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时事正文

委内瑞拉经济崩坍 这些在丛林中生活了9000年的人被迫进城谋生

腾讯财经 2017-08-13 07:35:35 0阅
腾讯财经讯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坐在一辆行驶中的卡车的后车厢里,20岁的委内瑞拉瓦劳人RogelioQuionez数月来已经搬了四次家。身高不足1.6米的他,看起来像是个顽童。他身边坐着他的妻子,以及两个年幼的儿子,以及另外4个和他们一家四口一起到巴西亚马逊州首府玛瑙斯市寻求避难的瓦劳人。
自2014年委内瑞拉经济开始崩塌以来,暴力、高的吓人的通胀率,以及严重的食品和药品短缺,已经让许许多多委内瑞拉人竭尽所能逃离这个陷入混乱的国家:精英们拿到了美国的签证,去了迈阿密;中产阶级坐飞机逃到了像布宜诺斯艾利斯这样的国家;穷一点的委内瑞拉人则步行穿过边境,到哥伦比亚的城市谋求生计,但是却没有像瓦劳人远赴马瑙斯这样的难民流动。
download 自去年12月份以来,已经有500名瓦劳人远赴马瑙斯市
据了解,自去年12月份以来,已经大约有500名土生土长的瓦劳人到该市寻求避难。 7月份的一个下午,马瑙斯市政府将数十名瓦劳人临时安置在“CidadeNova(西班牙语,意为“新城市”)”社区内的一栋两层公寓楼内。Quionez一家住在一套两居室内。他花了20雷亚尔(约合6.4美元)买了一部二手手机。这部手机不能打电话,Quionez只是用它来录下收音机里的歌曲。
人类学家认为,瓦劳人及其祖先已经在委内瑞拉的东北部地区生活了长达9000年,是瓦劳部落的土著居民。这个古老的部落靠打渔、狩猎和采集为生。整个瓦劳部落大约有40000人。近几十年,瓦劳人开始经常出入附近的人口聚集中心,并开始越来越依靠外界的医疗处理、一些消费商品,以及来自委内瑞拉政府的援助。然而,这些被瓦劳人视为“新鲜事物”的必需品,已经伴随着委内瑞拉政治和社会的垮台而消失。为了重新获得这些必需品,2016年12月份首批瓦劳人进行了一场千里之行:向南穿过委内瑞拉一些中型城市,以及巴西的边境城镇,最终抵达一座真正的大都市:马瑙斯。要知道,在此之前几乎没有哪个瓦劳人曾经来过这么大的城市。
7月14日,马瑙斯市政府将一些瓦劳人临时安置在“CidadeNova(西班牙语,意为“新城市”)”社区内的一栋两层公寓楼内
自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以来,马瑙斯一直都是巴西唯一一个自由贸易区的故乡。现如今,这个城市的东边,一个工厂接着一个工厂,工厂的所有者既有国内企业,也有像三星、本田、哈雷和宝洁这样的全球大企业。
Quionez出生在瓦劳部落发展光谱的末端。2016年7月份,他第一次到委内瑞拉和巴西的边境城镇卖用莫里契棕榈纤维编织而成的篮子和吊床。今年2月份,Quionez的妻子生下了第二个儿子,早产两个月。权衡再三,一家四口决定加入寻找更好生活机会的瓦劳人的队伍,到马瑙斯生活。
4月份,318名瓦劳人抵达马瑙斯。当地政府机构和慈善组织联手照顾这些外来者。根据当地人权秘书处提供的数据,232名难民占用了马瑙斯市中心繁忙鱼市附近的五栋大房子。另外86人则露宿在公交终点站附近的立交桥下。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瓦劳人来到这里,立交桥已经成了马瑙斯的一块“狗皮膏药”,很影响市容。5月4日,该市市长宣布进入“社会紧急状态”。次日,五栋大房子中的一栋,被人坡上了汽油,瞬间成了火海。住在这里的瓦劳人不得不带着为数不多的家当——大多是别人捐赠的衣服——逃到别处。目前,尚不清楚纵火者究竟是出于仇外心理,还是因为大量涌入的瓦劳人让当地毒品贩子和人口贩子获得了他们不想要的政府注意。在亚马逊州,毒品交易和人口贩卖都很猖獗。然而,这场事故却未能阻止瓦劳人的涌入。当月,那些露宿立交桥下的瓦劳人,被转移至一个体育馆避难所。
