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娱乐正文

【娱乐观】郭敬明韩寒的成功学,其实并无区别

诺哈娱乐 2014-07-28 00:05:00 626阅
  腾讯娱乐专稿 文/朱白
  有人说,为什么一个连二流都算不上的导演、一个刚刚改行放出处女作的导演,两个人竟然会吸引这么多的关注度,从粉丝电影大数据到火爆加破纪录的票房成绩,近十多天来,每天关于郭敬明韩寒的话题就像森林大火,任各种消防器材、老天降雨都无法扑灭,看客们的唯一侥幸心理只能是,等待森林中的树木烧光。
  与其说郭敬明韩寒是各自群体的偶像,并用自己的号召力一次次成功变现,不如说是他们合力代表了当今中国社会的一种主流价值观,那就是将世俗成功当成唯一并最高的指示。
  郭敬明在“小时代”系列中,不管是渲染姐妹情缘,还是因为人性的自私而爆发的撕逼大战,无不是在一个强大物质背景下表达的,这里的人是天之骄子的富二代,是成功的作家,是被捆绑着物欲符号的一大群靓女俊男。电影不是告诉你什么成功励志的秘诀,而是告诉你成功之后有多美好,以及生而为人为什么一定要成功。
  所以大量非郭敬明粉丝的观众,在看了《小时代3》之后会破口大骂,一来这种空洞的物欲横飞的生活跟我没关系,二来你们还用这种物质的美好世界奠基了我的失败,凭什么我要用我两天的伙食费去成全你们的成功?
  与郭敬明的凌空蹈虚式物欲价值观相比,韩寒在《后会无期》中要表达的就含蓄多了,他用一群小镇青年,因为性格和命运各怀不同理想之后,最终除了现实、呆板、入世的乡村老师,都一个个的消失了,这种消失也是一种我们生活中大多数人作为分母的消失,也是奠定成熟、务实的成功者的消失。
  《后会无期》容易让普通观众产生好感,毕竟乡村生活、小镇青年进城后可能遇到的现实南墙、一路上碰到的仙人跳妓女和江湖骗子,都可能是我们见识过或者听闻过的。但这种披着小人物外衣的成功励志学,不但依然与你我无关,也是在为一种庸俗的价值观张目,即,陈柏霖扮演的江河没有在教师岗位上有所表现,而是通过一部描写家乡的小说而获得成功,对于小说家来说他的成功又是在建立在被改编成电视剧之后获得的。
  这就是韩寒要输出的价值观,入世、务实、识时务,而艺术、情义、朋友、家乡等等都不重要,或者说他们是成就自己成功的重要的砝码,而非原本的价值体现出来的。
  胡生不明不白地消失了,马浩汉也在告别之后不知所终,刘莺莺只是马浩汉的一个荒诞的情欲符号,苏米最后出现成了江河获得成功的一个体现,这种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战斗思想,正是韩寒要塑造的小镇青年成功要素和要花力气拐弯抹角表达的价值观。韩寒式的成功是用蔑视社会混子和无能堕落来实现的,但终归不过是虚妄的成功而已,逼格也就仅仅比郭敬明高那么一点点,而当然又要比高晓松的“诗和远方”低那么一点。
  也许郭敬明韩寒在通过电影释放的价值观这件事上,根本就不存在竞争,某种意义上,他们是代表一种人,即,对文艺产品审美一般般、对成功有渴望、对屌丝无视甚至要踩着他们肩膀出人头地的人群。
  与这两者相比,近期的《老男孩之猛龙过江》倒是可以看成一种逆势而动,那种屌丝的自嘲和原本浑然天成的卑微,或许可以让我们这些人群中占大多数的人们缓口气,毕竟还有跟我一样的碌碌无为并保持一颗随时中双色球彩票上进心的人,虽然屌丝逆袭放在概率里也是虚妄神话,但毕竟那种挫败感充满真实,也没有将成功建立在排他性上。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标签:
共0条

    专题报道

    • 暂无专题报道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