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社区同城陕西论坛

回复:1 浏览:2066

土车巷记事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0000
[楼主]:0000
[在线]:2014-06-14 22:06:11
[职务]: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3-06-29 13:45:27 我有话说(1人参与)
小时候我家在土车巷住,因为知道这巷子的人很少,所以逢人问起,就说住在红埠街土车巷。土车巷东头从红埠街中间进去,西头从校场门出来,弯弯地画了一道弧。上高中时有同学问我:“你家住的地方为什么叫土车巷?”我答不上来,只好揣测着说:“大概是因为推车、挑担的人住的多吧。”前些年看资料才知道,这里原来是唐代宫城,唐末朱温作乱,烧毁了唐宫,留下了红埠、土城,于是就有了红埠街、土城巷。以后时间长了,人们念转音,就把土城巷变成了土车巷。这个说法我相信是可靠的,因为从莲湖公园往南看去,土车巷的人就像住在高高的土崖上;还因为我们家往西不远的二王巷里,早些年曾有一个叫“北五台”的尼庵,那就是一个在毁圮的城墙上挖出的窑洞。
我家住在十三号,夏天的傍晚,全院子的人都喜欢围坐在天井里乘凉,这时空中偶尔会传来“北五台”尼姑的颂经声,老人们总是津津有味的讲起“靖国军”和“刘镇华围城”的故事,那些遥远的故事和缥缈的丝竹钟磬之声常常会送我进入神秘的梦境。
安静的夜里,隔壁莲湖公园里湖中的鱼儿扑喇喇地跳出水面,声音十分响亮,隔着墙都能听到。有时候我和同学会翻墙到公园去抓鱼。一次我们抓了一条老鲶鱼,鱼刺扎得我手上流了血,滑溜溜的抓不到手里,我们就脱了衣服,包着鱼抱了回来。那时候我常翻墙到公园去,爬到墙上时总能听到公园里有人喊“两面截住,两面截住”,开始挺害怕的,以后就知道了那只是吓人的空话。
1954、55年前后开展“扫盲运动”,巷子东头办了一个夜校,我奶奶做文化教员,我常跟奶奶一起去上课。这个院子里有廊、有亭,还有一座假山,种着一些花草。听奶奶说,这儿是董家后花园,是由董老太太捐出来的。董家就是清末那个因“义和团运动”而出了名的董福祥家。
小时候生了病,奶奶总带我到七号去,请雷先生诊治。雷先生矮矮胖胖的,笑眯眯的脸上带一副眼镜,见了我总要拔几下“萝卜”。雷先生是合阳人,擅长针灸,人称“雷半仙”。他针灸时用快针法,不留针,一刺入,即拔出,有针到病除的感觉。“困难时期”,我得了浮肿病,雷先生给我看过以后,拍拍我的头说:“白蒸馍就是大丸药,吃饱了,就好了。”
去年碰到一位当年的邻居,一起说到了莲湖公园的清淤,她说“文革”时她妈曾让她把一些金银首饰扔进了湖里,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挖出来。我忽然想起当年“红卫兵”抄完她家,正准备满载而归的时候,她的妈妈把一双破旧的小脚绣花鞋恭恭敬敬地捧到了领头的“红卫兵”面前,说“把这也拿走吧”。那“红卫兵”首领勃然大怒,正要发作,她妈妈赶紧说“这鞋底里衬的是金叶子”。
我家在“文革”中期就搬离了土车巷,好久都没有再回去过了,前些时候偶尔路过,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熟人在这里居住。在十六号门前一位依着墙晒太阳的满头白发的老太太盯着我,看了一会说“这不是张老师的孙子嘛”,原来她是当年“扫盲班”的一名学员。一句话让我顿生恍如隔世的感觉,我突然想起了好些遥远的,却很清晰的往事,于是便写下了这篇文章。
回贴列表(1)
1楼 发表时间:2013-06-29 13:48:30
沙发
回复该贴

首页社区同城陕西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