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触版 彩版 简版
首页>人文

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铲除哪些恶俗政令

人民网 2016-11-15 09:23:19
全文(共2页)
武昌起义后,各省相继宣告独立。1911年12月2日,东南重镇南京光复。各省代表从武汉移驻南京,选举孙中山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职,同年4月1日正式辞职。在履行大总统职权的3个月里,他时刻践行三民主义,把“民族、民生、民权”作为履职的原则和内容。无论是新政策的制定执行,还是自身行为,都以民为本,身体力行。其言其行,万民敬仰。执政风格与亲民风范,堪为后世从政者楷模。
宣誓就职
1912年1月1日上午,孙中山与赴沪的各省代表汤尔和、王宠惠、胡汉民、宋耀如、英文秘书宋霭龄和临时政府军事顾问荷马李等,从哈同花园乘马车直驱上海北站。抵站,万余民众欢送孙中山赴宁。孙中山同沪军都督陈其美、民政长李平书以及前来送行的驻沪各军队,上海各团体代表合影后,健步登上列车。11时,列车启动,鸣炮示庆,热烈欢送。
列车沿沪宁铁路北行,军民聚集各站热情迎送。“共和万岁”之声不绝于耳,热烈、简朴的迎送场面蔚为壮观。苏州、常州、镇江等站迎送者逾万,锣鼓喧天,欢声激荡,人们欢欣鼓舞,心花怒放。矗立列车窗口的孙中山,微笑着频频挥手向欢乐的人群致意。走走停停的火车,下午5时许驶抵南京下关车站。顿时,军乐队奏响铿锵雄壮的乐曲,长江江面的军舰、江岸炮台各鸣礼炮21响,江浙联军各部举枪致敬。各省代表、文武官员、绅商学子、工人市民等5万多人齐集车站,欢迎孙中山的到来。身穿水獭领大衣、头戴礼帽的孙中山信步走下火车,驻南京各国领事上前与孙中山握手、问候,表示欢迎。
载着孙中山一行的小火车,驶往城东两江总督署箭道车站。沿途街面店铺张灯结彩,机关团体彩旗飘扬。市民夹道,争相一睹孙中山风采。步出小火车的孙中山,向云集车站的民众频频挥手,点头致谢。他登上蓝色丝绸绣花马车,由军乐队前导直驱两江总督署衙门。
这天,寒风凛凛,细雨朦朦 。两江总督署门前广场上华灯高照,明光灿烂,红色彩绸与苍松翠柏交相辉映。手持礼帽,面含笑容的孙中山从容走下马车,向迎候的人们点头示谢。各省代表、各军将领拥上来与孙中山握手、寒暄。此刻,欢声四起,掌声雷动,广场一片欢腾。
简短热烈的欢迎仪式后,孙中山在黄兴、徐绍桢陪同下,健步跨进总督署大门。在这里,孙中山接见了前来欢迎的临时政府文武官员。
晚11时整,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就职典礼开始,仪式在总督署大堂西暖阁举行。各省代表、各军将领、各界人士、各国领事及外宾立于两侧。身着大总统礼服的孙中山笔挺地站立暖阁正中,表情庄重、严肃。胡汉民、陈其美、黄兴、徐绍桢分立于孙中山左右。司仪宣布:“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莅位典礼开始”,雄壮的军乐曲奏响,全场肃静。乐曲声止,景耀月代表各省报告大总统选举经过。他说:“今日之举,为五千年历史所未有。我国民所希望者,在共和政府之成立及推倒满洲专制政府,使人民得享自由幸福。孙先生为近代革命创始者,富有政治学识。各省公民选定后,今日任职。愿孙先生始终爱护国民自由,毋负国民期望。”随后,景耀月庄重宏亮地高呼:“请大总统宣誓就职!”
孙中山在全场中外官员的注目下信步上前,左手放于胸前大声朗读:“倾覆满洲专制政府,巩固中华民国,图谋民生幸福,此国民之公意,文实遵之,以忠于国,为众服务。至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于世界,为列邦公认,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谨以此誓于国民。”孙中山宣誓毕,景耀月、汤尔和代表各省致颂词和欢迎词,向孙中山授大总统印绶和玺绶。印文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国号为“中华民国”。孙中山立正恭身敬授后,启印加盖于《中华民国大总统宣言书》等文告之页。胡汉民宣读大总统《宣言书》后,将玺绶佩戴于孙中山上装左侧胸前。
徐绍桢代表各省、陆海军向孙中山致颂词。孙中山即以大总统名义发布《通告海陆军将士文》,希望军人“共励初心,守之勿失……”
孙中山在答词中表示:“当竭尽全力,勉负国民公意”。话音落下,全场欢声爆发,“中华共和万岁”“孙大总统万岁”的口号声此伏彼起,经久不息。两阶军乐队再奏凯歌,把热烈气氛推向高潮。兴奋、激动的孙中山高举双手,向大家表示感谢,连声说:“大家辛苦了!”
