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同城潮州论坛

回复:3 浏览:1821

七月七___又是葬忆日__又过奈何桥……(梦生)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_壹試纞菡〞空城丶
[楼主]:_壹試纞菡〞空城丶
[在线]:2015-10-27 23:56:20
[职务]: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3-07-07 09:01:13 我有话说(3人参与)
荆轲一梦数十年,终是来到奈何前,

黄泉路途多孤寂,望乡台上思前缘,

看罢不过空留恨,不若速到奈何边,

接过孟婆残缺碗,一饮而尽脱超然。

———葬忆

彼岸花开,却是采摘不下;奈何桥上,终是不得停留。我们也不过是那红尘中匆匆忙忙的过客;也不过是黄泉路上漫无目的的游魂……————心感

恍惚间,发觉立身于一阴暗处,潮湿的空气下充满着淡淡的血腥味,环顾四周,终也未能寻得来源,只能向着那唯一的路走去,我每往前走一步身后的路就少一段,我惊惧的不敢再往前走,可阴冷的风加上刺鼻的血腥味还有那股求生的欲望强迫着我不可以停滞,我便像是没有思绪,没有灵魂的傀儡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感觉前方似有光亮,猛然抬头发现不知何时走到了一座桥前,这时再观察四周,桥的对面有一位婆婆摆着摊位,雾大的原因罢,很是努力也未能看清对面的幌子上写的什么,这时有两人向我走来,一个头上戴着帽子写着日,一个写着月,当我把这一切都联系起来时,才明白自己立身何处,此时并没有理想中的惊慌失措,也没有预想中的那么镇静自如,我想,只是茫然吧,也可能是接受了这一切,因为我无法改变,只能选择了适应,我的适应力不是很强么……

日游神和夜游神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便不再理会,或许每天他们看到的我这样的人太多了罢。

经过桥上越发感觉血腥味的浓重,我慢慢地低下头,当我见到桥下那静止的血水时,忍不住腹内一阵翻腾,内心不想去看却依然忍不住好奇的看向桥下,当我看到血水里正在蠕动的蛆虫还有很多没有见过的蛇虫再也忍不住强行压制的秽物时却发现自己连吐得权力都被剥夺了,调整好后,失魂落魄的走到桥对面,当我回头时,令我意外的是奈何桥并没有像黄泉路般消失。回首看向那位婆婆,她立身于一座土台旁,我看向她时,她居然对着我温和的笑着,像是一位邻家的奶奶般和蔼,她穿着一件藏蓝色的袍子,用簪子扎起了已经略显花
白的头发,无论从哪里看,她都不像属于这般阴冷的世界……

我踉跄着走了过去,看向她,她依然笑着,依然那般和蔼的笑着。我们就那样注视了一会,我仿似恍然大悟的用着疑问的口气,道出:“孟婆?”孟婆依然温和地笑着“年轻人,你还有前世的记忆啊。”她并没有正面回答我她就是孟婆,可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这时候就算狂躁有什么用呢,如今已经走到了这里,莫不如看开些。是呵,我就是这样,明明很难接受,明明很恐惧却还是装作镇静自若的模样。“孩子,你去那边看看吧,过了这一站,你就再也看不到了”我顺着孟婆的手指看了过去,看见一块青绿色的石头上刻着腥红的“三生石”三个字,我茫然地走了过去,站在台子上,我还在想,这就是望乡台吧。