对于避难者来说,医疗是头等大事。一些瓦劳人发现,在是征信附近的小空调房接受治疗时,经常得用两名翻译——一名负责把瓦劳语翻译成西班牙语,一名负责把西班牙语翻译成葡萄牙语。那些教瓦劳人如何吃药的城市医生,要负责1000多次检查。最常见的疾病是呼吸道感染、寄生虫和热痱子。
download 在马瑙斯避难的瓦劳人的领导人,他说希望有一天能回到委内瑞拉,到那时委内瑞拉有和巴西一样多的食物
Quionez的小儿子刚到马瑙斯时染上了风寒,吓坏了他和妻子,幸运的是小家伙并无大碍。后来,Quionez又带着他去看医生,为了治疗热痱子。会西班牙语的Quionez说,“在委内瑞拉,热痱子让孩子们丧命。在这里,医生能治好他们。”
在马瑙斯市,瓦劳人可能得到了相对较好的接待,因为该市的很多居民的祖先都是因政治和气候灾难逃到这里的。自十九世纪上半个世纪——马瑙斯市从一个只有30人的小地方变成了一个橡胶新兴城市——以来,马瑙斯市对移民来说一直极具吸引力。数以万计的外来人口涌入该市,其中大多数来自巴西东北部遭受旱灾重创的地区。马瑙斯市是巴西首个通电并使用手机的城市,并得到了“热带巴黎”的美誉。
生活在这座大都市的Quionez,发现自己仍深陷困境。目前,他靠在红绿灯十字路口处买瓶装水为生。他希望能在建筑工地工作,或者帮别人打扫房屋,抑或其它能让他每天至少赚到50雷亚尔的工作。只有这样,他才有钱养活妻儿。他渴望买微波炉、电视机、洗衣机和床。值得一提到是,他是瓦劳人中的“少数”——因为绝大多数的瓦劳人想要回到委内瑞拉。这些瓦劳人在马瑙斯的日子,只是过去几十年内瓦劳人所做的一切的“超大版本”:冒险进入一个富裕的经济体,获得必需品,然后回到自己的地盘。根据亚马逊州政府发布的数据,5月至7月中旬至少125名瓦劳人背着大包小包返回委内瑞拉。
download 马瑙斯的港口
在接受采访时,马瑙斯市市长Arthur VirgílioNeto指出,虽然该市一直正确对待难民——自2010年以来已经接收了7000名海地地震受难者,现在又接收了瓦劳人和数以千计的其他委内瑞拉人——但是现在已经到了该在边境修建一个难民中心的时候了。“委内瑞拉政府的崩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我们没想到会有这么的委内瑞拉难民涌入,”VirgílioNeto说,“我们也有自己的难题要解决。作为市长,即便是日夜不休地工作,我也没办法满足所有在这个城市生活的马瑙斯人和巴西人的基本需求。” 带着妻儿来到马瑙斯的RogelioQuionez(身穿红色条纹T恤),之所以来到异国他乡,是为了能有药治病,有饭吃,有工作可干
VirgílioNeto并不是在夸大自己所面临的挑战。今年上半年,马瑙斯自杀率较比去年增长了25%,而21%的失业率更是巴西26个首府中最高的一个。25万人处于失业状态中。近来,该市最重要的工业枢纽也陷入了困境:2014年鼎盛时期,该枢纽雇用了12.2万人,现在减少至8.5万名工人。VirgílioNeto强调,这些只是直接工作岗位——若加上间接工作岗位,这个工业中心几乎负责了马瑙斯所有的就业。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马瑙斯企业销售额总和同比增长10%,至314亿雷亚尔(约合100亿美元)。但是,鉴于那些受教育且有工作经验的委内瑞拉难民都可能只能在该市的工厂内工作,瓦劳人的工作前景就更加黯淡无光了。(米娜)
标签:
共0条

    专题报道

    • 暂无专题报道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