待秩序安静下来,孙中山宣布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施政方针。这时,南京北极阁、狮子山炮台各鸣炮21响,下关军舰汽笛轰鸣。隆隆炮声、宏亮笛音在古城上空萦绕,在神州原野回荡。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共和制国家政权诞生了!
就职典礼结束后,孙中山举行晚宴招待各省代表及来宾。宴会后不顾疲劳的孙中山,将客人一一送到大堂外天井。客人请他留步,他微笑着说:“国民是国家的主人,总统是人民的公仆,理应送到阶下。”这样,孙中山坚持将客人送到辕门外,一一握手道别。聚集广场的数万民众见孙中山出门送客,倍受鼓舞,纵情高呼“孙大总统万岁!”“共和万岁!”慈祥的孙中山深情地注目着群众,频频向大家挥手致意。
中华民国元年元月2日,孙中山以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名义发布《改历改元通电》。通电各省:“中华民国改用阳历,以黄帝纪元四千六百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为中华民国元年元旦。经各省代表团决议,由总统颁行……”
孙中山在当日发布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第一号公告中提出:临时政府的任务是“尽扫专制之流毒,确定共和,以达革命宗旨,完国民之志愿”。确定对内“民族之统一,领导之统一,军政之统一,内治之统一,财政之统一”;对外“持平和主义,与我友邦益增睦谊,将使中国见重于国际社会,且将使世界趋于大同”的方针国策。
同一天通过的《修改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明确规定“中华民国仿美利坚合众国政体,采行总统制,不设国务总理,由大总统实际兼任行政首长,直接领导中央行政各部。大总统有统治全国、统率海陆军、任免部长、制定官制以及对外宣战、媾和、缔约等权。大总统与参议院之关系为同意权与复议权并行……”
铲除恶俗
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领导制定了一系列的铲除封建恶俗政策法令,推动了当时社会的改革和进步,对近代中国的政治、社会的改革具有深远影响。
剪发辫。中国自秦汉至宋朝,男子均束发于头顶。清军入关后,强令男子剃发、留辫子。这样的发式,是民族压迫的标志。留学海外多年的孙中山,接受了西方先进的思想和生活方式。他认为男子留长辫是清朝贵族奴役汉族人民,是封建残余,男不男、女不女,不雅观、不方便、不卫生。长年为革命奔波,与清王朝彻底决裂的孙中山,1895年12月就剪掉象征清王朝专制统治的辫子。就任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决心推行全民剪辫。1912年1月5日,总统府秘书处以大总统名义发出《命内务部晓示人民一律剪辫令》,要求“令到之日,限20日一律剪除净尽”。上海遵照《剪辫令》精神发布的《布告》称:“强制人民把头发编成辫子,是地球五大洲之怪状,是历史数千年来未有之先例。”内务部《剪辫令》发出后,中国大地上掀起了剪辫热潮。一些地方自发组织义务剪辫队,当场为人剪辫。孙中山首先要求总统府全体工作人员、军人剪去辫子。几天之内,总统府的军政人员一个不留地剪去了辫子,蓄留平头或西式发型。孙中山还要求军人在文官陪同下持剪刀走上街头,向老百姓宣传留辫的危害和剪辫的好处。通过宣传教育与动员说服,愿意剪辫者军人执剪当众剪去辫子。孙中山还要求官兵对百姓宣传要有信心和耐心,同时也下达了强制性剪辫命令。为使群众接受新生事物,孙中山请外国友人根据中国人的面型、头型,劳动、生活等特点和实际情况设计新发型,供各阶层人士选择蓄留。
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后至1912年夏天,南京城中老百姓基本上剪掉了辫子,全国基本效仿南京,清朝统治者强加人民的枷锁被砸碎。
废缠足。缠足是束缚妇女的封建礼教,是强加给妇女的一种残忍的酷刑。深知封建恶俗残害妇女的孙中山,把妇女放足作为临时政府的一项重要任务。3月11日下令内务部通饬各省“劝禁缠足”。指出,此等恶俗“尤宜先事革除……”内务部次长居正即根据孙中山指令下达内务部令,要求各省立即将已缠足者放开,未缠足者不许再缠。如有违抗命令者,无论官员家属一律予以重罚。命令下达后,各省遵令执行。自此,受世界讥讽的千年缠足恶俗,得到根本的改观,日臻革除。
