟得益于风水的他们对风水极为的重视,现在竟然状元村已经的气运已经被他们完全的吸干,也就是说他们需要去找一块更加的好的地方,安置自己的房子。自然对于这些人来说随便在哪里居住不过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送走了这些人,呆爷上了车,然后便朝着成都市中心驶去。
一路上呆爷给说恶补了很多关于阴阳先生的基础知识,从呆爷的口中我知道了在如今的中华大地之上,活跃在市面上的有着两股最大的势力,分别为北方的天龙事务所,南方的长生事务所。这两大事务所专门靠帮人治鬼看风水赚钱,而且收入极为的客观,而呆爷说其实在中华大地上还有着很多的阴阳大师,这些人不屑加入两大事务所,而且呆爷还说了真正在中华大地之上一呼百应,神秘强大的组织叫做苍龙阁。
“苍龙阁?”
我心中有些不解,在这之前我绝对想不到在华夏阴阳风水大师是如此的吃香。
“不错,就是苍龙阁,其实这个组织很少人知道,我要不是因为当年师父参与了状元村事件,恐怕也根本就无缘知道这个组织,至于苍龙阁的大小和具体存在的形态,我却是不知道,当年师父只是给我说过苍龙阁之中任何一个阴阳先生都是那种可以改变风水,影响命局的存在,比我们要高出几个档次了。”
“对了,师父说过,他们这个组织的成员都叫做苍龙卫,不过我当阴阳先生二十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些人。”
我突然觉得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好陌生,自己完全就是一个呀呀学步的婴儿一般,前路一片茫然,充满未知。
车子驶入了环城高速,越是快要到学校的时候我的心中越是有着一种极端复杂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是一种畏惧,又似乎是一种激动,是一种急切,又似乎极端的害怕……总之极为的矛盾。
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和呆爷回到了赵半仙丧葬公司,刚一进门便看到了一个年轻男子,约莫着只有二十来岁,带着一个半框眼睛,一身干净的运动服。
“老吴,你怎么跑着来了?”
眼前的这个男子一看到呆爷,也是脸色一喜,向上推了推眼镜,然后笑着道:“上峰说这次事情恶化了,而且老陈那边也有了大麻烦,估计这边处理好了我们得马上去那边。”
“老陈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呆爷连忙问道,看得出虽然呆爷一开始就说陈八两的坏话,但是在心里还是十分的着急的。
被呆爷叫做老吴的年轻男子长叹一口气道:“事情很麻烦,恐怕要比状元村严重点!”
(看《阴间公寓》的兄弟朋友们,就在昨天【苍龙卫】正式的成立了,没有进群的请朋友们加紧时间进群,要是可以的话,请把你们黑岩的昵称也修改一下,统一修改为:苍龙卫—昵称。多谢了……)
杨家少郎 说:
少郎腰痛的老毛病又犯了,中午要是一点前没有更新的话,大家就等晚上两章一起看,放心今天的三章更新绝不会少。另外大家看书的时候别忘了评论投票哈,每个人手上都有推荐票,不投就浪费了……“老吴,走,我们进去说!”
我们三人便一起走进了屋子,刚一坐下,呆爷便指着坐在一边的眼镜年轻男子道:“老吴,这就是老陈说的那个身怀鬼脉的杨森。”转而又对着我道:“杨森小兄弟,这位是我们长生事务所九怪之一,吴荣洲。”
“九怪之一?”
我一听挺玄乎的,呆爷连忙解释这只是彼此之间的一个代号罢了,到了后来我才知道长生事务所之中不光有九怪,还有三杰六尸,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此处不表。
吴荣洲看着我,并没有说什么话,推了推眼镜,露出了和善的微笑,我连忙点头。说实话这个吴荣洲给我的第一感觉很好,感觉上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和赵半仙和呆爷一样,至少比陈八两要好相处得多。
“老吴,好好给我说说老陈家乡的事儿究竟是怎么回事?”
呆爷介绍完,坐下便是一脸凝重的问道。
我也是看着吴荣洲,心中有些好奇。
吴荣洲推推眼镜然后道:“这件事上峰都出动了,听说还出动了六尸镇压风水,不然可能昨天晚上,整个陈家庄都会化作一片阴煞之地。”
“这么严重,难道是陈家的祖坟发生了什么异样?”呆爷小眼睛猛地睁开,我都是心中微微一颤。
吴荣洲点点头,然后继续解释道:“老陈的母亲,动用了阴字太极术,将整个陈家庄笼罩了起来,也就是说陈家庄在那一刻完全的化作了一片死地,一个活人也没有,而陈家的祖坟之上,无数的鬼魂也是疯狂惨叫,可以说那晚发生的事情,绝对能够轰动整个南北两大事务所。”
“三天内,这会不会与状元村的血棺材有关?”
