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公坛休闲灌水

回复:1 浏览:614

〈御话〉代理爸爸变身生身父亲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东南风
[楼主]:东南风
[在线]:2019-05-27 15:42:31
[职务]:凤凰团副凤凰版主家族版副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5-01-03 10:04:30 我有话说(1人参与)
  为让领养的儿子得到父爱,单身母亲郑万萍为他找了一个“代理爸爸”。未曾想,两年后,“代理爸爸”却以亲生父亲的身份向她讨要孩子的抚养权……
  “代理爸爸”怎么摇身一变成了亲生父亲?郑万萍能够继续抚养养子吗?谁能想到,事情竟然峰回路转,出现了另外一个结局……
  女富豪征“代理爸爸”,千挑万选签订协议
  35岁的郑万萍是重庆人,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外企工作,次年和同事结婚。婚后不久,她辞职干起了地产经纪公司,后来又参与了朋友的地产开发,几经倒腾成了千万富姐。
  公司业务忙,事业心强的郑万萍十天半月也难得回一次家,备受冷落的丈夫满腹怨言。不久,婚后一直未育的郑万萍又被检查出两侧输卵管堵塞,确诊为不孕症。此后夫妻俩更是经常争吵。一年后,郑万萍和丈夫协议离婚。
  离异后,郑万萍将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上,朋友们多次给她介绍男友都被她拒绝了。经历了一场失败的婚姻,郑万萍早已心灰意冷,不敢再组成家庭。
  2002年春节,回老家探亲的郑万萍应邀参加朋友聚会。看到很多同学已经为人父母,郑万萍触景生情,萌发了领养一个孩子的想法。她把心事跟母亲一说,也得到了母亲的支持。既然不能生育,领养一个孩子也好,
一方面可以排遣孤单的生活、感情上有个寄托,将来也有一个依靠。
  郑万萍通过老家的表姨领养了一个男婴。据表姨说,孩子的姥姥和她是同一个村的人,也在重庆生活,孩子的母亲是非婚生子,所以想把孩子送养出去。表姨将男孩抱来的那一刻,郑万萍就被这个粉嘟嘟的小家伙吸引了。她担心今后有纠纷,便和送养家庭签订了一份收养协议。办妥一切之后,郑万萍带着养子回到了重庆,请了一个保姆照料,并给孩子取名叫郑晓明。
  晓明确实为郑万萍孤寂忙碌的生活带来了不少乐趣,也让她体味到了一个母亲的酸甜苦辣。晓明上幼儿园后,看到别的小朋友有爸爸接送,十分羡慕。于是经常问郑万萍:“妈妈,我的爸爸呢?为什么我的爸爸不接我?”郑万萍耐心地哄着孩子:“爸爸在很远的地方上班,很忙。”
  这样的次数多了,郑万萍心里也不安。也许晓明真的需要一个爸爸,儿子的性格很像女孩子,胆子特别小,性格也比同龄小孩孤僻。可是自己也不愿意随便组成一个家庭。到底该怎么办呢?
  正在郑万萍为难的时候,有一天上网,她无意中看到一则招聘“代理爸爸”的新闻,这让她受到启发。于是,郑万萍也在报上登了招聘代理爸爸的启事,要求对方人品好,有充分的时间跟孩子相处玩耍。
  招聘信息登出后,有不少男士来应征,但是都不大适合。就在郑万萍烦恼不已的时候,一个叫汪宏的男人在她生活里出现了。
  时年30岁的汪宏是重庆一家IT公司的程序设计员,毕业于西安大学,单身的他有充分的时间跟晓明在一起。第一次跟晓明见面,汪宏就陪晓明堆了一个小时的积木,还耐心地解答晓明提出来的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汪宏对孩子表现出的那份耐心,让郑万萍觉得十分难得。
  经过一段时间的考核,郑万萍最终跟汪宏签订了一份雇佣合同,在合同中明确规定:汪宏每个周末,必须制定十二个小时以上的计划陪伴晓明,陪伴他学习和玩耍,并保证每学期至少出席两次学校的亲子活动,而郑万萍每月支付汪宏5000元的报酬。
  “代理爸爸”原是亲生,一份收养协议揭真相
  签订了雇佣合同后,汪宏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踏实了。郑万萍并不知道,原来,这个汪宏是带着目的来的。
  汪宏在西安一家电脑公司当程序员。汪宏的女友是重庆人,于是他跟着女友到了重庆工作。然而,就在女友怀孕时,他们却为经济问题经常争吵,关系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2001年底,女友不顾自己已经怀了身孕,与汪宏不辞而别。当时的汪宏生活捉襟见肘,他借了钱到处寻找女友。但始终联系不上女友,汪宏也逐渐心灰意冷。自己确实是伤害女友很深,事已至此,她实在不肯原谅自己也没有办法。
  女友离去后,汪宏一直生活在自责和愧疚中,也没有组成家庭。他不知道女友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孩子怎么样了,抱着找到女友和孩子的一丝希望,他留在了重庆工作。
  这一晃,几年过去了。
  一天,汪宏和几个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吃饭。酒过三巡,都有点醉意,一想到女友,汪宏不禁难过起来。这时,一个老同学拍着肩膀安慰他说:“你担心啥,你儿子碰到了一个富妈,享福了,你也就别难过了!”汪宏抱怨说:“什么儿子?你笑话我吧,我现在还一个人过呢!”回去后,汪宏越想越觉得那个老同学话里有话,但是第二天再问他,那个老同学只说喝多了,是醉话。
  汪宏不肯罢休,在他三番五次地追问下,那个老同学终于说出了让他大吃一惊的秘密:他女友回到老家,生下一个孩子,然后去了深圳。后来,他儿子则通过他女友的亲戚送给了一位叫郑万萍的女富豪收养……
  这个秘密让汪宏震惊不已,他没想到自己有儿子了。想到自己有负于女友,他不能责怪她什么,但他想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于是,汪宏根据同学提供的线索,辗转找到了郑万萍家。他多次在郑万萍家附近逡巡,每次看到郑万萍带着晓明出门,他的心里就充满了前去相认的冲动。但是,怎么确认这就是自己的孩子,又怎么说服郑万萍将孩子交给自己呢?
