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新闻正文

别等滴滴死了再烧纸

彬驳 2018-09-14 21:21:45 0阅
出了两起凶杀事件之后,滴滴成了众矢之的,也成了惊弓之鸟。为了规避夜间的安全风险,同时为实行安全大整顿,结果就是暂停一周夜间服务。
然后第一时间夜班狗们就不干了,很多乘客晚上都打不到车了,反而是“黑车满血复活”,黑车司机都乐坏了,“正规出租车”司机随意叫价,一下子穿越到了至暗时代。 15日,也就是明天,滴滴将恢复夜间服务,夜班狗和夜生活狗们终于闯过这口气了。
(一)管制并不创造供给
很多人就说这是滴滴在“罢工”,是在给公众看脸色,利用大家的痛苦刷存在感。
反过来说,如果政府管起来,就能解决出租车供给问题,就能解决打车难问题,那么,世界上也就不会出现优步和滴滴了。
一个基本的常识,那就是管制本身并不产生供给。相反,管制只会减少供给,
公共选择理论之父戈登o 图洛克曾专门讨论管制政策的后果,一旦管制创造了某种稀缺性,就很难消除掉这种稀缺性,而更糟糕的是,因为不适当的稀缺性的存在,导致供给价格缺乏弹性,市场主体(无论是消费者,还是商家)谁都得不到这块利润。
历史上,政府通过停发出租车牌照,造成出租车长期的稀缺,成为了一种“垄断资源”。这种看起来的实惠,市民们享受到了吗?
按现在的操作,政府部门直接入驻,接管后台,不许停止服务,不许提高费用,不许降低工资,更不能再出安全事故……这样的“十全大补”能够做到吗?
有人说面对“顺风车凶杀案”,就应该让政府管起来,但是政府的管制是为了实现安全吗?
事实上,2016年全国范围内放开网约车之后,各个地方按照“一城一策”对于网约车提出了事无巨细的严格规定:包括户籍、牌照、价格、排量、轴距、车型,甚至青岛还把汽车的综合工况油耗也纳为准入标准。
司机是不是本地户籍,车的排量有多大?轴距有多大?跟安全有必然关系吗?? 甚至,宁波在对网约车司机的资格考试当中,要求考黄宗羲,是清朝人还是明朝人?
你知道,黄宗羲作为一个明末清初的“心理反贼”,心里是多么尴尬吗? 这个和网约车安全有一毛钱关系吗?
这种“管起来”最终的结果是:大幅降低网约车供给,供给少了,打车难了,价格自然会涨上去。
你想的是把他管得更安全,而科长们想的是怎么一劳永逸地解决掉网约车这个麻烦。这才是“科长经济学”的本质。
(二)黑车和出租车笑了
集体情绪其实是很容易被操纵的,因为集体的声音必然是不理性的。
口口声声觉得滴滴应该关门的网友,就真的没有坐过黑车吗?
当然,“黑车杀人”就是“个案”,不会被记录相关职能部门的KPI中。
很多年前,我长年晚班,几乎天天要以选择坐夜宵车和黑车——对,上海有黄浦江,根本没有办法走回家,或者骑车回。
结果,我就经常被黑车司机从这一车“倒卖”到那一车。有一天晚上,被黑车司机“顺路接人”去了不知道川沙哪个地方,路灯都没有的地方。还好我是个男的,不然的话那天可能就交代了。
现在,想想,我那些上晚班的女同事们,简直“在用生命上班”,必须忍痛坐黑车。而且,因为单位在门口有一个夜总会——你懂的,所以我的那些女同事哪怕不坐黑车,拉到出租车,也总会被上海差头老爷叔们调侃一番,被充满肉欲的上下打量——做你们这个行业的收入也挺高的吧?
2017年时,在上海电视台做过一档“打车难”的访谈,另外两名嘉宾,一名是出租汽车司机,一名是某大学的交通专家。
两位大概的核心意思就是:在滴滴没有出现之前,上海已经准备推出一个“叫车系统”,因为滴滴的搅局,这个没有实现!所以全怪滴滴!
不得不说,上海在全国范围内出租汽车的服务质量是最好的。但是,在网约车出现之前已经不可持续高质量经营下去了。挑客、甩客,一再出现,甚至引发,管理部门在陆家嘴等地搞大整顿。
现在,上海几乎没有多少本地司机,都是来自远郊的崇明岛了。如果不是2016年2月,发生了外地籍贯的上海出租车司机杀害孕妇案,上海还会继续放开外地籍出租汽车司机的准入。
你还真以为没有滴滴这样的搅局者,上海这样的出租车名片还能继续下去?
传统的出租车行业模式已经穷途末路了。 (三)资本有原罪,那你用爱发电啊!
当年,年广久卖傻子瓜子赚到了五位数的钱,就有人要割他资本主义的尾巴,要动一动他】,还是被邓小平保下来的。
如今媒体上动辄【资本有原罪】的恐吓,效果是一样的。
如果【资本有原罪】这个命题,能够复活的话,那么,【私有财产有原罪】同样是成立的。
【批判资本家】成为跨越12个时区、南北半球的时尚,安全、洋气,又乖。
装36克拉的“小清新”,不愿提到一个“钱”字:资本就是万恶的,资本是贪婪的,从头到脚都是血和肮脏的东西,是人的异化……但是,没有资金投入,没有产业,怎么会有这个行业?你能用爱发电吗?
刘强东涉及性侵,
自如的甲醛房,
滴滴顺风车上的凶杀案,
……
这些企业和个体都有问题,但是该处罚的处罚,该整顿的整顿,如果升华成【资本是有原罪的】,一切企业家都是靠不住的,必须要国有化,必须政府小组入组……这样的想法既愚蠢又坏。
呼吁政府可以好好管一管,所以风雨欲来、恩威不测的对于企业的风险正在造成严重的后果,让企业家准备随时弃船逃跑。
3年前一篇狗屁不通的《别要让李嘉诚跑了》,引发过一次社会恐慌。
这几天,一篇狗屁不通的《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应逐渐离场》引发了众怒,更严重的问题是,有人把它作为了某种信号,是不是要变天?
企业不是不应该受到处罚,不是不应该被敲打,但是,把企业家弄得战战兢兢,随时都可能“突然死亡”,这样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真的好吗? 这几天,很多人感觉到自己处于国家命运、社会转折的十字路口。真的不要,天真的以为社会只会越变越好。
李嘉诚已经套现跑了,这一回,轮到你们喊“别让滴滴跑了”?
很多90后的小朋友们,总是羡慕当年爹妈能够分房的时代,觉得生不逢时。我是用过粮票的人,所以我知道什么叫吃不饱,我更知道计划经济时代意味着什么
好心办坏事儿、烧香引鬼的事,在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过很多次。
滴滴必须敲打,但不要犯中二病。“资本原罪”这种幼稚的、假装时尚的,并且最终是烧香引鬼的话少说——特别是自媒体和评论员们。
别等滴滴死了,再烧纸。
——你知道,当年上海坐出租车还需要开单位介绍信的吗?
标签:
共0条

    专题报道

    • 暂无专题报道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