吴荣洲的眉头微微一皱问道:“对了状元村那血棺材里究竟是什么东西,上峰说鬼葬之棺内有厉鬼,但是由于上峰早已经让袁婡妹妹推算过了,状元村只死一人,所以上峰就就知道你们绝对没事。”
我越听心中越是震惊,竟然能够推断人的祸福,还如此的准确,我突然生出了想要找吴荣洲口中所说的这个袁婡来算算命。
“血棺材里和上峰上次推断的一模一样,我估计那个人就是朱白,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知道自己是谁,而且他的力量比我们之前了解到的那个朱白强上了不止一倍,恐怕就算是我们整个长生事务所也决计不是对手。”
吴荣洲点点头。
“对了,老吴,上峰既然让你来成都,是不是这边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呆爷将陈八两老家的事情先放在了一边,我心中却是不断的寻思着他们交谈之中的这个上峰是谁,应该就是长生事务所的老大吧。不等我思考结束,吴荣洲马上的话让我的神情猛地紧张起来了。
“上峰说了,这次老陈家出的大事可能和状元村一样都只是一个引子,究竟会发生什么大事上峰也不得而知,而且上峰已经得到了来自苍龙阁的信,说让我们在三日之内,铲除木道人这个败类!”
吴荣洲说话的时候,一脸的凝重。
“木道人?”
“之前老陈和赵半仙已经和我说过了,这个木道人抢走了前几日的一个凶胎,这个凶胎要是成长起来的话,恐怕不是你我二人能够对付的呀!”
吴荣洲点点头,随即看着我道:“这件事,恐怕还得麻烦杨森小兄弟出马,你身上……”
吴荣洲的话瞬间打住,然后伸手扣住了我的右手,脸色骤然大变。
“你的鬼脉气息怎么如此的弱小,难道有高人为你隐藏了鬼脉?”
呆爷点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道:“要是我猜得不错的话,就是状元村血棺材里的鬼王在他的身上动了手脚还为他续了命,看来这件事并不是我们表面上看到那么简单了,而且之前木道人想要得到鬼脉,马上就遭到了苍龙卫的关注,你要知道苍龙卫的存在恐怕整个事务所,知道的不超过十三人吧。”
吴荣洲点点头,然后松开我的手道:“看来这件事的确是上峰看得简单了,要是我猜的没错,这个木道人的力量恐怕也远远在我们之上,根据老陈提供的信息,上峰推断你我二人合力可以困住木道人,但是现在看来,我估计悬。”
“那木道人十分的厉害,我与他交过手,那次我开了煞穴才将他逼退,他有个什么巨骨之躯,看着挺吓人的。”
好不容易我插上了一句话。
呆爷点点头,然后苦笑一声道:“我估计上峰这两天也是焦头烂额的,要是陈家庄的事态扩大的话,我估计会引起同行的插手,到时候乱作一团,最后损失的还是我们长生事务所,毕竟陈家村是属于我们南方的势力范围。”
“是呀,上峰调动我的时候就说了,除非到了生死关头,否则不要找他。毕竟陈家庄的事情实在是牵连太广了,虽然现在六尸镇住了整个陈家庄的阴煞之气,也调动了政府的关系,封锁了陈家庄,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估计天龙事务所的那些人已经嗅到了气味。”
呆爷突然眉头一皱道:“你马上告诉上峰,在状元村死的那个人便是天龙事务所的阴阳先生吴毅,我看他在事务所的分量还不低,至少是和我在长生事务所一个级别的。我想他们已经知道了吴毅身死的消息了,估计正派人前往状元村呢。”
“你确定是天龙事务所的阴阳先生吴毅?”
我和呆爷都是肯定的点点头。
吴荣洲连忙拿起电话,一边拨打电话一边道:“没想到这件本来就麻烦的事,又要横生枝节了!”
我一脸的迷惑,心中有诸多不解,第一个不解便是为什么吴毅身死了,远在北京的天龙事务所总部就会知道。
“呆爷,那吴毅被鬼王杀了,天龙事务所的人真的能知道他已经死了?”
呆爷点点头,然后解释道:“不错,天龙事务所和我们长生事务所一样,进入我们这个组织的每一个阴阳先生都会留一点中指的精血在续命灯上,一旦我们遇到了危险,续命灯就会开始出现跳跃,组织里的人就知道我们有危险,但是不能知道我们在哪里,要是人死了的话,那续命灯便会熄灭,而吴毅昨晚被鬼王杀死,那他的续命灯便会熄灭,而天龙事务所之中的一些头目既然将吴毅安插在状元村,自然是直奔着状元村而来了。”
正当呆爷解释的时候,吴荣洲已经打完了电话。
“好了,上峰说了,这件事让我们不必担心,现在我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对付木道人,而且上峰得到了消息,木道人已经将凶胎的煞气完全牵引而出,估计是想用活人的鲜血来快速让凶胎长成,所以我们现在第一步就是要密切的关注命案,呆爷你先休息一下午,我先去一趟警察局,看看昨天今天有没有命案发生,晚上我们在一起出去寻找凶胎的踪迹。”
呆爷点点头,然后吴荣洲便起身离开。
我和呆爷又坐了会儿,呆爷起身为我倒了杯茶。
“杨森小兄弟,或许你现在有很多的问题,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们长生事务所绝对不会对你有半点的不轨之心,当老陈将你的事情一说,上峰就告诉了我们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你的命,至少在命劫之前,就算昨晚鬼王不给你续命,我也会为你续命的。”
“呆爷……”
呆爷扬手打断了我的话,然后独自喝了一杯茶,才接着道:“你有疑问是正常的,但是这些问题都需要你慢慢去探查清楚,我也不能给你确切的答案,因为你的出现,我感觉我们整个行业的氛围都在开始发生变化,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知道马上不光是我们有一场硬仗要打,你也逃不过。”
“是到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了!”
呆爷端起空茶杯,突然之间我看到了呆爷那茶杯之中出现了一道鬼影……“回去!”
呆爷冷哼一声,顿时那道鬼影刹那之间消失。
我脸色大变,再看到呆爷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的呆爷变得我有点不认识了,他的双眼睁得老大,与之前的气质完全的不同。
“杨森小兄弟,不要害怕,这是我每次耗费了生命都有的后遗症,一会儿就好,你先回去吧,今晚上尽量不要外出,一切等我们找到了木道人的踪迹,到时候会通知你帮忙,记得带上朵朵。”
我点点头,看着那站在窗前的呆爷,一身气质完全的改变,仿若是一个绝代高人在占卜未来吉凶祸福一般。
离开了赵半仙丧葬公司,时间还早,我打了一个电话将寝室的三个兄弟叫出来。
萧子卓听到我回来了,顿时大喜,连忙招呼我们又去大馆子里搓了一顿。至于学校的课程,这一切萧子卓都帮我搞定了,就算我这学期都不去都完全的OK,我虽然不知道萧子卓用的什么办法,但是这也免得我被迫去申请休学。毕竟只有半年,大四其实就是实习,这点我相信陈八两他们的关系网完全可以搞定。
通过了吴毅事件,我知道像呆爷陈八两他们这样的阴阳先生的关系网络极为的庞大,所以我根本就不用担心实习这种小儿科的问题。
萧子卓似乎一直想要找机会问我什么,却是碍于张亮和王兴建而没有问,其实我知道他要问什么,但是我觉得这些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不知道比知道要好得多,其实我可以给王兴建提供素材的,但是我也放弃了,我知道现在的自己和他们恐怕已经不在同一个认知领域了。
一下午我都躺在寝室的床上,满脑子都在回忆这几天的事情,那鬼王和我说过的每一句话,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切发生的的确有些快,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不过事实却容不得我去思考,我现在能够做的只有接受和不断的适应。
张亮依旧不断的挥霍着他的青春,萧子卓仿佛有恢复到了之前的口是心非,王兴建依旧坐在电脑面前不断的敲击着键盘。
对于他们的生活我突然很向往,不管是沉浸在游戏世界之中梦幻泡影里的张亮,还是经过过一次与鬼为伍日子的萧子卓,又或是整日沉浸在自己虚构世界之中的王兴建,他们都有一日可以回到现实,真真实实的生活。
可是我,却在这个平行世界之中慢慢的和他们越走越远。
我突然闭上眼睛回想自己这二十四年的生活。
曾经的种种都仿佛是一场梦,而现在的我才显得特别的真实。
我拿着那本陈八两送给我的线装无名古书。
翻开,认认真真的阅读起来,想要在这个生存下去,哪怕是三个月,我也要不断的充实自己。从小我就没有什么朋友,所以特长就是读书。
晚饭过后我背着朵朵,将那本线装书也装进了书包,拿了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便离开了寝室,在走出寝室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一阵离别的痛苦,这种痛苦让我久久不能平复。
我并没有一一和寝室的三个兄弟道别,因为我知道我已经走上了一条和他们不一样的道路,和我走得越近,只会对他们越危险,特别是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预感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离开了学校有一段距离,我才打电话给萧子卓,毕竟他是我们的室长,而且也知道我现在的一些处境,我编织了一个谎言说我要跟着我的师父离开一段时间,估计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
他并没有说其他的,只是让我保重,还说我们寝室的兄弟都等着我。
我点点头,心中却是感慨万千,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一次回到学校,望着那我曾经立下远大理想的学校,我突然觉得我的眼前一片茫然。
天色渐渐的暗淡下来了,我揉了揉湿润的眼睛,继续朝前走,我放出朵朵,朵朵立在我的肩头。
“哥哥,你怎么哭了?”
