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家族权倾天下论坛

回复:2 浏览:729

鬼故事之办公室惊魂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书剑英雄
[楼主]:书剑英雄
[在线]:2018-07-16 20:55:39
[职务]:社讯创始凤凰团长家族族长凤凰版主凤凰版副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5-03-21 10:12:42 我有话说(2人参与)
  下班后,我搭乘地铁回到住处,才想起刚买来不久的小兔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忘了带回来。那么小的一只兔子,要是晚上没东西吃饿坏了或是太冷了,该怎么办?
  不行,我一定得把小兔带回来!于是,我打电话给阿芬,因为公司钥匙是她在保管。阿芬从电话那头问我:“什么事那么重要,非得要在这个时候回公司?”
  我只好说:“因为有份报告我忘了拿,经理要我明天一早就要交给他,所以才要拜托你!”
  阿芬在电话那头冷冷地说:“你知道为什么每次我没定完保全系统之后,就马上离开那儿吗?”
  我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等不及我的反应又说:“因为公司一到了晚上,就会完全变了样!”
  我说:“阿芬啊……你不帮我就算了,不要拿这种话来吓唬我嘛!”
  阿芬拗不过我的请求,只好答应陪我一起回公司。
  我心想:这一切都要怪阿芬,她每天固定在六点十分以前要关掉公司内部所有的电源,包括电脑、影印机及照明设备,然后拉下铁门,催促我们赶紧离开公司,等到我们一走出大门,她就马上锁门,设定好保全系统,搭电梯到地下室的停车场。就是因为她一直催促我,才害我忘了把放在抽屉里的小兔带回家……
  我们约好在公司门口碰头,因为她不放心我一个人回公司。从电话里感觉她的话中另有玄机,语气也很含糊,不知道在隐瞒些什么。当我见到阿芬时,已经八点多了。这一带是商业区,到了晚上就像空城一样,只有个别大楼还亮着几盏灯。而白天所熟悉的公司大楼,黑漆漆地矗立在眼前,好像一座巨大的黑色大理石纪念碑,给人无比沉重的压迫感。
  这时候,阿芬回头对我说:“我早说过叫你晚上不要回公司拿东西,这栋大楼有些邪门,你就是不听,现在你还要不要进去啊?”
  为了小兔的安危,我毅然决定要冒这个险。由于大门已被深锁住,我们只好从停车场的入口进去,准备搭电梯到十三楼(没错,我们公司就是在十三楼)。但是,当我们走下车行专用的缓坡抵达地下一层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这哪里是什么地下停车场?触目所及全是残缺不全、被彻底分解的肉块、前腿、后腿、猪头以及白花花的猪皮。并列在我们两旁的都是肉贩的摊子,上头满满淤积的都是猪血和脏器;在摊子的上方还点着一盏一盏黄晕发烫的黄灯泡;赶苍蝇所使用的红色塑胶绳在那里转啊转的。我看见许多穿着黑色胶鞋的男人,身上的衣服沾满茶色的血渍,神色匆忙地在狭窄的过道上来来去去。这里是肉品批发市场吗?外头还停着大型货车,车上吊着的都是身体被半剖开、已经挖去内脏的猪。
  我不敢再看下去了,可是又不得不前进。阿芬的表情倒是十分从容,好像一切早在她预料之中。她的脸上露出难以形容的微笑,并且提醒我注意路滑。地面上都是黏糊糊的血水和处理内脏后剩余的残渣。我们小心翼翼地前进,可是我的平底鞋、袜子和裙子都沾上了恶心的血渍。但是既然来了,没有理由就这样回去!奇怪的是,愈接近电梯,路就变得愈窄。好不容易来到了电梯前面,抬头一看,连楼层显示也没有,显然电梯很可能已经暂停使用了,于是阿芬建议我走太平梯。
  那楼梯相当陡,若是穿高跟鞋的话,打死我也不敢走上去,而且楼梯又很滑,血水不断地从楼梯上流下来,感觉像是楼上有个变态用血在冲洗这整栋。楼梯没有扶手,墙壁上挂着猪的内脏,还要用手拨开晾在那儿的猪肝、猪肠才能继续往上走,空气中充满了酸腐的腥臭味。我的右手正好抓住了一根粗粗的肠子,一条滑溜的蛔虫就骨碌着钻进我的衣袖,我几乎要晕过去了。一旁的阿芬见状,依然保持着不可思议的冷静,替我从衣服下摆处将蛔虫掏出来扔掉。我看到地面上蠕动的蛔虫,感到胃里一阵恶心,马上就吐了出来……
  鬼话
  阿芬连忙把我扶起来,但是秽物仍不断地从我口中吐出来。意识模糊的我,隐约听到好像是阿芬在呼唤我。那声音听得不怎么清楚,好像浮潜时耳膜只能接收到震动,却无法辨识对方到底在说些什么似的。我好几次想放弃继续往上爬的念头,但是脑海中清晰地映着小兔子的影像。它用无辜的眼神望着我,现在的它一定在办公室的某处害怕受冻,需要我的援助吧!
