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触版 彩版 简版
首页>新闻>社会

快递小哥发现100公斤毒品线索,警方重奖30万

南方周末 2017-01-12 17:33:41
download
全文(共2页)
2013年12月29日,涉毒严重的汕尾市甲西镇博社村,警方强攻毒窝。(视觉中国/图)
作者:李志之
本文首发于2017年1月12日《南方周末》
攻打博社村,冰毒价格翻了两番。围剿惠东县,K粉价格涨了一倍。
作为“全国毒情最为严重、最为复杂的地区”,广东省进行了三年“雷霆扫毒”,禁毒战果首次出现回落,但多项指标仍处于高位,毒情依然严峻。
“广东禁毒工作做好了,全国禁毒工作就做好了一半。广东毒品问题解决好了,全国毒品问题就解决了一半,这就是广东的分量,远远超过云南。”
侦破毒品刑事案件2.3万余宗,占全国的15.6%,远超第二名数倍;
打掉制贩毒团伙2158个,比全国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总和还多。
这是广东晒出的2016年扫毒“成绩单”。
在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局长邓建伟看来,禁毒战果就像硬币的两面,既说明成绩喜人,也暗示毒情依然严峻。
自2013年7月起,广东开展为期三年“雷霆扫毒”专项行动。禁毒战果连续增长,2015年达到历史巅峰,全省共侦破毒品犯罪案件三万余宗。
2015年年底,国家禁毒督导检查组的相关领导甚至表示,国家禁毒委已经将主要精力从云南转移到广东,“广东禁毒工作做好了,全国禁毒工作就做好了一半。广东毒品问题解决好了,全国毒品问题就解决了一半,这就是广东的分量,远远超过云南。”
2016年是“雷霆扫毒”的收官年,禁毒战果首次出现回落。邓建伟说,“这说明我省的毒情形势正步入拐点。”
博社村、惠东县:冰毒、K粉围剿战
2013年9月,广东省公安厅成立陆丰、惠来禁毒工作专班。攻破制贩冰毒“堡垒”博社村,被确定为“雷霆扫毒”的揭幕战。
博社村是陆丰地区涉毒“第一大村”。警方预计,全村有两成以上家庭直接、参股生产冰毒。
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侦查一科支队长陈亚光是专班成员之一,任务是摸清博社村内的制毒窝点。
“制毒在这里接近于半公开化了。”陈亚光回忆,博社村村口曾立了一个落款为村委会的告示牌:严禁乱倒制毒垃圾。不远的空地上,垃圾近两米高,制毒用过的麻黄草随意扔在路边,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化学物品味道。
博社村常年活跃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毒贩。当地摩托司机都知道,背着方单肩包的年轻人都是来这里贩毒的。那种单肩包也被叫做“贩毒包”。
陈亚光和同事刻意打扮了一番,但进村不久,路上便冒出了几十个青年小伙,开着摩托车将他们团团围住,剐蹭直到逼停。原来,村里有各种明哨暗哨,交通要道设有探风点。进村的陌生面孔都需要接受盘问。陈亚光发现,开车离开村子后,还会被尾随一段时间。
一次,有村民感觉陈亚光的同事有些异常,就大喊“这些人进村偷东西来了”,村民很“默契”地将他们团团围住。眼看着对方就要动手,幸好同事灵机一动暗中报警,警方把他们连同村民一起抓进了派出所,这才没有暴露。
为了一举将博社村的禁毒团伙歼灭,陈亚光和他的同事必须小心潜伏,否则,铺垫了半年的“天网”很有可能功亏一篑。
这是有前车之鉴的。据邓建伟介绍,2000年以来公安机关在博社村开展的禁毒执法中,曾4次遭到村民阻碍执法。老弱妇孺会冲在最前面纠缠,而青少年摩托车团队则聚集起哄堵路,甚至哄抢毒品。
2013年12月29日凌晨,收网的时间到了。四十公里外的海丰县,三千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在夜色的掩护下,直奔博社村。
