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触版 彩版 简版
社区>家族>槑槑槑槑槑槑槑槑>论坛
*网购技巧:千万内部券红包等你领。

回复:0 浏览:322

一朝酒饮尽,怀良辰以孤往
分享: 新浪 腾讯 空间 手腾
 ι 公子ζ天岚‰ 
[楼主]: ι 公子ζ天岚‰ 
[在线]:2017-02-17 13:58:08
[职务]:家族副族长家族版主帖吧吧主
[勋章]:
[关注]:家园.空间.帖子.相册
发表时间:2017-01-03 09:32:07 我有话说(0人参与)
全文(共3页)
近日我携砚台的邀酒信去桃花源见她。去之前,她和我说,我等你围炉夜话。希望来一场雪与我一起迎接你。

见信如唔,自持喜悦。坐在窗前,北京的冬日,沉浸在冬日固有的银灰色调里。我的思绪早已飞向桃花源,想象雪满山林,身前炉火哔剥,如有所待。

遥想在写那篇《约酒信》前与砚台的初相识,畅聊整日,像极了多年的旧友。我们谈酿酒、爱情、文学作品、民歌民俗、山居生活、种花,情谊无不绵延。

时至今日,几月已去,突然就到岁晚,一年将尽,还真想念她啊。

晚来将雪,总暗藏着一种等待的心情,等酒信,等佳人,等雪。等雪落下来,我要向她举杯,满怀情深,向一片虚空。



出发那日,是夜里的车,一张硬卧,灯也熄了,车厢中偶尔悉索的响动也无关紧要。我手心捏汗,随意往窗外一瞥,经过不知名的城市,霓虹灯遥远又相似;偶尔也会途径一场雨,雨水拍打在车窗,又滑落。

透过车窗户看玻璃上我的倒影,我问自己,如果与砚台见面,第一句会说什么?

我提起笔写下这一天的心情,车厢过道里来来去去的旅客,他们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彼此意识不到,可我笔下的言语已经是另外一座城市的人了。

清晨睁开惺忪的眼,看着火车窗外,轻快的光线平平仄仄落在青山,有时候雾气绕在平原的树林间。远方的地平线,清澈的婴儿蓝,温情的裹着一抹羞红。



在九江下车,艳阳高照,知道没有雪迎接我了。我并不感到失落,因为我披着一身的雾去见砚台了,我想她一定能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认出我的。

到达桃花源已是上午近十一点了。我跟随着几个当地人走过桥头,他们提着熟食和活鸡。

我不与任何人搭话,直奔青砖砌成的旧房子,屋前有酒缸,想必就是酿酒坊了。

或许是我去的不是时候,酒坊内人头攒动,每个人都在围观,两眼充满好奇,打量着锅炉。



我站在人群最后,有点不知所措。我害怕人多,也害怕我和砚台都没有认出彼此。

我开始踮起脚尖,脖子拉得很长很长,向里东张西望。这时,火炉前,也有一位女子抬头望向人群中,眼神穿过人群,最后落在我的身上。那一刻,我们四目相对,好像在心里说了许多悄悄话。

我向她招手,说道,北京的牧鸯。

她也招招手,淡然地说了一句,牧鸯,过来坐。

是啊,我们都没有激动,似乎不需要任何的开场白。她就是我心里的那个她,不需要任何修辞手法去装饰,一切都是坦然的、淡淡的。

有些缘分,不期然间蓦地相逢,只相对无言微笑。恰似《山桃红》中的一句“是哪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好处相逢一言。”



我走过去,靠近她坐着,炉火烧得正旺盛,火星子四溅,酿酒的锅炉冒着蒸汽,新酒从竹筒里流出,一滴一滴落满酒缸。酒香浓郁,飘出十里开外。

品一壶上乘新酒,需要时间也需要耐心。

她随手递给我一杯热酒,我接过,轻轻品尝,不敢大口喝。我不能这么随便对待她千辛万苦酿出来的酒。每尝一口,酒融进血液,好像能听到她的情思。她酿的每一缸酒,都融入了她的喜怒哀乐。喝完她的酒,我自然是理解她的心思的。

我不曾对她说谢谢酿酒请我们喝,也不曾表达我的情意。我只是静静地端望着她。

有一种情感是,越喜欢,越舍不得说出口,越自持。总觉得过于喧哗的事物消失得太快,如人间好时节,朱颜留不住。

喜欢她的人那么多,我能不能做那个静默相待,不动声色的人?

她很忙,忙着与前来喝酒的读者打招呼,与旧友寒暄,还要照顾到慕名而来的各路领导。

但她依然很留意我,记得我在她的左右。我们言语不多,却能感受到彼此的气场
下页.余下全文 (第1/3页/3945字)
回贴列表(0)
回复该贴

社区>家族>槑槑槑槑槑槑槑槑>论坛
广播找管理aiku.cid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