  正当他愁眉不展的时候,他意外从郑万萍的邻居那里得知,郑万萍在为晓明招聘代理爸爸,于是他满心欢喜地上门“应聘”了……
  在给晓明当了半年“代理爸爸”之后,他想认回孩子的心也越来越迫切了。他有心偷偷地去做亲子鉴定,但是他的律师朋友告诉他:“首先,你无法证明郑万萍和郑晓明的领养关系,也无法证明郑晓明就是你和你前女友的孩子。其次,即使证明了他们的领养关系,如果要通过法律程序取得晓明的抚养权,就必须由你来提供跟晓明是父子关系的证据。郑万萍若拒绝你和晓明做亲子鉴定,那么,即使你私下带晓明去做了亲子鉴定,郑万萍也可以不认可这是晓明的DNA。所以,法官不会采信!”
  就在汪宏满怀心事的时候,郑万萍对他却越来越信赖。一天,郑万萍要去北京出差一周,担心保姆一个人照料不好晓明,便请求汪宏住到家里去,每天接送晓明上学。汪宏欣然同意了。一周后,郑万萍回到家里,看到汪宏正在跟晓明一起做游戏,晓明欢快的笑声充满了整栋房子,郑万萍不禁感慨万千。吃饭的时候,她试探问汪宏:“要不,你就搬过来住吧,反正你在外面也是租房子,我这里房间多。”汪宏高兴地答应了。
  一次,在外地出差的郑万萍因为临时有事推迟了归期,于是打电话给汪宏:“你忙吗?能不能把晓明带到学校去报名啊?”她差点忘了这天是小学最后一天报名时间了。郑万萍让他去书房找一下户口本,然后带晓明去报名。
  汪宏按照郑万萍的指示,找到床头柜里的备用钥匙,打开了书房的抽屉里找起了晓明的户口本,可户口本还没翻开,却翻出一张让他目瞪口呆的纸来。这纸的抬头,写着“收养协议”四个字,而下面的送养人一栏,赫然写着女友母亲的名字。
  那一刻,汪宏如遇雷击。如此看来,晓明确实是他的亲生儿子!虽然一直以来,他已经将晓明当成儿子一样去看待,但是看到这一铁证的那一刻,他的手还是颤抖了……
  汪宏在煎熬中等到了郑万萍的归来。他好几次忍不住想把事情说出来,可话到嘴边又打住了。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亲眼目睹了郑万萍对晓明的深厚感情,尤其当他得知郑万萍不幸的婚姻后,对她更多了一份难言的情愫……
  一天下班,汪宏回到郑万萍家,碰见一个陌生的男子送郑万萍回家,他心里一咯噔。晚饭的时候,汪宏装作不经意地问起那个男子,郑万萍笑着说:“朋友介绍的,我接触试一试,行不行再说。现在晓明慢慢长大了,我年纪也不小了,有合适的组成个家庭,对晓明也好。”听了这话,汪宏心里有一丝失落,同时也猛地警醒:郑万萍总有一天要重新组织家庭,难道要让自己的儿子管别的男人叫爸爸?