邓建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此大规模异地用警、异地集结,这在广东省是史上首次。他们协调了武警、边防和汕头、惠州、梅州、河源四市警力。
这次行动,还启用了警用直升机、边防快艇,配备防暴犬。时任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政委邱伟解释,边防快艇主要从海上进行封堵,防止嫌疑人从海路逃跑。
109个行动小组很快纷纷传来捷报。据警方统计,此次清剿行动,一举摧毁18个特大制贩毒犯罪团伙,抓捕网络成员182名,捣毁制毒工场77个和1个炸药制造窝点,缴获冰毒2.9吨、制毒原料23吨、枪支9支、子弹62发、手雷1枚等。
行动过后,陈亚光终于可以剃掉用于伪装的山羊胡了。他说:“过去进村是偷偷摸摸,以后进村可以光明正大了。”
打掉一个博社村,直接影响了毒品“行情”。据介绍,2014年一公斤的冰毒价格大概是八千元,很快翻了一倍,2016年下半年又翻了一倍。个别案件中,甚至出现了每公斤6万元以上的价格。
同样因为警方的打击,氯胺酮(K粉)价格目前已达每公斤8万元,而两年前的价格是3万到4万。
据警方统计,2010年至2012年全国查获的K粉,20%来自惠东地区。
惠州市禁毒支队大队长佘海强回忆,当时惠东县的K粉不但产量高,甚至形成了“品牌”,“同样的原料,同样的工具,但是别人就是制作不出惠东品质的K粉”。惠东人的K粉配方,只在本宗族内部公开,传男不传女。
2013年10月9日凌晨,在公安部指挥下,广东省公安厅、惠州市公安局和省武警边防总队出动两千余名警力,一举摧毁制贩毒犯罪团伙3个,抓获制贩毒嫌疑人168人。2014年,惠东成功摘掉广东省毒品犯罪重点整治的“帽子”。2016年6月15日,广州,某快递小哥因向警方提供毒品犯罪线索有功,戴着“变形金刚”面具接受现金奖励。(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供图/图)
白云区:国际物流战
2015年底,国家禁毒委在惠州市举行全国禁毒重点整治工作会议,对挂牌整治和通报警示的地区进行了调整。
6个毒品问题严重的县市区被列为重点挂牌整治地区,广东省占了2个;18个县区市列为通报警示地区,广东省占了4个。
广东被挂牌整治的两个地区,陆丰市已是第三次“戴帽”,广州市白云区则是首次被列为毒品中转、集散地挂牌整治。
拥有12年禁毒经验的杨利勇临危受命,从广州市公安局空降白云区分局,担任禁毒大队大队长。
在杨利勇看来,白云区地处广州交通要冲,有多条跨省高速公路出入口,是华南地区重要的物流中转基地,物流和快递公司纷纷在此建立物流总部和总装基地。
贩毒分子“瞄上”了白云区庞大物流快递网点与客运站场。杨利勇接手的第一宗案子,一个以台湾人为核心的特大贩毒团伙的主要贩毒渠道就是国际物流。
当时,白云区正在对物流公司和快递行业进行整顿,取缔了43家,停业整顿193家,并对快递人员开展了毒品辨认技巧的培训。
所以,当快递小哥黄某发现4台空气压缩机超重时,马上就起了疑心,联系了派出所民警,最终从中发现了100公斤毒品。
然而,因为没有明确的指向和线索,寄件人尚某坚称自己对毒品一事不知情,案件陷入了僵局。这时,杨利勇需要做一个决定:“拔钉子”还是“割韭菜”?顺藤摸瓜,还是点到为止?最终,他揪住一个细节,摧毁了尚某的心理防线。
与此同时,尚某的另一批货物也被警方截获,40个拉线机正要运往菲律宾。
“看起来就是一块实心铁。”杨利勇说,几乎没人相信,这砖头大小的铁块里还能藏毒。是否打开拉线机,大家产生了分歧。
走访了好几家磨具厂,对方都说无能为力,但是杨利勇依然坚持要打开铁块看看,“这批拉线机运到菲律宾的运费远远高过了售价,十有八九有问题。”
最后,从消防部门借来了切割机。“刀片都磨坏了好几把,才切开了拉线机,一看,果然有毒品。”杨利勇说,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顺着这条线索,贩毒集团的头目潘某被抓捕,在他的车上,警方查获了20余公斤毒品和3支手雷。