站在台上,望向远方,隔着雾霭却看到了过去,看着自己从出生、咿呀学语、会跑、会跳、上小学、上初中、进入工作、那些尘封的记忆一页一页的翻开,那些原本就是过客已经被新过客所取代位置的人也一一在眼前浮现,就好像是一部无声电影在眼前一点一点的放映着,尽管没有声音,我还是能够通过口型和动作大概的猜出我们曾经的对话,无论是喜怒哀乐,都被这三生石记录着,到了我来到这黄泉路上的前一秒,录像消失了,这部人生电影彻底剧终了,当结束时我发现自己已经是满脸的泪痕,我发现自己已经泣不成声,重新活了一次才知道自己曾经犯下了多少错误,埋下了多少遗憾,葬了多少梦想,才知道自己还有好多事都没有完成。我擦干眼泪走下望乡台,又回到了孟婆的摊位前,找了一个离孟婆近的位置坐下,她看着我,依然是和蔼的笑容,向我走来,同时,手里端着一个碗,我接过碗,却发现碗中并无任何东西,孟婆她似乎看出我的疑惑,却还是明知故问的笑着对我说:“年轻人,怎么不喝啊?是不是碗里没有你想要的?”我看着她木然的点点头,孟婆她笑的更和蔼了,对我像是长辈在和晚辈谈心的语气道:“孩子你错了,碗本就是来装汤的,为何有汤无碗汤依然可口,而有碗无汤你却喝不下去了呢,喝吧孩子,放下你的执着。”孟婆她看我依然没有喝下那可以忘了前世的孟婆汤,依然面不改色的笑着问我:“孩子,是不是还放不下?”我只能低下头轻轻的点了点,孟婆见我如此,便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你在红尘中得到了什么呢?是金钱?权势?荣誉?地位?可是现在你又带来了什么?”我垂首看向自身,除了这一身不知何时换上的淡蓝色长袍,再无他物,是啊,我拥有什么?我搜刮全身,却什么也未能拿出来,失落的低下头间却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般抬起头对孟婆说道:“我还有执念,我还放不下她,我还有朋友,那都不是可以拿出来的。”孟婆看了看我,又看向走向远方的一个女子的背影悄然的对我说道:“她也是这么说的,她说她要等着他,她说她们两个是相爱的,可是当她在此走向三生石看向那未来时,她回来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毅然把汤喝了。”我于是失魂落魄的跑向望乡台看向那一脚未来,我放不下的她已经嫁人,如今已然有了孩子,幸福快乐的哄着新生的她的女儿,而他在旁边给孩子洗着衣服。突然间画面一转,看到曾经的那些朋友在我死后的第二天去为我祭奠,看到这时心里满是欣慰,可随着画面一点一点的流动,我再也没有了那一丝优越感,他们在喝着酒,吃着肉,在不知多少年后一天里他们已经彻底把我忘却,仿佛我从未曾出现过他们的生命里,看到这里再也不想看下去,我落寞的走下望乡台又回到刚才的位子上坐下,孟婆用她干枯的手端起碗对着我:“喝了吧,今生已经过去了,既然如此,何不坦然的接受,高高兴兴的接受来世呢?”我落寞的回道:“真的有来世么?”孟婆她好像料到我会这么问般:“就算有来世怎么样,你不依然是回到这里喝上我的一碗汤继续轮回么,黄泉路上是没有尽头的。”

是呵,就算放不下又能怎样呢?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般随风飘散了,细数这一生走过,又得到了什么?来到这里不依然是什么都拿不出来么,就连那最让我引以为豪的感情都被时间打磨的千疮百孔,不成样子。至此,我还有什么不能够放下的,轮回尽头一切为空不是么?我接过孟婆手里的碗,深深地吸口气,嘴角带着苦笑,原来追求了一世,最终走到这一步时,拥有的、放不下的居然都是那一段执念。想罢,再没有一丝遗憾与迟疑,把那空碗一饮而尽,没有味道,没有感觉,只是感到一阵的轻松……
对面的一个婆婆笑着对我说:“孩子,喝完汤了就继续赶路吧。”我努力的思索,也未曾忆起我为何时与她相识又拿着她的碗。在一阵出神中,孟婆在我手中把碗接过。在思索无果后我转身沿着忘川河一步步走向远方,不时地还会听到“年轻人,过来喝一碗汤再走吧。”…………

彼岸花开开彼岸,
  
  忘川河畔亦忘川。
  
  奈何桥头空奈何,
  
  三生石上写三生……
回贴列表(3)
3楼 发表时间:2013-07-07 16:17:15
2楼 发表时间:2013-07-07 09:30:01
路过。
1楼 发表时间:2013-07-07 09:03:07
沙发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同城潮州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