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触版 彩版 简版
首页>新闻

美媒:还是民主国吗?美国正变成“特朗普斯坦”国

观察者网综合 2017-01-05 18:11:36
download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全文(共2页)
美国《纽约时报》1月3日刊登专栏作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文章《美国正在变成“特朗普斯坦”国》。克鲁格曼称,美国正把权力移交给一个崇尚个人崇拜的人,特朗普在“本能”上是不民主的,掌权过程也面临合法性危机,并质疑特朗普当选“在一个长期以来都骄傲地充当世界各地民主国家榜样的国家里,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克鲁格曼分析称,这场溃败不是从天而降的。美国已经在这条通往“斯坦主义”的道路上走了很久,因为共和党几十年来一直在破坏美国的政治文化。
克鲁格曼在去年12月16日曾称特朗普需要灾难和恐慌来获得支持率,就像当年的“9·11事件”将小布什的合法性危机一扫而空。特朗普随后回应称克鲁格曼是《纽约时报》里的小丑,“这人要疯到什么程度才会说这种话?!”以下为《纽约时报》原文:
2015年,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出现了一座新的公共纪念碑:该国总统骑在马背上的巨大镀金雕像。这可能会让你觉得有点过分。但是,在这些名字以“斯坦”结尾的国家,也就是苏联垮台后出现的中亚国家里,个人崇拜实际上是一种常态,所有这些国家都是由强权人物所统治的,他们身边还围绕着一小群有裙带关系的富有资本家。
美国人曾经在这样的政权中,在它们拙劣的独裁者身上,看到很多好笑的蠢行。现在还笑得出来么?作者保罗·克鲁格曼
毕竟,我们正要把权力移交给这样一个人,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里,他一直试图在自己身边建立起一种个人崇拜;要知道,他的“慈善”基金会花了不少钱,买下自己的创始人的一张六英尺高的肖像。同时,看看他的Twitter就足以表明,胜利当选也丝毫没有缓解他对自我满足感的追求。所以一旦他上任之后,可以预料会有大量自我膨胀的事情发生。我不认为会发展到镀金雕像的地步,但是真的吗,谁知道呢?
与此同时,距离就职典礼只有几个星期了,唐纳德·特朗普在减少他的商业帝国所制造的利益冲突方面,没有任何实质性举措,这样的利益冲突是前所未有的――或者用他在Twitter上那句著名的话说,是“未曾总统过的”(unpresidented)。他显然不打算做点什么,事实上,他已经开始利用政治力量来为自己牟利了,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一些外国政府开始光顾特朗普酒店。
这意味着特朗普将违反宪法中关于薪酬条款的精神,也可以说是违反了条款本身,该条款规定,总统自宣誓就职那一刻起,就不能从外国领导人那里获得礼物或利益。但谁能向他问责?一些著名的共和党人已经表示,与其执行道德法规,不如由国会来做出修改,以便适应这位伟人。
腐败不会局限于最高层:新政府似乎露骨地将假公济私置于我们政治体系的中心。亚伯拉罕·林肯可以领导一个由前竞争对手组成的团队;唐纳德·特朗普却似乎正在组织一个裙带关系团队,选择一些亿万富翁来担任他政府班子里的许多关键岗位,这些人身上都充满明显而复杂的利益冲突。
总之,美国正在迅速变成一个“斯坦”。
我知道很多人仍然试图说服自己,这位新统帅在本能上显然是不民主的,其掌权的过程在合法性上也有问题,但是即将到来的新政府还是会正常地治理国家,一些特朗普的辩护者甚至宣称,我们不必担心这个新集团的腐败,因为富人不需要更多的钱。他们是认真的。
但让我们面对现实吧。我们所知道的一切都在表明,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充满大规模腐败、法治遭到蔑视的时代,一切都肆无忌惮。
在一个长期以来都骄傲地充当世界各地民主国家榜样的国家里,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从直接的意义上说,特朗普当选是由于联邦调查局对选举的公然干预、俄罗斯的暗中破坏以及新闻媒体的懒惰,它们乐于发布虚假的丑闻,而将真实的丑闻放在不重要的位置上。
但是这场溃败不是从天而降的。我们已经在这条通往“斯坦主义”的道路上走了很久:一个日益激进的共和党愿意做任何事情来获得和拥有权力,几十年来,它一直在破坏我们的政治文化。
人们往往会忘记,在2016年用的手法,到底有多少是早些年前就用过的。还记得克林顿政府曾遭到围攻,不断被指责为腐败,新闻媒体恪尽职守地用长篇报道炒作吗?但是这些所谓的丑闻最后没有一个被证明涉及任何实际不法行为。 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干预几乎肯定改变了这次选举,他以前曾在白水事件(Whitewater)调查委员会待过,该委员会花了七年的时间锲而不舍地调查一桩失败的土地交易,这一点并非偶然。
人们还往往会忘记乔治·W·布什的政府是真的非常糟糕,不仅仅是因为它以虚假的借口把美国拖入战争。那届政府还出现了大量任人唯亲的问题,许多关键职位的人选虽不见得合格,但都与高级官员有着密切的政治或商业联系,也可能两者均有。事实上,美国在占领伊拉克一事上的失败,部分原因正是由于同政界有关联的企业从中牟取暴利。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溃烂是否已经足够深入,以至于根本无法阻止美国转变为“特朗普斯坦”。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忽视令人不安的风险,简单地认为一切都会没问题,这种想法不仅具有破坏性,也是愚蠢的。一切不会没问题的。
下页
(第1/2页/共2044字/103阅)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