  一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就禁不住滑落下来。
  “都是妈妈不好,把你关在抽屉里,忘了带回家。”我心里想着,眼中含着泪,仍鼓起勇气站起来,一步步地跟着阿芬往上走。就这样一直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每攀上一层楼,光线就愈来愈暗,像是被某个隐藏在空间中的黑洞吸进去似的。在偌大的漆黑之中,只听见我和阿芬的鞋底踩过楼梯上的血水时,发出的黏答答、令人不愉快的声音。愈往上走,步伐便愈显迟缓,但我不敢往下看,因为从那样恐怖的角度往下看,活生生的血池地狱历历在目。
  这时,我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只有继续往上走,才会有活路!
  阿芬不时会回过头来看看我的状况,她说我的脸色很差,其实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还不是一脸惨白!虽然办公室位于十三楼,但照理说,走了那么久,早该到了,怎么会这样?终于,我们的前方已经完全看不见任何光亮了,当我的眼睛渐渐适应周围的黑暗时,只见阿芬整个人蹲了下来,像是在找什么,四下摸索着楼梯的墙面。我觉得她的举动很奇怪,于是就问她:“阿芬,你在干什么?这里好黑,我好害怕啊。”
  阿芬好像找到了什么,从楼梯的水泥墙上打开了一道暗门,里头似乎有亮光,但却是一个狭小得仅能容纳一个人趴着匍匐前进的甬道。阿芬示意我钻进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我这么做。这时候,阿芬对我说:“这是通往公司门口的捷径,只有老板和我知道这个地方……当初这栋大楼的设计,预留了这个甬道,就是为了有突发事件发生时,准备用来逃生的。你只要沿着捷径笔直地往前爬,就会到达公司门口。你先去吧!我会在那儿和你碰头。”我连忙问她:“那保全系统的钥匙呢?”她说:“放心好了,钥匙还是由我来保管比较好。你就放心地走这条捷径吧!”
  我按照阿芬的安排,钻进了那个狭小的甬道之中,隐约觉得今晚的她和白天完全不一样,说起话来也很神秘,真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奇怪的是,当我把整个身体都钻进甬道并且向前爬行没多久时,甬道入口的小门就自动关闭了。沉闷的碰撞声在甬道间响起回音。虽然甬道窄小,但十分干净,除了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腐臭味之外,我可以很确信甬道的尽头就是我们公司的门口。
  很快地,我终于顺利地走出那条捷径。我扭开玄关的大灯,但公司的铁门依然深锁,看样子阿芬好像还没到。挂在电梯前的钟,此刻显示的是十一点四十七分。没想到不知不觉间,时间过得这么快!电梯的楼层显示这时候突然亮了起来,从4楼开始依序往上,5、6、7、8、9、10、11………楼层愈接近,我愈害怕,不知道待会儿电梯门打开之后,又会出现什么怪事。上来的是阿芬吗?管理员不是早就休息了?又会是谁把电梯的电源打开的?……12、13,终于,电梯停在我所在的楼层。电梯门冷不防地开启,那一瞬间我本能地用双手掩脸,生怕自己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人的心理是很矛盾的,明明不该看,偏偏又想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好奇的我,勉强从指缝间往电梯处瞧。阿芬赫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把我吓了一跳!她满手是血,手中拿着保全的设定卡片及钥匙对我说:
  “来不及跟你解释那么多了,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能从电梯上来,不过更重要的是,现在你心爱的小兔子还被关在抽屉里对不对?”
  我惊魂未定地点了点头,默默地看着她的动作。
  奇怪,阿芬怎么会知道小兔子的事呢?我没有告诉过她啊!
  异象
  急切想见到小兔的我,也不管那么多了。阿芬熟练地解除了公司的保全系统并且用钥匙打开了深锁的铁卷门。等到铁卷门缓缓向上升时,阿芬把照明设备的总开关打开,跟见一排排的白色日光灯渐次亮起。忽然,我瞥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办公室里头不知道在翻寻什么。我的手紧抓着阿芬的衣袖,不住地发抖。这么晚了会是谁还待在办公室里头?阿芬镇静地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别管那么多,先把你的小兔救出来再说。还有,你进去之后不管遇到准,都不要和对方交谈,拿到兔子就马上离开。听见没有?”