自此,白云分局禁毒大队彻底剿灭了一个以物流为主要运输渠道的特大国际贩毒团伙,而提供线索的快递小哥黄某,戴着变形金刚的面具领走了自己30万元奖励。
白云区还另有两位快递小哥也曾因举报有功,分别获得10万元和19万元奖励。
2016年10月,白云区新设立总金额高达300万元的奖励基金。快递小哥按要求使用手机App实名采集系统,对寄出物件进行开箱验视、拍照、完整采集寄件人信息,成功上传数据,可以获得每条0.1元的奖励。
如果快递小哥所采集的信息,在公安系统后台实时比对产生了预警,协助公安机关成功抓获涉毒人员或查获毒品的,还将按照相关涉毒有奖举报机制额外获得奖励。
截至2016年11月24日,通过该手机App上传的实名寄递信息累计约67.5万条。最为积极的是松洲街的一名快递小哥,共上传了5405条信息。
此外,针对城中村多、毒贩便于藏身的特点,白云区还在全区推装智能电子门禁系统,从中抓获涉毒犯罪嫌疑人434名。
2016年的数据显示,整顿一年以来,白云区查处涉毒人员数同比上升49.83%,110涉毒警情、犯罪地指向明确的线索和协查指向分别下降11%、19%和24%,抓获涉毒犯罪嫌疑人同比上升28.8%。
“全国第一”能否摘帽
广东毒情的严重性在于,保持着多项“第一”纪录,如吸毒人员全国第一,制造毒品犯罪(主要是冰毒、K粉)全国第一,毒品的集散全国第一。复杂性则在于,消费、制造、集散、过境的“四位一体”,境内外毒贩聚集与娱乐场所涉毒问题非常突出。
数据显示,“雷霆扫毒”三年来,广东制毒活动空间正在缩小,制毒发案数在全国的比重,已从2014年的59.6%降至2016年的37.5%。国内外源头(产地)指向广东省的毒品案件数,2015年下降了11.4%,2016年又下降了42.8%。
虽然发案数和占比都大幅下降,但制毒形势依然严峻,2016年广东仍有17个地市发现制毒活动。
邓建伟说,许多地方毒品都是单向流动,但是广东的毒品是双向流动,不但流入还要流出。三年来,共有20多个省份、港澳台以及40个国家侦破的重特大贩毒案件和经营线索,指向广东省。
经过三年治理,毒品来源地的面貌有了改观。佘海强记得,三年前,每天去办公室,“闹闹哄哄,简直像个菜市场”,来自全国各地的警察到队里要求协助,“现在每天冷冷清清,几乎都没什么人来”。
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初,国际贩毒集团就将目光投向了广东,开辟了所谓的“中国通道”。广东成为亚太地区毒品集散地、跨国(境)贩毒通道。“金三角”毒品的经典路线是,通过缅北经云南进入中国,大量运往广东,一部分转运内陆省市和国际市场,一部分就地消费。
广东是毒品消费大省,毒品滥用人数占全国的六分之一。全省登记在册吸毒人员累计达64万名,全国最多。强制隔离戒毒人数从2013年的6万名,增长至2015年的8.9万名。强制戒毒床位也是全国第一,年均利用率都超过90%。
庞大的“三非”人群(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的外国人),也是其他省份没有的。以华裔、非洲、中亚籍为首的境外毒枭,频频操控大宗走私毒品出入境活动,使得大量的“骡子”(运毒的马仔)活跃在广州地区。
在调往白云区之前,杨利勇担任广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情报大队大队长,负责涉外的毒品交易。在他看来,相近的气候条件、发达的小商品市场以及历史原因,使得广州地区形成了一些非洲人聚集地。
与国内毒贩相比,“这些人更狡猾”,他们会撕掉自己的护照,并且只会说土语,非常难审讯。他们在办案时,需要更讲究证据,“哪怕零口供也能把案子办下来”。
按照规定,被戴“国帽”的禁毒重点整治地区,验收期是三年。两年后,驻扎白云的杨利勇和驻扎陆丰的陈亚光,都将迎来又一次大考。
下页
(第1/2页/共4509字/130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