我摇头,然后笑着道:“开始刮大风,眼睛里进了沙子!”
“哥哥骗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哟,朵朵现在白天也能自由的活动了,而且只要我看一眼就知道你说的是不是谎话哟。”
朵朵说话之间,那双血红的眼睛转动之间,闪烁着一点红光。
“嘿嘿,只是不想让几位好朋友因为我而倒霉而已。”
我其实这会儿很想要个人说说话。
朵朵嗯了一声,然后道:“的确,哥哥身上有鬼脉,接触你的人都会遭到一些鬼的嫉妒,所以他们都活不长,因此哥哥这么做是对的。”
我笑了一声,然后伸手摸了朵朵的脑袋道:“走吧,我们去找你的小蝶姐姐。”
说完我便带着朵朵朝着那条熟悉的鬼路上走去。
可是就在我刚踏上鬼路的时候,顿时感觉到了异象,那原本应该是昏黄的天空此刻却是变得血红,就如层层叠叠的火烧云一般,就连地面也是被照耀得一片血红。
“哥哥,天有异象呀!”
我点点头,心中却是更加的担心起来。
难道木道人已经将那凶胎炼成了,现在要对小蝶不利?
越想我越觉得有些可怕,连忙朝着公寓开始狂奔起来。
轰隆!
就在狂奔的瞬间,突然那一片血红色的天空一道金色的闪电迎空而下,直接落在了我的面前,吓得我和朵朵都是一个哆嗦。
“哥哥,怎么会这样,似乎是要快下大雨的节奏!”
我摇摇头,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朝着公寓跑去。
没跑几步,那血红色的天空便开始下起了一阵阵黑色的大雨,而且越下越大,我几乎能够看到雨水在我的眼前形成了一条条暗流涌动的黑色的长河。
我努力的揉揉眼睛,然后和着这黑色的雨水吐出几口唾沫,眼前的情景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
“哥哥,这不是幻象,有朵朵在,一般的鬼也不可够困住哥哥。”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那这血色天地,刚才的一道金雷,此刻的黑色暴雨代表着什么了。
我不得而知,就算那线装古书上也没有这样的解释。
我一个劲儿的朝着公寓跑。
在经过那条长长的巷子的时候,几乎是游着过去的。
因为整个巷子已经被恐怖的黑色暗流淹没了。
朵朵在前面为我带路,原本一片血红的天在这场暴风雨的浇灌之下,已经开始变得伸手不见五指,要不是有着朵朵那一双血红的煞目,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
出了巷子口,光线稍微要好点了,但是此刻的火葬场上空凝结着一层厚厚的血云,不但如此我还看到了这片血云直接蔓延到了阴间公寓的上空,整个火葬场的鬼魂这一刻疯狂的嘶吼着朝着那漫卷的血云而去,个个都是面孔狰狞。
“哥哥,你看那血云,好恐怖!”
我这才看到那盘旋在火葬场上空的血云恐怖至极,他的形状像一个巨大的鬼脸,张开血盘大口,似乎只要一个俯冲便能将整个火葬场完全的吞没一般。
“哥哥,你看这边!”
听到朵朵的声音,我心中一惊,连忙转过身,脚下是滚滚的黑色暗流,但是在我的头顶此刻却是开始出现了一股股暗金色的漩涡,而且颜色越发的精纯起来。
哐当!
突然一道金色的雷电从那漩涡的中心轰然而下,直接落在了阴间公寓之上。
“啊!”
我听到了一声惨叫,不用想,我便知道是小蝶的声音。
“小蝶!”我大吼一声,猛地朝着公寓大门冲去。
“我自公寓来,公寓护我身,阴间公寓,开!”
应和着那又是一道金雷轰击而下,我放声大吼道。
轰轰!
公寓的大门缓缓的打开,就在我进入大门的瞬间,又是一道金色的雷电从天而降,我几乎能够想象阴间公寓之上那金色雷电漩涡的四周闪烁着血红色的电芒……
轰!
……[灵异]阴间公寓(26)
回贴列表(3)
3楼 发表时间:2015-05-22 14:06:17
有点乱啊
2楼 发表时间:2015-05-22 13:54:08
。。。
1楼 发表时间:2015-05-22 11:51:58
怎么会这样的?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同城三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