  阿芬这时才放心地把铁卷门的钥匙和保全卡片交到我的手里,然后神秘兮兮地消失在电梯的出口处。
  接下来是把小兔救出来。我悄悄地潜行至总机小姐的位子,然后朝里面探头看。那个黑影正好走到第二排靠左边第三个位子附近,而且作势要打开抽屉。那不就是我的位子吗?难道是小兔在里头动来动去,引起了那个人的注意?不行,再怎么说它是我的兔子,绝不可以被那个人随便带走!我冲过去想要阻止那个人的行动。说时迟那时快,那个人打开抽屉,抓住了小兔转身就要离开时,硬是被我拖住。我死命地抓住他的衣服,以手上的触感来判断,那是西装布料准没错!到底会是准这么晚了,要来偷走我的小兔?我叫住那人说:“喂!你是准?干什么抓我的小兔?”
  那个人终于回过头来看向我。我简直来不及反应过来,那……那个人竟然是经理!?但他不像是白天我所认识的经理,他面容憔悴,像是好几个晚上没有好好睡过觉似的,眼里充满了血丝,头发蓬乱,嘴角渗出血滴,还有一撮兔毛沾在上面。站在我面前的他,就像是活生生从电影里头跑出来的嗜血怪兽一般,张开嘴向我咬过来!还不止这样,从管理室、会计室、人事室、稽核室、资讯室里,那些平日一起工作的同事,突然一股脑儿全都蹿了出来。难道他们下班后都没回家吗?不!我记得明明大家都回去了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一步步朝我逼过来。小兔在经理的手中挣扎,一只脚已经完全不见了,鲜血从缺口处不断地往下滴。我的心也跟着滴血:“不要吃掉我的小免啊!把小兔还我!”但是经理似乎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左手从嘴里抓出另外一撮兔毛,然后闷闷地打了一个嗝……呃!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这是下班时问,办公室的伦理在我心底已经荡然无存。我拿起桌上的键盘砸向他的头。他非但没有反应,还露出诡异的笑容。其他围过来的同事见到经理狂笑的模样,也纷纷狂笑起来,整间办公室都是那种听了令人为之胆寒的笑声!我从经理手中抢过小兔,一面用手捂住耳朵,一面朝着铁卷门处逃跑。所有的人忽然停止笑声,纷纷回到他们白天办公的位子坐下。
  佟结
  接下来我所看到的情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他们好像串通好似的,每个人都打开自己桌子的抽屉,各拿出一只小兔,就像是员工餐厅所见到的用餐景象一样,只不过饭菜换成了兔子。他们用两只手直接抓住兔子的耳朵,也不管兔子如何挣扎,就硬生生从中间把它扯成两半,马上抓起一只兔脚,津津有味地吃着,一面吃还一面用手从嘴里把兔毛揪出来吐在地上。平时和我最要好的同事阿桃,居然用手抹着猩红的嘴问我要不要也一起来吃!
  妈呀!你们是不是疯啦,全都是疯子!就算再饿也不能把兔子当食物啊!泪眼模糊中,只见笑容满面的经理推了推脸上早已破碎了的眼镜,又从抽屉里抓出另一只兔子。我几乎要崩溃了似的,腿都软了,整个人瘫倒在大理石地板上!
  眼前突然有强光闪了一下!我回过神,眼前的那些同事怎么全都不见了?奇怪。经理呢?还有那些津津有味吃着兔子的同事呢?阿桃到哪里去了?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完全摸不着头绪!
  这时候,有人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整个人吓得站了起来。原来是阿芬!我哭着紧紧地抱住阿芬,没有办法顺利地表达我内心的疑惑和惶恐。好在阿芬似乎明白了整件事情,神情相当镇定。好不容易等我停止了哭泣,她告诉我,刚才看到的一切完全都是出自我的幻觉,不过暂时也没有办法详细解释给我听。她扶着我走到白天上班的座位上,打开抽屉,发现小兔好端端地趴在饲养箱里头,眼神有点儿不安,但是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大概饿了,软趴趴地卧在一角,长长的耳朵垂下来,静静地呼吸着。
  看到小兔没事,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阿芬说,这栋大楼以前是一家专门处理医疗废弃物的公司,后来拆掉重盖的。这地方到了晚上就会形成奇怪的平行空间,任何人只要是情绪不稳定的,都会受其干扰,而产生幻觉,所以才会叫我拿到兔子就赶紧离开办公室。接着她就带我走进电梯,准备离开这里。好在阿芬及时出现,否则我真的快崩溃了!
  就在阿芬伸手去按地下一层的按钮时,我注意到她的手像是男人的皮肤一样粗糙,而且手掌的大小也不像是女人的手。我开始觉得这是一场无止尽的噩梦,全身颤抖不已,冷汗直流!那个背对着我的人,显然并不是阿芬,并且朝我这边慢慢地转过头来。那是非常憔悴的一张脸,眼里充满了血丝,头发蓬乱,嘴角渗出血滴……尖叫声响彻了整栋大楼!
回贴列表(2)
2楼 发表时间:2015-03-21 23:12:29
没看懂
1楼 发表时间:2015-03-21 10:23:02
吓着了吗?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家族权倾天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