  汪宏一夜无眠。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这天,汪宏终于鼓起勇气找到了郑万萍,坦白了自己来当“代理爸爸”的真实原委。
  郑万萍大吃一惊,顿时犹如晴天霹雳,这是她根本没有想到的。汪宏接着说:“郑姐,我知道你对晓明是非常疼爱的,可是晓明毕竟是我的亲生儿子,我想把他带回身边生活。”郑万萍一口回绝:“不行,绝对不行,晓明是我养大的,谁也别想抢走。你给我滚出去。”汪宏低下头,艰难但却坚定地说:“郑姐,对不起。如果你一定不肯归还孩子,我只有诉诸于法律来要回孩子的抚养权了。”
  汪宏的话让郑万萍一下懵了。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当她左思右想冷静下来后,决定先去咨询一下自己的律师。
  律师的回答让郑万萍大惊失色:“我国的收养法规定了,生父母送养子女,必须要双方共同送养,生父母一方不明或查找不到的可单方送养。现在晓明的生母没有经过生父的同意就把孩子送给你了,这是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所以虽然说你签了这个协议,又办了手续,这个收养关系也是无效的,如果孩子的生父一定要和你打官司的话,输的肯定是你。”
  孩子争夺战,共同的爱让他们组成了家庭
  郑万萍六神无主时,却意外地接到了汪宏前女友的电话。
  原来,女友当年恨汪宏不能给她一个稳定的家,即离家出走。她想打掉孩子,可医生告诉他,胎儿太大了,已经不能做引产手术了。她只好在老家生下孩子,又让家人将孩子送人。后来她在深圳成了家。在深圳的她非常想儿子,加上丈夫非常的开明,她便有了想要回儿子的想法。
  这时的郑万萍可谓腹背受敌,晓明的亲生父母都出现了,而且都要同自己争夺晓明的抚养权,这可怎么办呢?六年了,她一直把晓明视做自己的亲生孩子,如今她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的。郑万萍想来想去,决定再找汪宏商量。
  当郑万萍告诉汪宏,他的女友回来索要孩子的抚养权时,汪宏非常气愤,这更加坚定了他要回孩子的抚养权的决心。于是,他和郑万萍一起去找律师商量。
  律师把这前后的情况一听,对郑万萍说:“郑总,你要是想打赢这场官司,恐怕很难,但是汪宏可以。所以我建议汪宏立刻向法院申请,也要求确定收养关系无效,但是要求把孩子判给自己来抚养。而且,我还有一个小建议。”他看了汪宏一眼,说:“这是我作为朋友提出来的,这段时间以来,我对你们的关系也有所了解,如果你们有婚姻关系,法官考虑到你们跟晓明多年的亲密关系,把晓明判给汪宏的可能性就更大,这样岂不就是皆大欢喜吗?”
  律师的话让汪宏的心起了波澜。两年相处下来,他对郑万萍是有好感的,也曾隐约表示过,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漂亮、能干,这么光彩夺目,会不会接受自己呢?
  经过两年来的相处,郑万萍也对汪宏有了一种微妙的感情。想起这两年来的点点滴滴,汪宏的出现,让这个缺席父亲的家庭,多了欢乐的笑声,也多了一份安全感。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把他看成了家里的一分子。对于汪宏曾经隐约的表白,郑万萍也不是没有考虑,但她不想那么草率就做出决定。现在,是时候了!
  在汪宏犹豫不决时,郑万萍主动找到了他,诚恳地说:“那天律师说的,其实也正是我想的。不如我们组成真正的家庭吧,这样对孩子也好,对咱俩也好。”汪宏脑子轰的一下就炸开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郑姐,我……我怎么配得上你呢。”郑万萍轻轻一笑,大方地说:“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我这些年不结婚,不也是因为我曾离过婚,受过伤?我觉得,我们三个能走在一起,这都是上天的安排。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珍惜这难得的缘分呢。”郑万萍这番话让汪宏感动了,他紧紧抓住郑万萍的手,郑重地点了点头。
  2009年初春,汪宏和郑万萍在渝北区婚姻登记处办了结婚手续。与此同时,律师建议汪宏跟前女友先私下和解,因为他们之间有个晓明。
  当汪宏与前女友再次聚在一起时,两人都平静了许多。汪宏把律师的话告诉她后,前女友黯然说道:“其实,你说的我早已明了,因为我的律师也跟我分析过了,你们如果结婚的话,我就没有一点机会了。只是我没想到,你们竟真的为了晓明结婚了。”汪宏笑了,说:“我们不仅是为晓明,也为了我们的感情。”  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含泪说道:“祝福你们。我听说了,郑万萍对晓明很好,我也就放心了。那时,我们要不是那么年轻,再有一点时间来准备,也许我们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无论如何,过去的都过去了……”
  经过沟通,双方在律师的调解下,签署了一份协议,认定了郑万萍对郑晓明的收养,而且确立了汪宏和郑万萍对郑晓明的共同抚养权。
  那天,郑万萍和汪宏带着郑晓明一起去动物园玩,他们玩得那么开心。特别是晓明,一手牵着爸爸,一手牵着妈妈,孩子流露的那份欣喜,让两个大人都非常的感动……
回贴列表(1)
1楼 发表时间:2015-01-03 10:35:12
缺页补上了。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公坛休闲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