改服饰。清代服饰,统一着长袍马褂。孙中山认为这是专制统治的象征,冠裳落后就是中华民族及其服饰文化的落后。他深刻地指出“堂堂华夏,不齿于邻邦,文物冠裳,被轻于异族。”1895年孙中山发动第一次广州起义失败后赴日本在横滨“易西服”。就任临时大总统后他说:“从前改朝换代,必改正朔、易服色。现在推倒专制政体,改建共和,与从前换代不同,必须学西洋,与世界文明各国从同。”1912年1月5日,孙中山为军士服装下达总统令:“军士衣帽,无论阶级,一律黄色,惟领章及袖口,则照阶级分为五色。”在《临时约法》中公布服制:“男子常一是西装,一是褂袍。”由此,长袍与西服并存,彻底摒弃了清代官袍以马蹄袖、厚底靴为标志服饰。
为推行服饰改革,孙中山吸收日本学生装优点加以改造,设计出新式的中国服———中山装。日本学生装为单立领,前门襟有9个扣子,上下4个明袋。孙中山将这种服装加以改造。改单立领为立翻领,前门襟为5个明扣,上下4个平贴袋,袋口加软盖,各加钉一纽扣,既美观又可防止袋中东西遗失。袖子与衣服分开裁剪,袖口钉纽扣3颗。这种式样比西装简洁、明快,既庄重,又精神。后来,世人对中山装作具有时代特色的解释:袖口的3颗纽扣象征孙中山首创的“三民主义”,4只口袋表示“国之四维”,前襟5个明扣代表“五权宪法”。中山装的裤子参照上衣改造为:前面开缝钉暗扣;左右各设一个大暗袋,平时手可插在袋中显得洒脱自如;前右部置小暗袋,可放手表等贵重小物品;裤腰打褶裤管翻边。
孙中山不仅是中山装的设计者,而且是中山装的推广人。在各种场合他以身作则着中山装,为民众示范,引领服饰改革潮流。不多时,中山装很快流行,成为官兵平民着装的时尚。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来,虽然着西装的人多了,但是中山装魅力尤存,仍为中国男性服饰之一。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出席某些国事或接见军队时着中山装,就是对中山装的肯定、继承和发扬。
禁刑讯。刑讯,是中国历代统治者对付犯人或一些无辜者的一种野蛮的逼供手段。从春秋战国的五马分尸到明清的鞭笞、体罚,无一不是以人体难以承受的痛苦手段来达到执政者的目的。孙中山认为残酷的刑讯以及不人道的体罚,是社会极端落后的表现,为开明社会所不齿,为万国所摒弃、所讥讽。孙中山认为清朝之所以灭亡,就是因为虐政所致,对此他深恶痛绝。在颁布的禁止刑讯的条律中孙中山强调:各级官署审理案件,不准再用苔杖枷号及其它不法刑具,罪犯应当受罚时,改鞭抽上枷为课以罚金或拘留。
改称呼。称呼,虽然是人际交往中的一个形式,但是在封建王朝时代反映的是森严的社会等级制度,人身依附关系与社会地位的不平等。这样的形式和制度,与孙中山崇尚的自由、平等、博爱观念是格格不入的。他就任大总统后一直注意政府官员之间、官民之间、上下级之间的称谓。在任时他以大总统名义饬令内务部下文通告全国:官厅为治事之机关,职乃人民之公仆,本非特殊之阶级,何取非分之名称。孙中山下令:各官府人员之间均以官职相称呼,不得再称大人、小人、主人、奴才。民间普通称呼为先生或君,一律不得沿用前清官府的恶称。
废跪拜。跪拜,是愚忠愚孝的封建礼节,反映了封建社会人格的不平等。这种礼节,与孙中山信奉的“天赋人权”学说绝不相容。在临时参议院成立之前,孙中山在各省代表会议上力主废止跪拜礼节。规定普通相见为一鞠躬,最高礼节为三鞠躬。孙中山的提议,各省代表以热烈鼓掌形式表示一致通过。自此,封建跪拜礼由鞠躬礼取代,在全国迅速普遍实行。
重人权。中华民国建立时,社会上存在大量“贱民”阶层。他们人生受到很大限制,长年累月衣不遮体食不裹腹,生存权利得不到保证和保障。更有甚者一旦“贱民”加身,就得世代相袭,真可谓“一人蒙垢,辱及子孙”。如此蹂躏人权,是与孙中山制定和颁行的《临时约法》中关于资产阶级共和国保障人权的原则和精神不相容的。一直立志改变这种状况的孙中山痛心疾首地说:“此情与奴隶有何不同,如不改,谈何共和民主?谈何民生民权?”临时政府刚成立,孙中山立即通令改“贱民”身份,正式宣告:“当兹共和告成,人道彰明之际,岂容此等苛令久存,为民国玷?”庄严宣布:所有贱民,对于国家社会一切权利,公权若选举、
下页
(第1/2页/共8650字/69阅)
标签: